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热门新书《乘龙赘婿周睿》全文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乘龙赘婿周睿》全文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

10.你不懂不代表没有

楚国鑫出面,唐玉刚多少还是要给些面子的,毕竟楚家老号在京都经营多年,认识不少达官贵人。

 

只是他已经答应了周睿,现在如果再答应楚国鑫,岂不是要得罪人?

 

周睿也不是傻子,唐玉刚的犹豫,他看在眼里,便主动开口道:“唐局长,既然这位楚医生有把握,不如先让他试试吧。”

 

楚国鑫瞥他一眼,心中冷笑。虽然敢说几句大话,不过这小子也就是个纸老虎。否则的话,怎么会看到他一出来,就自动往后缩?

 

既然周睿自己说了,唐玉刚也没再矫情,便把妻子吕雏凤喊来。

 

可能是为了挽回刚才丢失的颜面,楚国鑫并没有带几人去后台,而是直接在大厅里看诊。

 

丁翰义适时的冲周围叫喝:“都来看看,这可是京都老号的楚国鑫医生,医术高超,平时可是想见也见不着的。”

 

“哪里的话,承蒙友人抬举罢了。不过今日既然来了,一会我便义诊十人,以感谢各位对回春堂的支持!”楚国鑫道。

 

“楚医生果然有医德,算我一个!”

 

“京都老字号的气度就是不一般,也算我一个!”

 

众多前来看病的人纷纷挤上来,这年头,谁看病不想挂个专家号?何况楚国鑫还曾经上过报纸,确实是位不错的中医。

 

楚国鑫略带得意的瞥一眼周睿,心说这就是我回春堂的号召力,哪是你这种毛头小子能比的?

 

随后,他一手搭在吕雏凤腕部,开始诊脉。

 

周睿在旁边看着,见其手指纹丝不动,便微微皱眉。

 

过了会,楚国鑫又让吕雏凤张开嘴看舌苔,又翻看了她的眼皮,最后问:“是不是经常感觉身体寒冷,四肢发麻?”

 

吕雏凤连忙点头,道:“是的,而且最近还干呕头晕。对了,我的四只还有黑色印记,周医生说这是水鬼症。”

 

楚国鑫哦了一声,又让她拉开袖子,看了看两个手腕的黑色条纹。按压一阵后,道:“这应该是黑色素异变,可以到西医那辅助灯光治疗。至于你的身体,脉象显示风寒侵袭,加上精神压力大,才会干呕头晕。我给你开几服药,回去后注意休息即可。”

 

“黑色素异变?”吕雏凤愣了下,下意识回头去看周睿。

 

周睿这才开口道:“楚医生,她确实是水鬼症。而且这种症状普通的诊脉是诊不出来的,必须以三轻四重的手法刺激经脉才行。”

 

楚国鑫脸色微沉,周围那么多人,被周睿这样“教育”,他的面子往哪放?而且什么狗屁水鬼症,听都没听说过。

 

抬头看向周睿,楚国鑫问道:“我刚才好像听小兄弟你说,自己不是医生?那你怎么会看病?”

 

周睿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我开书店的时候,没事会翻看一些和医术有关的书籍,所以稍微懂点。”

 

“哦,翻看书籍啊。”楚国鑫呵呵一笑:“这么说来,你其实没有学过医?一个没有学过医的人,却来教我楚国鑫如何诊脉?你是太高看自己,还是觉得我回春堂浪得虚名?”

 

“我不是这个意思,可那确实是水鬼症啊!”周睿急忙说。

 

楚国鑫哼了声,看向唐玉刚,道:“唐局长,刚才虽有误会,但你带来的这人对我回春堂未免太轻视了吧。虽然这里只是分号,却也是回春堂的一份子,难道说还需要本家的老爷子出面,才能让人正视?”

 

见楚国鑫把他们家老爷子都搬出来了,唐玉刚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看向周睿,问:“你确定是水鬼症吗?”

 

其实周睿之前已经把病情说的很清楚了,只是他没学过医,而对面坐着的却是京都名医,使得唐玉刚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当然确定!”周睿点头道。

 

“胡说八道!我楚家医典自明代开始编录,其中绝症二百,大病五百,小病无数,从未听说过什么水鬼症。你不要以为唐局长不懂医,就随便弄个名字来糊弄人!”楚国鑫冷笑道,他已经看出来,唐玉刚其实也不是完全相信这个年轻人。最起码,两人的关系不是特别的铁。

 

如果换成几天前,周睿可能会心虚不说话。但现在,他对道德天书中的医术有百分百的自信,连救命神药都能弄出来,医术又怎么可能出错?

 

他咬牙道:“你不懂,不代表没有这种病!很多病都出在明代以前,而且楚家也不可能治过天下人,总会有所遗漏!”

 

“你说我不懂?”楚国鑫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声道:“一个看过几本书,学点皮毛的小子就敢说这种大话,也太不把我回春堂放在眼里了!好啊!既然你认为我楚家的医术还不如你,那今天倒要领教领教阁下的能耐!”

 

丁翰义和几个店员都冷冷的看着周睿,这个年轻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里可是回春堂,你在回春堂指责本家老号的医师不会诊脉,以为自己是那几位国医圣手吗!

 

楚国鑫可是在京都都排得上号的,他不会诊脉,难道你会?

 

要不是看在周睿和唐玉刚一起来的,他们早就把人给轰出去了。

 

恰好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搀扶着一个病人进来,一进门就大声嚷嚷:“谁是医生!快来救救我爹!”

 

丁翰义连忙过去询问了一番,回来道:“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肚子疼的厉害,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楚国鑫冷眼看向周睿,道:“你不是看轻我楚家医术吗,那今天就以这个病人来试试你的斤两!”

 

说罢,楚国鑫一马当先走过去。周睿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咬牙跟上了。

 

吕雏凤有些担心的问:“老唐,你怎么也不劝劝?”

 

唐玉刚微微摇头,道:“周老弟毕竟年轻,楚国鑫又是从京都来的名医,他们俩分出胜负,对我们只有好处。你的病那么怪,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最有把握的医生来治。”

 

虽然丈夫的想法有点势利了,但吕雏凤知道他也是为了自己好,便没再说什么。

 

此时,楚国鑫和周睿都来到那病人跟前。这才情况远比丁翰义说的复杂。

 

这病人浑身冒汗,嘴唇发紫,已经在翻白眼了。

 

两人二话不说,同时蹲下来,一人抓住一只手先行诊脉。

 

过了二十秒,楚国鑫先站了起来,问:“他以前是不是犯过癫痫?最近几天还受寒喝了快酒?”

 

扶着老人来的汉子连忙点头,说:“对对对,前些年犯过癫痫,昨天去地里忙活淋了雨,就回来喝了半壶酒。”

 

“嗯,那就没错了,寒邪犯胃症,引发了癫痫病。丁医生,把我的针具拿来。”楚国鑫道。

 

丁翰义应声去拿针具,楚国鑫则看向还蹲在地上的周睿,冷笑着说:“小兄弟,不会诊脉就别装了,这么长时间,皮都快被你搓掉了。”

 

旁边那汉子问:“怎么,他不是医生吗?”

 

“当然不是,一个看过几本书,根本没正规学过的人,跑来我们回春堂大言不惭而已。”楚国鑫不屑的说。

 

那汉子急了,连忙把周睿推开:“你不是医生在这瞎捣什么乱,走开走开,别耽误我爹治病!”

 

周睿被他推的倒退几步,却没有在意,只问:“他这两天摔倒过没有?”

 

然而那汉子根本不理他,只求楚国鑫一定要治好他爹。

 

见周睿吃瘪,楚国鑫心中畅快,道:“放心吧,在我手里,癫痫和胃溃疡算不上大病。你来的还算及时,不会有事的。”

 

此时,丁翰义已经把针具拿来。

 

楚国鑫抽出牛豪针,解开老汉的衣服,一根根扎了下去。随着他的动作,老汉浑身抽搐的症状明显减轻,也不再翻白眼了。

 

随后,楚国鑫又以艾灸辅助,搓了好一会,老板的面色比之前好看许多,显得有些红润了。

 

他这才停下,写了一副药方递给那汉子,道:“按方抓药,回去后注意休养即可。”

 

此时,老汉已经清醒过来,只是神智似乎还不太清楚。但在旁人的搀扶下,已经可以缓慢移动步子。

 

那汉子抓了药,对楚国鑫千恩万谢,这才扶着老汉准备离开。

 

旁边一堆人冲楚国鑫鼓掌吹捧:“不亏是京都名医,二十秒就判断出了病情,比西医还快。而且几针扎下去,就治好了病,简直神了!”

 

“名医就是名医,不像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看过几本书就敢来回春堂撒野,真是找错地方了!”

 

楚国鑫向众人点头致意,然后面带微笑的看向周睿,道:“怎么样,现在对我回春堂的医术还有异议吗?”

 

周睿低着头没说话,像在思考什么。

 

结果楚国鑫话刚说完,就听见“噗通”一声。转头看,只见老汉已经倒在地上了。那汉子急的冒汗,连忙大喊:“楚医生!楚医生!快来看看怎么回事啊!”

 

还不等楚国鑫反应过来,周睿已经主动跑过去。他二话不说,将刚才得到的那套银针取出,拔针就朝老汉的头部扎去。

 

中年汉子又急又气,伸手推他:“你干什么!你又没学过医,想扎死我爹啊!”

 

“你再推我他才会死!”周睿厉声道。

热门新书《乘龙赘婿周睿》全文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 

11.惊雷针法

他很少会发火,这次发火,眼神异常的吓人。那汉子愣了下,周睿已经把手里的银针扎入老汉的商阳穴,尺泽穴,神庭穴等部位。

 

随后,他又仔细扒开老汉的头发,像是在寻找什么。过了几秒钟,周睿找到了地方,二话不说,又是一针下去。

 

楚国鑫站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立刻明白过来。他立刻看向那汉子:“你父亲这两天摔倒过?”

 

那汉子被周睿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听到楚国鑫问,想了下,然后说:“好像淋雨的那天在地里摔了下,但没什么事啊,回来好好的。”

 

“你怎么不早说!”楚国鑫气的要骂人。

 

汉子满脸愕然:“要真是摔出毛病,难道你诊不出来吗?”

 

楚国鑫当即闭了嘴,这话直接把他说的没法接。是啊,既然有毛病,为什么没有诊断出来?现在怪人家家属不说,怎么不怪自己学艺不精?

 

再者,周睿刚才就问过同样的问题,显然那个时候他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人理会他而已。光从这一点,两人高下立判。

 

扎完了针,周睿也没停下,继续按摩着老汉的其它几个部位。

 

唐玉刚走过来,他已经看出名堂,便问:“他这是怎么了?”

 

周睿一边按摩穴位,一边解释说:“应该是摔倒后造成颅内出血,但先期出血量不多,只引发了癫痫。但楚医生帮他缓解癫痫症状的时候……”

 

听周睿说到这个,楚国鑫神情一紧,他很清楚,老汉二次昏迷,绝大多数责任都在他的诊断和治疗上。

 

他治疗癫痫用的是血脉疏通法,但通的只是肢体和胸腔,不但没有缓解颅内出血,反而使得出血量大增。否则的话,老汉可能得再过半个小时才会休克。

 

如果周睿把这事说清楚了,便是他人生一大污点。往严重了说,甚至可能以后连行医资格都没有了。

 

周睿话语顿了顿,接着道:“楚医生的行医风格是乐观偏向,没想到你爹情况会突然加重,这纯粹是一次意外。不过现在没事了,我已经帮他疏导了脑部淤血,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听到周睿这样说,楚国鑫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再看向周睿时,眼里已经带着明显的感激。

 

他知道,周睿是特意为自己开脱。否则把真相说出来,自己这辈子就要毁了,还会给回春堂带来莫大的耻辱。

 

过了二十分钟,老汉才缓缓醒转。这一次他不再神志不清,已经能认出自己的儿子,精神状态也比之前好的多。

 

周睿看向楚国鑫,道:“楚医生,麻烦帮他们加些活血化瘀的药吧。”

 

楚国鑫没有异议,连忙点头,开了新的药方。

 

周围看热闹的人,此刻都鸦雀无声。

 

原本楚国鑫胜券在握,结果突然间就反转了,让他们有点懵。

 

从楚医生的态度来看,这个年轻人真的会治病,而且手段还挺不错的?

 

那几个刚才冲周睿叫嚷过的人,此刻都面色羞愧的低头离开。

 

唐玉刚与吕雏凤互视一眼后,夫妻俩的眼里都满是喜色。胜负已定,也可以确认周睿不仅能看病,还能治病,这让他们无比激动。

 

十分钟后,老汉父子俩这才离开回春堂。

 

看着父子俩的背影,周睿心里还是挺开心的。他总算能够理解,为什么古籍中说医生大多穷的要命,却还是坚持悬壶济世了。

 

这种救人性命的事情,做起来真的很有成就感。

 

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叹息:“小兄弟的医术与医德,令我佩服万分,请受我楚国鑫一拜,我输了!”

 

周睿转过身,正见楚国鑫冲他鞠躬。连忙过去扶着对方,周睿道:“您太客气了,其实我也是因为看的少,所以反而容易把事情看的简单些,并不是医术比您高多少。”

 

这话令楚国鑫脸色更加复杂,他由衷的露出钦佩神情,道:“年纪轻轻,便医术高超,且性情稳重,小兄弟以后的成就必然非凡。我们回春堂现在正缺你这样的人才,不知道有没有兴趣随我回京都老号?别的不敢说,当个坐堂医师还是可以的。”

 

能在京都老号坐堂问诊的,全都是国内最顶尖的名医。楚国鑫这话,让周围人一阵惊叹,却没有人再去说嘲讽的话语了。

 

连楚国鑫自己都认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唐玉刚这时走过来,笑呵呵的问:“两位的比斗既然结束,不知道我妻子的病……”

 

楚国鑫想起这事,便看向周睿,好奇的问:“真的有水鬼症这种病?”

 

“是的。”周睿便把病情大致讲了讲,吕雏凤则在旁边作证他说的全对。

 

楚国鑫听过后,更加佩服,道:“果然英雄出少年,没想到世上还有我楚家不知道的病,是我坐井观天了。刚才的言辞无理,还请小兄弟原谅。另外我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可以的话,治病的时候希望能允许我在旁边观摩学习。”

 

说这话的时候,楚国鑫还是挺紧张的。

 

因为很多医生都闭门自珍,越是疑难杂症,越不愿意让人知道怎么治疗。只有这样,才能依靠独门技巧赚取更大的名气。

 

虽然开始时表现的比较自大,但认清楚形势后,楚国鑫能主动放下架子,这一点还是让人心生好感的。周睿本来就不是个喜欢得理不饶人的性格,既然对方服软,他也乐得握手言和。

 

“既然楚医生愿意一起交流,我求之不得。”周睿道。

 

楚国鑫大喜,连忙把几人请进后台。

 

在后台,周睿拿出银针做了引毒,他的手法看的楚国鑫惊讶不已,忍不住问:“周老弟这用的是什么阵法,又急又重,从未见过。”

 

周睿已经完成了施针,笑道:“喧传九垓,疾如惊雷不知道楚医生听过没?”

 

楚国鑫念叨了一遍,眼睛猛地睁大,露出不可抑止的惊喜:“你的意思是,这是失传的惊雷针法?”

 

周睿不太清楚这种阵法有没有失传,不过确实叫惊雷针法。

 

得到确认后,楚国鑫好似得了糖果的孩子,兴奋的抓住周睿的胳膊:“周老弟,不,周先生,您的这种针法,能不能传授给我们?不,不,我们回春堂掏钱买,多少钱都行!”

 

周睿愕然,针法还能卖钱吗?道德天书里的各类针法数不胜数,惊雷针法只是比较简单的一种。主要它因为用的重手法,能够刺入骨髓,震荡穴位来引毒,才显得特殊一点。

 

而绝大多数针法,基本都只能用于穴位上,不可刺入血肉之下。

 

楚国鑫紧张无比的看着他,这种失传的针法,他想要,却未必有人愿意卖。还是那句话,压箱底的宝贝,谁愿意轻易出手?

 

但惊雷针法是如今中医最欠缺的一部分,如果回春堂能够得到,便可以在这个领域更进一步。所以即便觉得可能性不大,他还是想尝试一下。

 

周睿倒没有藏着掖着的打算,反而觉得第一次见面就跟人家提前还挺不好意思的。

 

“钱就算了,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周睿说。

 

楚国鑫愕然:“你的意思说,免费教我惊雷针法?”

 

周睿点点头,道:“当然是免费的,医术本来就是用来救人的,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但人命不行。只希望你学会后,能用来救助更多的人,也算积累功德了。”

 

楚国鑫和唐玉刚都听的怔然。

 

当今社会,以金钱为主。有钱天下我有,没钱寸步难行。不管做生意也好,做医生也罢,其实本质上都是为了赚钱,还有几人是为了救助天下苍生这么单纯?

 

可是现在,他们真的看到了这样一个人。

 

失传已久的惊雷针法,竟然愿意免费传授他人,只为了能够救治更多病患。

 

如此大义,让两人心中猛然升起了一种名为羞愧的情绪。

 

在周睿面前,他们忽然觉得自惭形秽。如此高尚的医德,几人能比?

 

愣了片刻,楚国鑫忽然神情严肃的退后一步,然后冲周睿深深弯腰鞠躬。

 

周睿吓了一跳,连忙要去扶他,楚国鑫却坚决不起身,只道:“周先生的医德天下罕见,令我汗颜。我楚国鑫在此发誓,惊雷针法,用一次,就捐出十万块给有需要的人!有生之年,决不食言!”

 

听他这样说,周睿又高兴又感慨。用一次捐十万,真有钱……

 

一旁的唐玉刚也走过来,他叹口气,对周睿道:“没想到周老弟如此深明大义,我虽然不懂中医,却也看得出,这种针法很重要。他日能救助更多的人,这功劳全是周老弟的!今后在青州,老弟有什么事能用上老哥哥我,尽管开口,绝无二话!”

 

不管无心也好,有意也罢,周睿赠针法的行为,已经将两人彻底征服。

 

这时候,吕雏凤忽然喊疼。

 

几人回头看,只见顺着牛豪针,有漆黑腥臭的液体流出。

 

唐玉刚很是紧张,连忙问:“周老弟,她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