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主是修仙天才小说/男主猥琐搞笑的修仙小说

女主是修仙天才小说/男主猥琐搞笑的修仙小说

 也幸好其余人早已离开。

 
要不然的话都能听到江城脱口而出的话,江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武爷爷,我……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脑袋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而已。”
 
武三思似笑非笑地看着江城。
 
江城觉得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只好认栽。
 
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拍拍江城肩膀,武三思呵呵笑道:“老夫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少爷若是想办了她的话赵熙宁也不会拒绝,只是少爷最好不要这样做,明白吗?”
 
江城不解地看向武三思。
 
“与其说她是临州市的负责人,不如说是监视少爷您的,而且赵熙宁祖上世代都是家族的奴仆。若是她主动靠近少爷的话,少爷最好要辨别清楚她是不是有其他想法。”
 
江城算是听明白了。
 
赵熙宁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若是强行摘下的话,必定会让他受伤。
 
经过武三思的提醒后江城心中也庆幸没有真的答应赵熙宁,他皱着眉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我若是次次都麻烦赵熙宁的话家族那边估计会很失望,以后遇到事情我会尝试着自己去解决。”
 
武三思眼睛一亮。
 
果然走出了困局的江城变了不少,他很是满意这种变化。
 
江城和武三思分开。
 
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他大老远就看到了道身影,不是徐国忠还能是谁,这家伙脑袋上已经缠上了层层纱布,看到江城出现之后如同哈巴狗般跑了过来:“江少……哦不,城哥,这儿离临州大学有一段路,要不我松松您吧?”
 
江城犹豫了下,而后说道:“那就麻烦了。”
 
徐国忠心中大喜,这可是他靠近江城的好机会!
 
在车上的时候江城没什么兴致说话,徐国忠也不敢打扰江城休息,直到来到了临州大学不远处的时候江城才淡淡说道:“靠边下车,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你回去吧。”
 
徐国忠当即点头。
 
随即徐国忠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城哥,大学城这一片都是我罩着的,您要是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一定要报上小人的名字,那些狗东西绝对不敢碰您!”
 
江城有些好笑,面带笑意地离去。
 
寝室。
 
老大张峰终于等到江城回来,他面带笑意地拉着江城的手,道:“老四你可算是回来了,待会有个活动你要不要一起去?你先别急着拒绝,是丹丹参加那个文学社的活动,有很多妹子!”
 
江城心中感到。
 
张峰知道他被林清雅拒绝了,这才让他去参加那个活动。
 
“老大,我不是很想参加……”江城如实说道。
 
张峰有些不乐意了。
 
他摆了个严肃的脸色,沉声说道:“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啊,老四你放心,这次绝对不会出现白初雨那种婊子了。都是混文学社的,素养肯定要比那些外围女好不少,是哥们就不要拒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江城也不好拒绝,点头道:“好吧,那现在过去吧!”
 
陈元方和王水照两人晚上有课,所以才没喊上他俩。
 
两人在校门口看到了张峰的女朋友许丹,或许是有张峰这层关系在许丹对江城还算是不错的,看到江城的时候还笑着打了个招呼,三人喊了辆出租车准备去活动地点,江城正想要上车的时候一道身影比她还快钻进了车子里,同时还对司机说道:“师傅开车吧,不要理这个屌丝。”
 
江城定眼一看,居然是许丹室友沈江月。
 
要知道江城和沈江月压根没什么过节,可此时沈江月居然当众羞辱自己,江城不由得握紧拳头。
 
张峰当即不乐意了,他生怕沈江月的话伤害到江城自尊心,沉声道:“沈江月你是什么意思,这辆车是我们喊的,你要是想去的话自己喊一辆车不行吗?你下去,让江城上来。”
 
沈江月太过分!
 
“我不下!”
 
“我要和丹丹一起去,要下你自己下!”沈江月嘟囔道。
 
她不屑地扫了眼站在马路边的江城,眼底露出抹鄙夷,据白初雨说江城不仅没钱甚至还想泡她,堪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典范,更加过分的是江城张口闭口就是开房,令人作呕!
 
张峰怒不可遏。
 
许丹也皱了皱眉头想要劝说沈江月,沈江月却是态度强硬道:“丹丹,有他没我!”
 
“这……”
 
许丹也陷入两难境地。
 
张峰恨不得给沈江月赏两个巴掌,他瞪了眼沈江月后说道:“很好,那你们就一起去吧,我和老四走路过去。”
 
他生气了!
 
沈江月冲张峰做了个鬼脸,还在许丹耳畔煽风点火道:“丹丹你瞧瞧你男朋友是什么德行,宁愿和这个令人作呕的人一起走路过去也不想跟你一同坐车,你可要擦亮眼睛了!”
 
“你……”张峰隐隐处于暴走的边缘。
 
这时候江城拍拍张峰肩膀,一脸无所谓地笑道:“老大你还是跟嫂子一起过去吧,我自己想个办法过去。”
 
见张峰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江城微微摇了摇头。
 
他不想看到张峰为了他而陷入两难的境地。
 
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
 
江城也没将沈江月放在心上。
 
沈江月冷哼一声,张峰也无奈地坐回到自己位置上,看着出租车消失在马路尽头后江城才准备拦下车子去活动地点,可半天拦不到车子的江城无奈下只能乘坐公交车前往。
 
活动地点在东方魅力KTV。
 
江城下了车站在公交站的时候就看到这儿围了一圈人,隐约间传来阵阵嘶声裂肺的哭声。
 
不是经历过痛彻心扉的坎坷绝对发不出这种哭声,令江城想起曾经最黑暗的岁月,他微微动容走到人群后就看到一名中年汉子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看样子男子应该是进城务工人员。
 
“真是可怜啊!”
 
“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居然偷了大哥的救命钱,大哥女儿还在医院里等着救急医疗费呢。”
 
“那种人就该下地狱!”
 
“……”
 
江城鼻子有些酸楚,看不得这样的场面发生在他眼前。
 
他走到附近的银行里取出三十万现金,回来后挤过层层人群,最后将书包轻轻地放在汉子的身前:“大哥,书包里有三十万现金,希望我这些钱还来得及。”
 
“这是我的号码,要是有麻烦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小兄弟,这钱我不能收!”
 
汉子布满尘土的脸颊因为眼泪而出现了几道沟壑,看得江城阵阵心酸。
 
江城拍拍汉子的肩膀,没有嫌弃他是泥水工,语气中也多了丝丝波澜,道:“大哥你就收着吧,这点钱对来说确实没什么,倒是大叔你的女儿正等着救命钱呢,别耽误了时间。”
 
说起汉子的女儿,汉子明显犹豫了。
 
汉子咬咬牙翻身跪在地上,给江城磕了几个脑袋,虎目含泪道:“不知道这位少爷怎么称呼,救命之恩我们家没齿难忘,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但我有烂命一条,少爷你要是想拿去的话随时都能拿走!”
 
江城稍微侧开了下身子,没收下汉子的跪拜礼。
 
他摇摇头后没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而是转身离开了人群朝东方魅力走去。
 
东方魅力虽然不是家族的产业,可却是徐国忠的产业,这家伙虽然是道上的老大,实际上他手中也掌握着临州市几家有名的娱乐场所,东方魅力就是其中一家。
 
在徐国忠的地盘,江城不需要忌惮什么。
 
东方魅力消费极高,江城也不知道文学社那些人怎么会这么有钱在这举办活动。
 
来到东方魅力门口的时候张峰早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张峰直接拉着江城的手就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用暧昧的语气说道:“老四你可要抓住机会,这次文学社来了不少妹子,身材好的也有好几个!”
 
江城哭笑不得。
 
两人来到一个包厢里,包厢里早已经坐满了男男女女。
 
沈江月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嘁了一声后讥笑道:“江城啊江城,没想到你居然真有脸来咱们文学社的交流会。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蹲在角落里捡垃圾吃吧,这儿的垃圾比学校食堂好吃多了呢。”
 
“沈江月!”张峰怒了。
 
这时候一名样貌英俊的男子走了过来。
 
男子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他淡淡笑道:“江月可不许胡说,既然这位兄弟来了那就是我王仁宇的客人,江月你可不能不给我这个面子呀。”
 
沈江月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笑嘻嘻起来。
 
“江城你看到了没有?”
 
“这位就是咱们海韵文学社的社长王仁宇,比你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哪里像你这个屌丝这么无赖。”
 
王仁宇摇头失笑。
 
只不过江城看到了王仁宇眼底那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鄙夷,江城当即知道王仁宇骨子里也是个极为孤傲之人,王仁宇没理会江城,看了眼腕上那块价格不菲的浪琴手表后淡笑道:“算算时间,烟雨也该来了吧?”
 
沈江月脸上明显掠过抹妒色。
 
见江城满头雾水,张峰解释道:“柳烟雨是文学社的大一新生,不过这个妞长得很漂亮,跟那些校花就是一个级别的。别的不说,老四你要是能泡到这个柳烟雨的话,就给咱们寝室长脸啦!”
 
不过张峰想起了什么,而后摇摇头。
 
张峰语气中有些遗憾,感慨道:“不过柳烟雨已经被海韵文学社的副社长王仁宇内定,今天这个活动说是文学交流会,实际上是王仁宇对柳烟雨的表白会。”
 
“可惜了。”
 
江城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就在众人期待之际,包厢门果然被人打开,迎面走进一道修长的倩影。
 
柳烟雨化了淡淡的妆容,饶是如此也没能遮挡住她精致而又绝美的容颜,如同天仙下凡般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江城一愣,本以为见过赵熙宁后就不会有如此女子能吸引他注意力。
 
可柳烟雨做到了。
 
如果说赵熙宁代表着火辣的话,那么柳烟雨就代表了温柔。
 
王仁宇见状也是眼睛一亮,唯有如柳烟雨般优秀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他走上去笑道:“烟雨你终于来了?大家可是等你等了许久的,要不先来点首歌赔罪吧?”
 
柳烟雨竟然没有拒绝。
 
她上来就点了王菲的《笑忘书》,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有时候】
 
【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总有时候】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
 
江城视线渐渐模糊。
 
柳烟雨动人的歌喉令他想起了曾经暗恋的林清雅,到头来发现竟然是一场镜中水月,不能天长地久。
 
沈江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江城身前,她捧腹大笑道:“你们快来看呀,这个穷小子居然哭了,在偷偷抹眼泪呢!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太穷了,跟外面的乞丐一样!”
 
讥笑声不绝于耳。
 
柳烟雨也被惊动了,她转头看去,果然看到了江城雾蒙蒙的双眼。
 
只是那双眼眸子里没有丝毫杂质,有的却是无尽的伤感,柳烟雨似是被触动了便出声阻止道:“沈学姐这样不好吧,取笑别人是不对的,毕竟谁都有难过的时候。”
 
沈江月哼唧唧,没理会柳烟雨。
 
王仁宇皱了皱眉头,他倒不是埋怨沈江月,只是觉得柳烟雨一直盯着江城看令他有些不舒服。
 
他没有了先前的耐心,不允许江城和柳烟雨有丝毫的接触机会,他灵光一闪心生一计笑道:“江月,你给我说说看这位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很有故事啊。”
 
“沈江月,你可不要乱说!”张峰急了。
 
沈江月没理会张峰。
 
她笑嘻嘻地绕着江城走了几周,这才神神秘秘地对众人说道:“你们可不要被这穷逼怯弱的外表欺骗了,他之前买彩票中了足足五十万呢,还以为自己有钱了就去勾搭我室友白初雨,开口就是要跟我室友开房,你说这种人还活着干什么?”
 
“连请我室友吃一顿饭的钱都不肯拿出来,还说什么钱都还了债,我看就是想空手套白狼。”
 
柳烟雨皱皱眉头。
 
她神色也都警惕起来,如果沈江月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江城也太恶心了。
 
王仁宇见状心中高兴不已,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走到江城面前神色不善地说道:“这个活动是我以海韵文学社副社长名义办的,所以不允许某些老鼠屎而搞臭我们文学社,请你滚出去。”
 
“我们不欢迎你!”
 
江城成了众矢之的。
 
除了张峰以外没有人站在他这边,江城看了眼王仁宇,淡淡地笑道:“好,你这个文学交流会我高攀不起,老大我先回去了,你留在这里陪着嫂子好好玩一会吧。”
 
说完。
 
江城潇洒地转身离去。
 
柳烟雨愣住了,她没想到江城如此干脆利落地离开,甚至连一丝丝的留恋都没有,她心中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沈学姐说的还能有假,是我多虑了吗?”
 
王仁宇面带冷笑。
 
赶走了江城之后一身轻松!
 
沈江月更是主动凑上来,对王仁宇竖起大拇指,夸赞道:“王社长刚才真的太帅了,直接将那个穷逼给赶走!江城那小子肯定是知道自己比不上社长才灰溜溜离开的。”
 
雄性动物从来抗拒不了雌性动物的赞扬。
 
饶是王仁宇出身名门心中也飘飘然起来,他转头看向柳烟雨,却见柳烟雨抬起脚往外走去。
 
“烟雨,你去哪?”
 
“该不会是要去找那个小子吧?”
 
柳如烟摇摇头,解释道:“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一趟卫生间。”
 
王仁宇眼睁睁看着柳烟雨离开包厢,他眼神示意了番身旁的沈江月,意思已经十分明确,给我去盯好柳烟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通知他,王仁宇决不允许其他男人接触柳烟雨。
 
至于沈江月嘛,倒是可以临幸一番,反正这娘们就是这么贱。
 
沈江月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随便找了个理由后也离开包厢紧紧跟在柳烟雨身后。
 
柳烟雨果然在门口拦住了江城!
 
江城颇为无奈地看着眼前的柳烟雨,嘴角扬起抹淡淡的笑容:“学妹,你来找我该不会是来痛打落水狗的吧?”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柳烟雨摇摇头道,她抬起眸子想要看清楚江城那双历经沧桑而又纯净的眸子,继续说道:“刚才沈学姐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对不对,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我相信你。”
 
龌龊的人,不会拥有如此纯净的心灵。
 
江城哑然。
 
他心中涌过一道暖流,倒是高看了眼柳烟雨,江城摇摇头道:“真的假的有什么重要的呢,既然他们说那是真的那就是真的,我以前或许会在意他们的看法,但现在不会了。”
 
“时候不早,我该走了。”
 
柳烟雨喊住江城,告诉江城自己的号码:“学长,你很有趣,以后常联系呀!”
 
江城深深看了眼柳烟雨纯净的眸子,如同看到了曾经暗恋的林清雅,他心脏不由得微微一缩,为什么那个女人还没有走出他内心,想起她的时候还是会心疼。
 
他强颜欢笑,互留方式后转身离开。
 
沈江月忽然出现在柳烟雨身后,冷笑连连:“学姐你可真有意思,居然公然和社长作对私底下接触江城。其实你这样做就是在害他你明白吗,以社长的权势想要弄死一个人很简单。”
 
柳烟雨打了个寒颤,默不作声,自己或许真的做错了事。
 
沈江月不依不饶,继续说道:“一个想吃癞蛤蟆的穷逼而已,有什么能让学妹你看上眼的?”
 
“江学长不是那种人。”柳烟雨急忙解释道。
 
“噢……那你最好不要被江城这家伙骗了,这家伙当初还要约我室友一夜情呢,渣男无疑,说实话这种人可能请妹子吃一顿饭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学妹你好自为之。”沈江月冷笑道。
 
她只字不提江城请她们寝室吃大餐的事情。
 
沈江月不仅要搞臭江城,也要踩死柳烟雨,只有这样才能入得了王仁宇法眼。
 
柳烟雨握紧苍白的拳头,可她发现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万一沈学姐说的是真的呢?一时间,柳烟雨心中也有些动摇。
 
“呵!”
 
“学妹跟我回去吧,看你怎么跟社长交待!”沈江月冷笑道。
 
就在这时候。
 
东方魅力门口出现了个浑身泥土的汉子,他眼神有些怯懦,看到柳烟雨二人的时候急忙喊道:“两位小姑娘,我想向你们打听一个人,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
 
汉子怀中揣着背包,掌心紧张得出了汗!
 
沈江月本不想理会这种穷逼,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都嫌丢人,但柳烟雨不是那种人,她停下脚步后十分耐心地说道:“大叔,我们也是刚来没多久的学生,不过我们可以尽量帮帮你。”
 
汉子捣头如蒜。
 
“谢谢你小姑娘!”
 
“谢谢你!”
 
沈江月下意识远离了些柳烟雨。
 
柳烟雨不嫌丢人,她都嫌丢人呢!
 
“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名为江城的年轻人,我想见他。”汉子攥着背包说道。
 
沈江月一听就乐了,她转头打量了番汉子,虽然这名汉子才三十出头,但因为干了半辈子的体力活看上去就跟四十岁的中年人没什么区别,她讥讽道:“你就是江城他爸吧?我跟你说说江城这家伙在学校有多坏,他就不是个好人,经常骚扰女同学,还想一分钱不花就跟我室友约泡呢!”
 
汉子激动得眼眶通红。
 
柳烟雨见状想要拦着沈江月,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血口喷人!
 
沈江月甩开柳烟雨的手,冷笑道:“大叔你也看到我身后这个KTV了吧,人均消费几千人民币呢,你儿子刚从这里走出去没多久,他可一点都没有心疼你的血汗钱。”
 
看到汉子神情激动,沈江月愈发得意。
 
江城死定了!
 
柳烟雨算是看透了沈江月,总是说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她想要解释的时候沈江月却是冷声开口:“柳学妹,有些事情不是能管得了的,明白吗,尤其是江城这件事情,就算我不对付江城也会有社长亲自对付!”
 
“你胡说八道!”
 
汉子怒了!
 
他青筋暴突,恶狠狠地瞪着沈江月,如同疯狗!
 
“你年纪轻轻怎么能随便污蔑救命恩人,要不是救命恩人给了我三十万救命钱的话,我女儿只怕是要耽误最佳救治时间!江少绝对不是那种人,你要是给再血口喷人的话我……我就撕烂你的嘴!”
 
“我这条贱命就是救命恩人的,大不了还给江少!”
 
汉子的话让沈江月如遭重击。
 
“你说什么?江城随随便便就给了你三十万?”
 
沈江月面色发白。
 
身形不稳,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