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完整——《唐少的赌石人生唐飞》——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唐少的赌石人生唐飞》——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章 唐大少的庆幸

不过女方是于家的,那不就是于小倩嘛,尼玛,这破鞋居然是我未婚妻?唐大少顿时被雷的里焦外嫩。

于小倩和唐大少认识很早,初中时代就是同学,人长得乍一眼看上去还行,可是时间长了就没啥感觉了。学生时代的唐大少学习不怎么样,就知道瞎混,在学校里算是称王称霸的角色。

而于小倩也算是个太妹角色,和唐大少一个性质,曾经有一段时间两人还拍过拖,唐大少在进入的时候就没有碰到那层膜,过了一段时间由于性格不合就分开了,然后各找新爱。

到了高中时代,于小倩就成了出名的破鞋,唐大少还曾经惋惜了一会,这女人虽然不耐看,床上功夫还是蛮厉害的。

“这么说,他们是来退婚的?”唐大少一脸希冀的看着唐母,虽然已经看出点苗头了,生怕老妈来一句不是,要是和于小倩结婚,还不如让他唐大少去死来的痛快。

“恩,本来我们算是本当户对,只是我们家生意失败了,他们就感觉你养不活他家女儿,所以要过来退婚。唉,世态炎凉啊,想当初于家生意遭遇挫折,我看在亲家的份上拉了他们一把,没想到他们居然落井下石。”老爸插嘴道叹气道。

“那就退吧。”唐大少送了一口气道。

“恩?你也同意?”于家的女儿他也见过,长得慢标志,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还不乐意要。

“当然了,至于原因我等会再告诉你们。”唐大少道。

“于凤林,既然你们家想退婚,我儿子也同意了,可以,这个婚,我唐龙可以退,但是从此以后,你姓于的走你的阳关道,我姓唐的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交情就此一刀两断。”唐龙沉声道。

“唐老哥,何必呢?”于凤林也知道自己家里干的事不地道,对唐龙的性子也很了解,知道两人几十年的交情就因为这个婚事作古了,但是于凤林也有自己理由.

老婆拉着说要退婚,本来自己还有些不乐意,但是来到这不足四十平米的房子,顿时放下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总不能让女儿以后睡大街靠娘家吧,他自己还有个儿子呢。

“老于,人家都说了退婚,你还磨叽什么?等人家真的拿起扫把来赶啊。”那一坨生怕唐龙变卦,拉了拉于凤林的袖子朝着门外走去。

“那我们,就,就告辞了。”于凤林一脸尴尬的回过头来道。

“恩,好的,你们好走啊,不送了啊,再见,哦,不对,是永远不见,见到那一坨,这吃饭都没胃口啊。”唐大少在后面讽刺道,在她们出了门的一瞬间碰的一声,重重的把门关上,至于于凤林和他老婆听到唐大少的告别会有什么想法,就不在唐大少的关注范围之内了。

“来,小妹,收拾一下桌子,今天哥哥给你买了好多菜,有你最喜欢的宫保鸡丁和红烧肉哦。”唐大少道。

“耶,有红烧肉吃哎。”唐笑笑闻言开心的笑道,然后蹦蹦跳跳的去收拾桌子,地方小就是麻烦。

唐大少把手上的书仍在床上,也就是他睡的沙发,然后把整个打包盒放在餐桌上,道:“爸,妈,来,吃饭,门口川菜馆买的,味道应该挺不错的。”

唐母过来帮忙收拾桌子,然后从包装袋里掏出一份份打包盒,揭开盖子,放在桌上,看到唐大少买了这么多菜,不禁皱皱眉头道:“我们就四个人,买这么多菜干什么,吃不完还浪费。”现在情况不比以往,家里没了收入,一切都要节俭一些才行。

唐大少走到唐母身边按住她的双肩,让她坐在椅子上,顺便递给她一双筷子道:“老妈你就放心吧,你儿子已经不小了,笑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多吃点怎么行?再说了,你儿子现在也不是无业游民,吃饭的钱还是能挣到的。”

唐母拿着筷子小声嘀咕道:“当个学徒能赚几个钱,恐怕还不够你花的吧。”不过她很小心的没让儿子听到,怎么说都是儿子的一片孝心,做母亲的只有欣慰,怎么会打击呢。

这时,小妹笑笑夹了一块她最喜欢的红烧肉递到唐母嘴边道:“老妈,吃块红烧肉,不要老担心我老哥,他厉害了。”

一桌人坐下来围着小餐桌,其乐融融, 还好是圆形的打包盒,如果是放在盘子里,恐怕家里的餐桌还真放不下十几个盘子。

“你刚刚为什么也同意退婚?”老爸唐龙扒了几口米饭后问道。

“老爸,你不知道,亏着他们还把自己的女儿当个宝一样,根本不知道他家女儿于小倩的作风。”唐大少嘴里塞着一块鸡腿肉,边嚼边说。

“作风?什么作风?”唐母对这方面似乎比较敏感,开口问道。

“于小倩和我初中的时候就认识,我们曾经是同班的同学,那会儿我还和她谈过恋爱呢,只是过了一段时间性格不合分手了,到了高中的时候,啧啧,于小倩可出名了,男朋友能排成一个加强连。”

当着父母的面,唐大少自然不能把破鞋这个词挂在嘴边,只是委婉的提点一下。

“什么?你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小妹似乎对这个反应特别大。

“吃你的饭,你可要给我好好学习啊,不许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生来往,不然我打断他们的腿。”唐大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对于小妹早恋的事情一定要防患于未然。

小妹脸色一红嘟囔道:“谁会和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啊。”

“那个于小倩真的是这样?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唐母皱着眉头道。

“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啊。”什么叫不好说,根本是不敢提,于小倩固然是一周换一个男朋友,可他唐大少在那时候也好不到哪去,拔出萝卜带出泥呢,唐大少可不想把自己搭里头。

“要是这样的话,这婚事退了也是好事。”唐龙缓缓道。

“恩,是好事,还好他们主动退婚了。”母亲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哎,老哥,你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中午就回来了?”小妹嘴里塞满了红烧肉,还不忘记老哥工作的事情,听到小妹的话,老爸唐母两人也同时看向唐大少。

唐大少夹着一块油汪汪的肉片正往嘴里送,冷不丁的听得这一句差点把肉掉在桌子上。

斜眼横了唐笑笑一眼道:“我的基础太差了,买了些书,回来准备恶补,店里现在不是很忙,经理就让我回来好好看书。”

吃完饭,小妹背着书包去了学校,那小小的房间就被唐大少暂时占据,十余本古玩基础类的书籍一股脑儿摆在面前。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说来也怪,上学时候的唐大少特别不爱学习,高考的时候成绩不理想,靠着老爸的金钱攻势,进了一所二流大学,学了点经济与贸易,六十分万岁的时代,成绩也是一瓶不响半瓶晃荡。

按道理还说古玩基础这么多知识,唐大少是根本没心思看的,可奇怪的是的,他居然看了下去,还一看就是一下午。

看了一下午的书,唐大少总算对于古玩基础有了一些了解。

古玩分为大体可分为书画,陶瓷,玉石类,金银青铜器,杂项五大类,五大类别之下又包括了若干小类。

如书画,有字帖,古籍,画,碑,名人书信,手稿等等,再细分,画又分为水墨画,素描,油画等等。

陶瓷类可分为陶器,瓷器,紫砂壶等等。

玉石类可分为玉石,钻石,鸡血石,田黄石,翡翠等等。

金银青铜器包括,金银制品,青铜器。

而杂项包括的范围就更广泛了,木器,漆器,邮票,钱币,徽章,纪念章,甚至是手表,相机,汽车等等极多,可以说只要是具有收藏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古玩。

今天唐大少自己捡漏的两个小东西,就属于杂项中的木器和徽章。

其中一本书中介绍了大量古玩圈子里的一些潜规则和行话。

捡漏:就是碰到了不识货的卖家,用低于市场的价格成交,就叫做捡漏,今天唐大少也算是捡了两个小漏了。

打眼:打眼的意思与捡漏刚好相反,错把假货当成真玩意,买了下来,就叫做打眼。

包浆:指古玩表面的一层氧化物,温润似玉,也叫“豆腐皮儿”。  

掌眼:请某人给鉴别东西。

开眼:长长见识。

碰到一件东西,明知道是个假货赝品,你不买,可以,但是你不能直接讲出来这是假货,不然就会得罪人,只能说看不好,买东西的人也就知道了,不会纠缠与你。

……

古玩这东西博大精深,说白了就是考验眼力的东西,但是对于身怀异能的唐大少来说打眼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甭管什么东西,右手食指一搭,就能知晓来历,生产的时间等等。

嘿嘿,学完这些基础,加上异能,以后咱也是一名鉴定大师了,而且是最牛十三的鉴定大师。

完整——《唐少的赌石人生唐飞》——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章 汉代玉蝉

晚上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唐大少又匆匆出门了,这次没有选择做公车,而是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老前门而来。

付了出租车的钱,下了车,眼见这里和昨天没什么区别,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小哥,又来淘东西啊,来我这看看,昨天晚上刚到手了一批新东西,过来挑挑看,有没有看得上眼的。”

唐大少转过头去一看,笑了,正是昨天碰到的那个摊贩。

“你不怕我再在你这里头捡漏?”唐大少笑道。

“随便捡啊,能捡漏是您的能耐,昨天您走后,我在这一宣传,生意可是好了不少,也小赚一点。”摊贩老板笑着说道。

摊贩老板如此客气,唐大少自然要给点面子,照例用右手食指拨弄一下摊子上的物件,却是连一件看上眼的都没有,有些失望的开口道:“不是说到了一批新东西?难道就是这些?”

“怎么,这么多东西就没一个你看上眼的?”摊主道。

唐大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不是粗制烂糙就是一些现代工艺品,哥是来捡漏的,可不是来市价买东西的。

假如让摊主知道了唐大少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漏是那么好捡的吗?他在这大前门混了好几年了,也没见过几次,在自己摊子上被捡漏更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看到唐大少的反应,摊主知道不拿出点真东西,怕是留不住这位客人了。

摊主左右看了看,然后悄悄从空袋中拿出一个小拇指一样的玉蝉,玉蝉表面迷离着一层土黄色,色泽暗淡,似乎很久没人把玩。

摊主交到唐大少手中道:“生坑的东西,昨天刚得手的。”

一听生坑,唐大少浮现昨天所看的那些古玩术语,所谓生坑就是指刚出土的东西,看着摊主小心翼翼的表情,恐怕这块玉蝉的来历不怎么光明。

果然,食指碰触之下,关于玉蝉的信息出现。

“西汉时期的玉蝉,别名,玉九窍塞。材料:和田玉。作用:陪葬品,这枚玉蝉是用来塞住死者耳朵所用的耳塞。鉴定:由于长埋于地下与黄土和血肉相互交融渗透,形成了双沁色玉蝉,价值倍增。”

唐大少听了一阵恶寒,原来是死人的陪葬品用来塞耳朵的东西,不过双沁色玉蝉,价值倍增?正好昨天看的古玩书籍中就有对汉代陪葬玉器的介绍,这玩意能改能值点钱吧,

仔细打量了一下,外表的土黄却是沁如玉蝉,红色却是不多,只是微微泛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在玉蝉一角还有一个古篆,微微泛的红已经大大增加了玉蝉的价值……。

玉九窍塞是指填塞死者的九窍玉塞,“九窍”指的是双眼、双耳、鼻孔、嘴、肛门和生殖器,古人认为堵住这“九窍”,可防止人体内精气外逸而使尸体不朽。

这时,唐大少手指中的灰白色雾气开始蠢蠢欲动,唐大少感觉玉石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灰色雾气,好奇之下,唐大少用食指和拇指捏住玉蝉,装作仔细观看,其实注意力全在食指的灰白雾气之上。

玉蝉之中果然有东西,通过食指的金色细线唐大少感觉到玉蝉中有一股蒙蒙的雾气,倒是与自己的灰白色雾气很是相似。

能不能把玉蝉中的那股气体吸出来?唐大少脑中突然弹出这个问题。

神奇的事情出现了,玉蝉中蒙蒙的雾气缓缓从玉蝉之中流入食指,然后融入灰白雾气之中,不禁之前鉴定东西所消耗的雾气完全恢复,而且雾气中的金色细线突然长了一点,而灰白色雾气也变成了白色并夹杂着丝丝淡红色,那玉蝉在被吸取了雾气之后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唐大少心中大喜,自从得到异能之后,他就在想自己的异能能不能升级,看来这块玉中有着一股神秘的东西,有益于自己的异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玉石都对自己的异能有益,一定要买下这东西。

“果然是生坑的东西,这东西是用来塞住死人的耳朵用的,有些晦气啊。”唐大少故意贬低玉蝉道。

摊主听到唐大少的话不由得暗暗树了个大拇指,果然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东西收来的时候人家就言明是从死人身上扒出来的。

不过古玩这玩意,就是这样,死人墓葬里出土的东西很多,谁也不会在乎什么晦气不晦气,对方这么说不过是想杀价而已。

“呵呵,不愧是行家,一眼就看出是真货,要不是碰到您这样的行家里手,我也不会把它拿出来。这样,生坑的东西,两万块,你拿走。”摊主道。

“两万块高了,这玉九窍塞也是有讲究的,口中的最为珍贵,质地也是最好,这塞耳朵里的玩意质地一般都不怎么样的。”唐大少不屑道。

“呵呵,还是您懂得多,如果是嘴里的玉蝉,两万块那我可就亏了老本了。”摊主笑道。

“一万块。”唐大少也不含糊,直接砍掉一半。

“一万太少了,这可是古代陪葬的玉蝉,历史悠久,最低也要一万八。”摊主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

“一万二,虽然是块古玉,毕竟是从死人身上扒出来的谁知道有没有病菌啊,诅咒啊。”唐大少一脸不在乎的狠狠贬低玉蝉。

“好了,我的大老板,一万五,真的不能再少了,不然我就卖给别人了。”摊主像是死了老娘一样哭丧着脸道。

“行了,一万五就一万五。”唐大少看对方的表现知道,一万五差不多算是对方的底线了。

正好昨天中奖加上赌赢的钱还没去存银行,都在口袋里放着,鼓囊囊的一包。

随手拿出一沓,又从另外一沓中数出五十张,一百五十张小红鱼就这么递给了摊主,换回了一个拇指一样的耳塞。

“你这里就这一块玉蝉?还有别的没?”唐大少道,这玉蝉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生坑出土,肯定是有人盗了墓,不可能只有这一个玉蝉。

摊主苦笑道:“我也就是一个小商贩,能收到这一枚玉蝉已经是朋友照顾了,真正的好东西都进黑市了,哪能轮的到我们啊。”

唐大少心中一动,黑市?

“这里还有黑市?”

“当然,黑市这东西历来就不缺,海市的黑市更是这附近十余个城市的中心,来历不明的东西不少,都是通过黑市进行销赃,然后进入了那些玩收藏的富豪手里成为藏品,再找个正规的来路,光明正大的进入拍卖行。”摊主道。

“黑市在哪?我能进去吗?”唐大少道。

“黑市并没有固定地点,为了安全起见,组织黑市的人都是临时通知的,很严密,只有那些相熟的人才能带人进去,里面全是现金交易,不刷卡,不银行转账,进入的门槛很高,最低也要准备一百万现金,我也是听朋友说的,不知道对不对。”摊主道。

唐大少咧了咧嘴,一百万现金,还是最低门槛……,古玩这玩意果然是有钱人才能玩的东西,就是自己家里没出那档子事,估计也玩不起。

唐家虽然那时候也是千万富翁,可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要掏出一百万现金还真有困难,君不见,现在许多亿万富豪的大部分资产其实就是公司的股票,真要玩现金,估计连真正资产的十分之一都拿不出来。

唐大少要是敢问他老子要一百万说是参加一个黑市,买古玩,他老子估计能打断他一条腿,败家也不是这么败的。

异能鉴定说双沁色的玉蝉价值倍增,具体怎么个曾法,唐大少不知道,具体能值多少钱,恐怕还要找人鉴定一番。

随即,唐大少就想起了唐老,可是拿着一枚死人身上扒下来玉蝉去找人鉴定多少有些怪怪的感觉,唐大少估计最多十来万,在唐老那种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算了,还是先留在手上,有机会再出手,还是看看市场上还有没有什么漏可以捡的。

最重要的是要确认一下,是不是所有的玉石都对自己的异能有所帮助。

正巧,前面有一家石头记,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石头雕刻成的饰品,其中当然不乏玉石。

进入石头记,迎面就是两名迎宾小姐,身着大红色旗袍,下面的裙摆开叉几乎到了大腿根部,映入眼帘的雪白让不少顾客看直了眼,当然这些并不能放在身经百战的唐大少眼里。

石头记中有着各式各样的石刻饰品,材质各有不同,玉石,玛瑙,虎金石等等品种繁多,唯一的缺点就是做成的饰品太小了只能挂在脖子上。

唐大少进入石头记,朝着玉石区走去,所有的饰品都是用红绳挂在架子上,任人挑选,倒是方便了唐大少。

右手捏向一直龙形吊坠,鉴定结果瞬间出现。

“龙形吊坠,材质青海玉,质地一般,机器打磨,流水线制作,生产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鉴定:小孩子戴的的玩意,收藏价值极低。”

听到评语,唐大少再看看售价,不过八十块钱,果然是收藏价值极低啊。

不过唐大少此行的目的不是来淘宝的,右手紧紧捏住龙形吊坠仔细感应玉石内部,果然玉石中的确存在有对异能有益的物质,只是量极小,将其吸入到手指中,灰白色的雾气果然增加的一丝。

唐大少给自己的灰色雾气和玉石中的有益物质起了个名字叫做灵气。

有了这个发现,唐大少乐得咧开了嘴,一旁的服务员见到唐大少一表人才的样子,身上也是一身名牌,本来还想搭讪,但是看到他居然对着一个价值不足一百块钱的东西傻笑,顿时没了搭讪的想法,这人不会精神有点问题吧。

吸收完龙形吊坠中的灵气,唐大少把石头记中所有材质的饰品全都试了个遍,发现青海玉,和田玉,南阳玉等玉石中均含有灵气,其中相同体积之下质地越好的玉石中灵气也就越多。

而玛瑙石,黑曜石,虎睛石等中虽然也含有一定量的灵气,但是相对于玉石来说就要少得多,如果太小的石头中所含有的灵气量甚至还没有鉴定时候消耗的多,甚至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出了石头记,唐大少返回大街,专挑有卖玉石的地方去,转过十余个摊主,结果大部分卖的都是假玉石,有些是石头做的,有的根本就是玻璃,气的唐大少大骂奸商。

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被绞死的危险。

自从九十年代以来,改革的春风拂过华夏,经济腾飞,所谓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腾飞的华夏也掀起了全民收藏的热潮。

有需求,就有市场,十年动乱毁掉的好东西数不胜数,仅存的那些就成了香饽饽。于是就有人在这上面动了脑子,造假。

造假的方法多种多样,就拿玉石来说,通常玉器的造假分三类:一是材料假,根本就不是玉的材料。二是雕工造假,这里又分“老玉新工”、“新玉新工”和“假玉新工”。第三就是颜色作假了,这当然就是目前最常见和最“实用”的,因为所谓“一白遮百丑”哇,美人儿都是如此,何况“美玉”呢?

唐大少之前碰到的就是第一类的造假,材料假,这类造假最为无耻,人买玉一般都是用来佩戴,真正的好玉是人养玉,玉养人。

佩戴玉石可使微量元素被人体皮肤吸收,活化细胞组织,提高人体的免疫功能等诸多好处,而经常被人佩戴把玩的玉也会越来越圆润,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把玉带活了。而材料造假中许多物质都是对人体有害的,长期佩戴更是有损健康。

失望之下的唐大少也不强求非要买玉,带着捡漏的心情逛起了古玩市场。

这时,一个老太太满脸失望的从一家古玩店中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幅画,画轴上还有着虫眼等痕迹,显然如果不是故意做旧,说明那副画应该是个老物件。

老太太穿着打扮一般,显然不可能是从古玩店里买东西,一脸失望的出来难不成她手里拿的是赝品?

唐大少迎了上去道:“这位老太,你手里中的画可否借我看看?”

老太太先是警惕的看了唐大少一眼,看其穿着打扮不像是骗子,便把画卷交给唐大少嘟囔道:“小心点,不要弄坏了,我丈夫说这是宝贝,金铭轩的人不识货,只给三百块钱。”

老太太的丈夫是个有个有学问的人,而她自己却没读过书,在他眼里自己的丈夫就是天上的星君下凡,对其极其崇拜,既然丈夫说了这东西值钱,那肯定很值钱,金铭轩的人只愿意出三百块钱,老太太当然不愿意卖了。

金铭轩就是老太太刚出来的那家古玩店。

“呵呵,您放心,我先看看,如果看上眼了,您出个价,我买下了。”唐大少笑着道,有鉴定异能在,他才不怕买到假货,如果真的是赝品大不了就说没看中。

“那行,你看看吧。”老太太道。

唐大少右手一碰到卷轴,发现这幅卷轴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