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修仙np爽文女主/穿越修仙冰冷大师姐gl

修仙np爽文女主/穿越修仙冰冷大师姐gl

林清雅扬长而去。

 

江城心就像是被人揪住了那般难受,最后他还是没有证明给林清雅看他的确是江家少爷。

 

他知道那样做虽然能让林清雅回心转意投入怀抱,可那样的林清雅还是自己喜欢的女生吗?

 

江城站在硕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华灯初上的临州市怔怔出神,直到此时他心中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或许江城喜欢的只是这个年纪所憧憬的爱情,并不是林清雅其人。

 

经过今晚,江城也彻底对林清雅死了心。

 

再无瓜葛。

 

江城刚走出酒店,就遇到了武三思。

 

武三思笔挺挺地站在马路边,呵呵笑道:“少爷,你是时候认清楚事实了。那个女生不过是想要从少爷身上获得财富罢了,并不是真的喜欢您,要不要老夫去搞定她?”

 

少爷需要女人。

 

我便为少爷去办妥事情!

 

没有什么女人是江家拿不下来的!

 

在武三思看来少爷想要玩个女人并不什么严重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天经地义,他继续笑道:“到时候林清雅会乖乖爬上少爷的床,少爷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江城苦笑着看向武三思。

 

“武爷爷你的办法还真是简单粗暴呢,不过我不需要,以后不要让人去打扰她。”江城叹道。

 

即使如此。

 

江城还是不愿意伤害林清雅,让她难堪。

 

武三思没有任何意外,他叹了口气后摇摇头道:“少爷……恕我直言您还是太仁慈。要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在关键时候甚至会让自己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少爷还是应该铁石心肠一些,将来才能成为江家的继承人。”

 

“敌人?”

 

“武爷爷,她不是我敌人。”

 

江城笑了笑,却是迅速抓住武三思话里的重点,疑惑道:“武爷爷,看来家族内部也存在斗争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前面还有八位兄长,他们也应该在竞逐江家继承者身份吧?”

 

武三思点点头。

 

他没有隐瞒,如实说道:“是的少爷,您是第九顺位,也是最小的一位。”

 

现在的江城显然没有争夺继承人的心思,武三思见状开口道:“其实家族这样做无异于养蛊,九位少爷之间的斗争将影响未来江家的走势,希望少爷能认真对待。”

 

“若是少爷不竞争的话,会被家族除名,回到从前那种生活!”

 

江城一愣。

 

看来这是由不得自己不争,他可不想回到曾经的苦日子了,那简直不是人过的。

 

他眼睛里爆射出摄人的精芒,这个江家继承人的位置他要定了,江城握紧拳头喃喃道:“有朝一日龙得水,定让长江水倒流!”

 

和武三思告别之后江城准备回校。

 

武三思则是站在夜色中看着江城渐渐远去的背影,欣慰地笑道:“少爷终于是长大了,老夫在家族里没什么大用处,若是能在有生之年目睹少爷执掌家族就死得其所了。”

 

不过武三思也微微摇头。

 

江城回归家族的时间最短,时间也是最少的,比起其他八位有着不小的差距。

 

很难!

 

江城回到学校。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把新的手机卡放入新手机里,注册好了微信号后给林清雅直播间发了条私信,大概的意思是让林清雅加自己的微信,江城虽然认清楚了林清雅的真面目,但还是给自己留了念想。

 

【九少,你好呀!】

 

【我是林清雅,以后你喊我小雅就行,只要你开心就好。】

 

江城没回复林清雅。

 

那头捧着手机的林清雅等了许久没有得到回应,也放弃了继续跟九少打招呼的心思,她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恨得咬牙切齿,喃喃道:“好你个江城,居然敢骗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幸好周梦溪及时告诉她实情,要不然的话就完蛋了!

 

次日。

 

白初雨竟然来到江城楼下等候。

 

当她看到江城时候如同小兔子般蹦蹦跳跳迎了上去,她完全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直接挽起江城的手:“小哥哥,我昨晚给你发微信你怎么不回我呀,害的人家来找你。”

 

江城有些不适应。

 

他昨晚的确看到了白初雨发来的微信,不过江城没心情理会,就当做没看见。

 

老大张峰叮嘱他的话还在耳畔萦绕,江城轻轻拨开白初雨的手笑道:“白初雨同学,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是个穷小子,没有资格和你们这些天天吃日料的女生谈恋爱。”

 

“请你让让。”

 

白初雨心中微微恼怒。

 

看来江城也不是个傻子,还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

 

可她还是笑脸相迎,语气稍显委屈地说道:“小哥哥对不起嘛,那天晚上确实是我错了。不过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不信的话你可以跟我处处看?”

 

开玩笑。

 

老娘不贪图你的钱,难道贪图跟你去食堂吃泔水吗?

 

等江城上钩了之后白初雨有的是办法让他掏钱包,这压根都不是事儿!

 

江城心中好笑。

 

昨天也有个妹子跟他说过这番话,如今都还记得林清雅委屈的模样,今天又给自己整了一个。

 

“好呀!”

 

江城点头笑道。

 

他竟然没有拒绝,让白初雨非常得意,她对于自己的容貌还是极为自信的,主动送上门来根本没有人会拒绝她。江城这个吊丝就更加不用说,手到擒来罢了。

 

白初雨兴奋之下亲了口江城脸颊。

 

“既然你不图钱不图其他的,那不如今晚出去开房吧?我也不是图你的身体,就是想单纯跟你睡个觉。”江城笑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初雨心中暗骂江城不老实,这家伙没有看上去那么老实。

 

“讨厌!”

 

“人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白初雨嗲声嗲气说道。

 

江城心中鄙夷,林清雅好歹还能跟他直接去开房呢,白初雨这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江城只好说道:“上次我的确中了五十万奖金,不过请你们消费花了五六万,剩下那些都给家里还外债了。”

 

“到现在还欠着十五万,要不……”

 

“你借点钱给我?”

 

白初雨看江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愣了下后问道:“真的还了?”

 

江城点点头。

 

为此江城还把银行卡余额给白初雨看了眼,只剩下几块钱,连吃一顿肯德基都不行,白初雨怒火中烧,江城这小子居然敢耍她,她怒道:“滚你妈的臭傻逼,鬼才要跟你谈恋爱!”

 

“臭蛤蟆也想吃白天鹅!?”

 

对这个结果。

 

江城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

 

他对白初雨没有丝毫感情,当然以后也不会有。

 

看着白初雨消失在视线中,江城笑了笑后离开宿舍楼下走去教室上课,早上的课仍旧是何红梅的高数课,江城这次可不想继续被那个老女人羞辱得抬不起头。

 

课堂上。

 

刘武一伙人神色不善地盯着江城,似是在密谋着什么事情。

 

林清雅则是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与江城和刘武都拉开足够的距离,显然是不想和这二人有什么联系,刘武凑过来笑道:“江城啊江城,你是不是被林清雅这婊子给甩了?嘿嘿,不过这和我无关,待会下了课操场见!”

 

刘武乐得见到这种事情。

 

江城算是个什么东西,赖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你最好赴约,不然的话我会去你寝室堵你。”

 

江城心中微动,他可不想让室友们被刘武这混蛋打扰,便点头道:“好,不见不散。”

 

刘武愣住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江城吗?

 

若是换做之前的话江城早就诚惶诚恐地低着头,连个屁都不敢放,怎么现在江城不仅敢还口,甚至连语气都强硬了不少?

 

刘武没想太多。

 

反正江城今天少不了一顿胖揍!

 

课上江城听得无比认真。

 

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为了生计而忧愁,所以此刻江城必须用知识填充脑袋,唯有如此才有资格在将来与另外八人争夺家族继承者这位,要不然的话都是空话!

 

何红梅本想羞辱一番江城,却也无从下手。

 

下了课。

 

刘武等人早早去到操场等候。

 

江城收拾好书本后也准备赶往操场,可林清雅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他面前,他心中微颤,泛起的那丝丝涟漪迅速平静下来。

 

林清雅与江城清澈的眸子对上,心中还有些疑惑江城怎么变了个人,不过她还是沉声说道:“江城,我希望昨晚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要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好看!”

 

若是让全校人知道林清雅和偷吃泔水的江城谈恋爱甚至开房的话,林清雅恐怕要跳楼!

 

“嗯,我知道了。”江城点头道。

 

林清雅心底有些憋屈。

 

像是蓄力一拳击中了团棉花似的,尤其是江城拽拽的模样让她心中恼怒不已,她冷声说道:“你也不用给我摆这副臭脸色,毕竟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希望你能认清楚事实。”

 

江城攥紧拳头。

 

又松开。

 

为了这个女人真的值得吗?

 

江城深吸了口气,之前对林清雅的喜欢不是假的,他淡然道:“说完了么,说完的话麻烦让开,挡着我了。”

 

林清雅下意识让开。

 

江城头也不回地离开教室。

 

看着江城离去的背影,林清雅没由来地感到阵阵烦躁。

 

她总觉得此时的江城似乎多了几分变化,有种连富少刘武都比不了的气势,林清雅摇摇头,喃喃道:“一定是我想多了,江城不过是个穷小子罢了,难道真以为他是富家大少?”

 

林清雅摇摇头,也离开教室。

 

江城刚来到操场就有一伙人围上来。

 

这些人身材健硕,肱二头肌极为发达,如同铜墙铁壁般将江城的去路堵死,显然是要给点颜色他瞧瞧。

 

刘武伸出手想要戳戳江城的胸膛,不过江城却是一下子躲了过去,他稍加意外但最后也只是发出声冷哼:“好你个江城,昨天居然让我在教室里发毒誓,你现在磕头认错的话还来得及,要不然我的这些弟兄们会好好教训你。”

 

都是体育生。

 

揍起人来怕是连屎都会飚出来。

 

江城心中也有些紧张,不过他并不惧怕刘武,他深吸了口气后开口道:“刘武,你是不是非要将我逼到这个程度?”

 

“嘿!”

 

“我逼你?”

 

刘武气乐了,他讥讽道:“你江城有什么脸面说我逼你,你脸有这么大吗?”

 

“老子让你跪你就跪,废话什么?”

 

江城笑了。

 

他本想看在刘武是同班同学份上饶他一次,可现在江城发现武三思说的话都是对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的确该好好教训教训不可一世的刘武了。

 

现在江城肚子里憋了一肚子气!

 

江城没理会刘武。

 

他扫了眼刘武身后的体育生,足足有十二人,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很好!”江城点头道。

 

刘武心中疑惑,江城这小子是不是在憋什么坏水呢,总觉得江城眼神怪怪的。

 

不过刘武最后还是笑出声来,看来是他想多了,江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臭傻逼,哪有什么对付他的底牌?

 

“兄弟们,给我上!”

 

刘武拿出手机,想要拍下江城挨揍的画面。

 

待会不仅要让江城挨揍,还要将他扔到化粪池里免去,好让全校的人都重新认识认识江城。

 

体育生瞬间围了上来。

 

江城慢悠悠地放下背包,他骚了眼这些体育生,问道:“说说看,刘武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这些体育生们都愣住。

 

他们不约而同停下脚步,互相看了眼彼此,不知道江城这话是什么意思,倒是刘武哈哈大笑道:“江城你在搞什么名堂,我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千元,还给他们买了条中华。”

 

以此来收买体育生!

 

“很好……”

 

江城就怕他们是铁哥们。

 

在体育生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江城把背包扔到地上,隐约间能看到背包里露出了鲜红的一角,这哪里是什么书包呀,分明就是装满了钞票的钱包!

 

江城竖起一根手指。

 

“一万!”

 

刘武隐约间猜到了什么。

 

他感到了阵阵不安,当即骂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揍他!”

 

体育生们纹丝未动。

 

江城笑了笑,金钱果然具有极大的魔力,他晃了晃食指笑道:“给你们一人一万,帮我好好教训刘武。如果我高兴了,兴许我还会给你们一些奖励。不要怀疑,我说到做到。”

 

哗啦啦!

 

一沓沓红色钞票滚落在草地上,刺激着体育生们的神经!

 

他们哪里还有什么犹豫,江城给出了刘武十倍的价格,体育生又不是傻子,当然是听从江城的命令。

 

刘武慌了!

 

可他已经不能逃走,有人提前堵住了他退路!

 

“动手!”

 

刘武被揍得不成样子。

 

体育生对他来说就是人形猛兽,根本无法阻挡。

 

半晌后江城蹲在刘武的面前,江城看着可怜兮兮的刘武,恍如看到了当初被欺负的自己,江城胸口的那口恶气也长长地吐了出来,他一把揪着刘武的头发轻飘飘来了一句:“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大哥牛逼!”

 

这些体育生纷纷恭维。

 

他们从未见过出手如此阔绰的富二代,一人一万那可就是十二万,不带眨眼!

 

江城站起身来扫了眼刘武后背起书包离开操场。

 

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真好,江城可不想回到那种苦日子里,所以从现在起江城要学会家族继承人的狠辣与无情,要不然的话家族不可能将偌大的家族交到江城手中。

 

刘武这条丧家之犬般被人扔到粪坑里。

 

很快刘武狼狈不堪的照片在校内网传开了,此时的刘武已经回到家中。

 

当他看到自己那些照片的时候恨不得一头撞墙死了算了,他恨江城恨到咬牙切齿,愤怒地自语道:“草泥马的江城,既然你做事情到这份上,也不要怪老子太过分!”

 

刘武眼中赫然掠过一道杀机!

 

此仇定要让江城十倍奉还!

 

过了几日。

 

江城收到了来自武三思的通知,说是要在今天中午与家族在临州市的负责人见面,算是互相认识认识,毕竟江城在临州市生活了这么多年,总该是有点表示的。

 

江城一口应下。

 

会见地点在临州市希尔顿酒店。

 

中午。

 

江城出现在酒店门口。

 

他衣着朴素,并没有丝毫富少的气质。

 

刚走进酒店大门就被酒店经理拦住了去路,酒店经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拦住江城质问道:“小朋友,这里不是你玩耍的地方,要是不住酒店的话就烦请离开。”

 

希尔顿酒店极为严格。

 

此时外面走进来一对夫妇,看到江城时候也是皱了皱眉头。

 

“刘经理,总是让这些阿猫阿狗进这里面不好吧?也就是咱们夫妻俩比较好说话,要是让其他贵客看到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男人扫了眼江城后略带讥讽地笑道。

 

刘经理连忙点头哈腰。

 

“周总说的是!”

 

“还请周总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周总摇摇头,直接离去。

 

刘经理面带笑容目送周总夫妇离去,直到二人消失在电梯里之后才敛起笑容对江城沉声说道:“你不要给我捣乱,麻烦你马上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这种社会无业游民。”

 

“要不然的话,我就要喊保安了!”

 

江城心中鄙视了番刘经理,淡然道:“我是来这里参加会议的。”

 

“会议?”

 

“什么会议,我们酒店今天没有会议!”刘经理恶狠狠地说道。

 

也不是没有会议,只不过那个会议等级太高,压根不是江城这种穷学生所能参与的,刘经理当即就要喊保安来将江城带走。

 

江城心有不喜。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最后他还是耐心说道:“我没有记错,会议地点就是希尔顿酒店董事会议室,与会的主要人物应该有赵熙宁,你应该认识。”

 

刘经理神色呆滞。

 

他没想到眼前的江城居然认识赵熙宁,这位可是临州市的龙头老大,虽说明面上的身份并不是多么耀眼,可只有熟悉内幕的人知道黄仲勉是当之无愧的临州之王!

 

无人可比!

 

这也是为什么刘经理不让江城进去。

 

若是招惹到那些存在的话,刘经理注定吃不了兜着走。

 

刘经理反应过来后摇摇头,神色淡漠地说道:“小子,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不过我是不可能给你进去的,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若是惹到了那些大人物的话你死定了!”

 

江城有些无奈。

 

无论他说什么刘经理都不信。

 

他只好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武三思:“武爷爷,我在希尔顿酒店大厅,被人拦住了。”

 

很快他就挂了电话。

 

刘经理发出声嗤笑,据他所知临州市压根没有一个姓武的大人物。

 

呵!

 

以为我会上当么?

 

“请你滚出去!”

 

刘经理语气强硬,没有丝毫退让的余地,而江城则是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儿,似是无法反驳般引来阵阵哄笑,刘经理看在眼里笑在心底,他乐呵呵道:“真是不知死活,还敢硬闯希尔顿?”

 

他正要呼唤保安的时候。

 

电梯那边走来了名神色匆匆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刘经理的时候更是咯噔一跳,面露怒意地走过去:“刘成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成祥也就是刘经理。

 

他面色诚惶诚恐,不敢懈怠。

 

因为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临州市希尔顿酒店的总经理方世才,在临州市也算是上层人物,一言就能让刘成祥卷铺盖滚蛋的存在,刘成祥生怕触怒方总,连忙说道:“方总,是这样的,这个穷小子硬是说要参加什么会议,我看他是来捣乱的便赶他出去。”

 

“可这小子死皮赖脸的,硬是不走……”

 

方世才慌了。

 

赶尼玛的赶,眼前这位可是来头逆天的大人物!

 

啪!

 

方世才毫不客气给刘成祥扇了一巴掌,气得浑身都在哆嗦,怒骂道:“真是狗一样的东西!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这位是谁?便是黄总来了都要毕恭毕敬的存在,你刘成祥在这位少爷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屁都不算!”

 

刘成祥被扇懵逼了。

 

他艰难地转头看向衣着朴素的江城,怎么看都不像是富家大少的样子。

 

可刘成祥也不会傻乎乎去问方世才这是怎么回事,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后悔不已地说道:“方总我真的不知道,您就饶了我这一次,求求您了好吗?”

 

方世才懒得理会刘成祥。

 

他心中忍不住哆嗦,再次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江城。

 

“江少……”

 

江城仍旧没有任何回应。

 

越是如此,方世才就越是猜不透江城的心思,一股莫名的压力瞬间降临在方世才身上,压得他简直喘不上气来。

 

噗通!

 

方世才满头大汗地跪了下来。

 

全场皆惊!

 

江城是他这辈子都招惹不起的存在!

 

刘成祥双股战战,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连希尔顿的方总都跪下来了,自己要是不跟着下跪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就在刘成祥准备下跪的时候,江城走过去拍拍方世才的肩膀,淡淡地说:“马上给我站起来,我不想让我的身份被其他人知道,方总您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方世才满头大汗,连连点头站起来。

 

“江少,这边请!”

 

刘成祥看着方世才和江城离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喃喃道:“我到底招惹了个怎样的存在?”

 

江城不能招惹!

 

以后一定要好好注意!

 

董事长会议室。

 

门外站着武三思以及其他人,几人恭恭敬敬地站在电梯口,等待着秦天的到来。

 

站在末尾的那名国字脸中年人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等待的每分每秒对他来说煎熬无比,终于,电梯口上面的数字缓缓停在了这个楼层,国字脸中年如释重负!

 

江城和方世才联袂而出。

 

武三思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国字脸中年人就啪嗒一声跪在地上。

 

他如同丧家之犬般不断磕头,即便额头已经磨出血来也没有停止,武三思见状没有马上开口,而是面带笑意地看向江城,江城皱眉道:“武爷爷,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让他自己介绍吧。”武三思说道。

 

中年人感激地看了眼武三思。

 

随后中年人才看向江城,诚惶诚恐地说道:“见过江少,我是临州市道上的徐国忠,人送外号徐老大。不过我知道小人对于江少来说就是个小喽啰而已,算不上什么,先前我几名收下有眼无珠招惹了江少,我已经把他们都废掉了,希望能获得江少的原谅!”

 

若是让人看见这一幕的话,定然会在临州市掀起轩然大波!

 

徐国忠乃是道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基本上没有招惹不起的人,可现在却如同狗一样跪在地上求饶。

 

江城想起来了。

 

那天晚上几名混混想要对林清雅动手,要不是武三思及时赶到的话,只怕江城也要遭遇不测。

 

这些混混,的确该教训!

 

武三思站在江城身旁,阴恻恻地说道:“少爷,你可以原谅他。”

 

徐国忠感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武三思就继续开口道:“当然……少爷你也可以把徐国忠给干掉,这种事情包在老夫身上,保证没有任何人知道是咱们干的。”

 

江城点点头。

 

以家族的势力,当然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干掉几个人。

 

及便是徐国忠都逃不了!

 

不过江城并没有干掉徐国忠的打算,而是笑着说道:“武爷爷,整天喊打喊杀的可不是好事。徐老大的命就先给我留着吧,将来我或许还要拜托徐老大办几件事情。”

 

江城想起了刘武,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武三思微微颔首。

 

看来少爷确实成熟了不少,江城固然可以杀掉徐国忠,但远没有收服徐国忠的收益大。

 

江城做出了合适的选择。

 

徐国忠脑袋咚咚咚地在地砖上磕头,喜极而泣,哽咽道:“江少的大恩大德小徐没齿难忘,以后江少喊我小徐就可以了,小人在江少面前当不得【老大】二字!”

 

江城没杀他。

 

反而给了他一次机会,足以让徐国忠肝脑涂地。

 

江城摆摆手,道:“以后在外面看到我不能喊我江少,也不能透露我的身份,我身份的事情不想让除了我们几人之外的人知晓,明白吗?”

 

徐国忠捣头如蒜。

 

武三思嘿嘿一笑,少爷还懂得内敛,果然是可造之材!

 

几人簇拥着江城走进董事会议厅,江城坐于首席,左手边首位是保护在江城左右的武三思,右手边首位则是一名容颜绝美的女人,女人身穿制服,可也遮挡不住她姣好的身材。

 

堪称尤物!

 

什么林清雅,白初雨在这位面前都是渣渣!

 

经过武三思的介绍,江城才明白这人就是临州市负责人赵熙宁。

 

这令江城有些哭笑不得,此前他还以为赵熙宁是位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却没想到竟然是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可这也说明赵熙宁的业务能力胜于她精致的外表。

 

“见过少爷!”

 

“日后少爷若是有什么吩咐,或者是摆平不了的事情,尽管可以来找我。”赵熙宁淡淡笑道,一笑倾国倾城!

 

江城看了眼之后神色竟有些恍惚,未经人事的他脸色唰的一下就红透了,跟烧鸡似的,赵熙宁见状掩嘴笑道:“少爷还真是可爱呢,怕是还没有谈过恋爱吧?”

 

这番话让江城想起了林清雅,他心中微微生疼。

 

他没再理会赵熙宁,而是转头看向武三思:“武爷爷,有什么要说的话您就只管说,我听着便是。将来我在临州市这些年,还少不了各位的鼎力支持。”

 

赵熙宁也暗自点头。

 

江城的表现出乎她意料,没有想象中的跋扈,更多的是不卑不亢。

 

这才是家族继承人该有的气度!

 

武三思愈发满意起来,笑着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少爷果然长大了。我让临州市各位来到这儿就是想让各位互相熟悉熟悉,大家都是为我江家办事的,江家免不了丰厚奖励。”

 

“可……”

 

“我家少爷要是少了根汗毛的话,家族不会饶了你们。”

 

江城瞬间明白了。

 

武三思这是在带他熟悉家族在临州市的产业,同时也是在拉拢势力,为日后江城成为继承人站台!

 

会议很快结束。

 

赵熙宁提出要亲自开车送江城回学校,江城没有答应,赵熙宁倒也不意外,只是在临走之前用纤纤素指将一张纸条插在江城衣领里,口吐香兰:“少爷,有什么麻烦喊我,奴身随叫随到哦。”

 

话语落下,赵熙宁踩着高跟鞋飘然离去。

 

一时间江城心猿意马,心跳疯狂加速,看着赵熙宁离开的方向发呆。

 

直到武三思拍拍江城他才反应过来,只是眼神里夹带着丝丝尴尬,武三思面色不改地说道:“那个女人说得不错,少爷你要是有什么需求可以去找她,包括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你是说我能睡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