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乱欲小话说全集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花开半夏动人心

乱欲小话说全集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花开半夏动人心

 第8章濒死

  一切发生就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乱欲小话说全集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花开半夏动人心

米初夏因为这些年患癌,身体极差,根本承受不了这种程度的抽血。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小小的一次抽血,竟然会把她往死路上推。

一直等待在走廊里的陆北业看见亮起了抢救灯,俊美的脸瞬间拉了下来,

“雨薇怎么了?”

医生摇头,表情焦灼万分,接下来那句话,对陆北业来说却是雷霆万钧。

“不是陆太太,是刚才那位米小姐。”

陆北业这下愣住了。

“米小姐身体似乎有很严重的生理疾病,陆先生,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什么?”

陆北业根本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是病危通知书……陆先生,请问米小姐的家属在……”

陆北业毫不犹豫,接过钢笔,在上面签了字。

米初夏,危在旦夕。

这个念头出来的一刹那,陆北业像是脑袋里最后的一根弦,崩断了。

怎么会……

为什么?

米初夏,难道,这又是你的伎俩?

你想报复我抽你的血,所以要用这种方式,报复我么?

第一次,陆北业动摇了。

他想起记忆里那个大院里穿着红色蓬蓬裙的小女孩,

记忆里,她那么精致,那么可爱。她牵着他的手,叫他北业哥哥。他对她一见钟情,说要一辈子照顾她,保护她……

可是,后来呢?

……

一个月以后。

米初夏感觉自己像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

她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秒,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你醒了!感谢上帝,你昏迷了一个月,终于醒了!”

病房里的护士看到她醒了,立即喜出望外叫来医生。医生给她做了个全身的大检查,叹了一声气,

赵昇今年三十多岁,气质俊朗,是医科大学博士毕业的专家。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米初夏的主治医生,不仅对她的遭遇情况了如指掌,也答应为她的病情保密。

这次的事情,他也大概了解了情况,

赵昇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叹气,“初夏,你怎么那么傻?陆北业叫你抽血你就抽?你不要命了吗?”

米初夏心如死灰,

“他觉得是我害了他妻子,我罪有应得。”

“可是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体根本不能抽血啊!”

“初夏,你别难过,不论如何,我都会竭尽全力挽留你的生命的!”

听到这句话,米初夏拼命忍住眼泪,

“赵大哥。是我不好,”

“你这么多年竭尽全力救治我,我却不珍惜……”

赵昇看着她苍白的脸,心疼极了,“初夏,你明知道我的心意,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

赵昇喜欢米初夏。从第一次她来找他看病,就深深地喜欢上了。

这件事,米初夏也知道,但是,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接受过。

“赵大哥,对不起……”

“可是,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欠你的药费,我会还给你的。”

“初夏……”

米初夏说完,整理完毕,起身就准备离开这里。

陆北业刚才发短信给她了,要她出院了,立马去银滩公馆。

否则,他就要把她的录像公之于众。

赵昇看着她决绝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开口,

“初夏,你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有多危险吗?!”

第9章强逼

  米初夏走到门口的步子停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强颜欢笑。

“赵大哥,谢谢。”

“这个世上,也只有你关心我的死活了。”

“不管是死是活,我都会承担后果的。”

说完,她拿着衣服离开了医院,打车朝银滩公馆出发。

……

银滩公馆。

米初夏到达这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这一个月下来,她整个人已经消瘦到不成人样。

可陆北业还是不肯放过她,一出院,就迫不及待地让她来伺候他和梁雨薇……

但是,意外的是,今天,梁雨薇并不在家。

刚一进门,就看到迎面脸色不善的男人。

米初夏不想跟他起争执,转身就要走。

步子没出一步,她被粗鲁地扯了回去,

米初夏痛得低呼,

“放手!”

“那个赵昇跟你什么关系?”陆北业脸色阴沉得可怕。

米初夏眼中一下子闪过惊慌。

只不过,就算心慌,也是一瞬间的事,

以赵昇在医院的部署,即便是陆北业,也不可能查到她得了癌症,

想到这里,她一把甩开他的手,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陆北业顿时粗鲁地扣上她下巴,

“米初夏,你可真行,”

“就住了一个月的医院,也能勾搭上男人?”

“呵,是不是平时在病房里,肮脏龌龊的事没少做?”

“怎么,医院里做得爽吗?”他的讽刺一个接着一个,“他和我,哪个更让你爽?”

“啪!”

米初夏终于忍无可忍,一个巴掌甩在了陆北业脸上!

“陆北业,请你注意你的言行!”

这一下,气氛里彻底冷了。

手心的酥麻痒痛,提醒着自己刚才狂妄的行为,

陆北业偏着头,静了一秒,整个人弥漫出杀气!

下一秒——

“陆北业,你放开我!!!”

虽然现在的客厅没有人,但是谁也不知道管家和佣人什么时候会出现。

米初夏被屈辱地压在一个干净的台子上,

男人把她两只手反剪在身后,她分明感觉到,他炙热坚硬的某物正在从后面死死地抵着她……

米初夏浑身血液都快凝结,

“陆北业,你疯了吗?!这里是你和梁雨薇的家!!!”

男人像是被魇住了,脸上的每一个线条都绷紧了偏执。

一想到刚才提到赵昇时,她眼里那么明显的惊慌和做贼心虚,他内心的怒火,就像要吞噬一切!

米初夏,亏我这一个月为了你魂不守舍!

“那又怎样?”他越是愤怒,表面越是冷静,恐怖,

“只要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在这里上了你!”

男人落下一句话,米初夏直接尖叫了出来!

她被陆北业用力横空抱起,径直走向二楼主卧!

“砰!”

二楼卧室,陆北业用力地关上门,

伴随一声惊叫,米初夏被男人狠狠丢在主卧柔软的大床上!

一想到这是他和梁雨薇的爱床,米初夏厌恶地想要呕吐,

她想要逃离,然而刚坐起来,就被男人大掌直接按了回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