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恩啊不行不要舔花核 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宁希程锦时

恩啊不行不要舔花核 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宁希程锦时

 

第6章:他们的孩子

我想说,不是突然爱上你,而是已经爱了你四年多。

四年多,一直努力想要得到你一点点的真心和在乎。

下颌猛地一疼,我眼睛睁大,彻底清醒过来,慌张地摇头否认,“我只是喜欢小孩子而已。”

他眼神复杂,缓缓地松开我,意味深长的反问,“是吗?”

我眼眶微润,只能点头,“是,我累了,回房间睡觉了。”

话落,便迈步往楼上走去,一步步踏在台阶上,心里特别想哭。

我就是想要个孩子啊,想要个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为什么这样简单的想法,在他的面前,都只能掩藏,他明明是我的丈夫啊。

——

翌日,我在公司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提醒我今晚是程漾的生日,让我务必回程家吃饭。

程漾是程锦时的妹妹,我的小姑子,也是程家人最为宠爱的掌上明珠。

唯独,和我不对付。

下午,我把需要领导审批的文件叠成一摞,抱起来送去领导办公室。

我把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单独抽出一份,“孟总,这些都是需要你过目的文件,这份七夕节营销方案比较着急,你有时间可以先看看。”

孟恺神情专注的看着一份合同,略微颔首,“行,放这吧。”

我点了点头,轻声道:“嗯,那我先出去了。”

我从大学实习就是在这家公司,一直做孟恺的助理,到现在正好五年。

也是因为和他一起参加商务聚餐,我才认识了程锦时。

“宁希,你等一下。”

我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孟恺忽然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他的视线离开合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温声道:“没什么事,你就先下班吧。”

我诧异地确认,“可以吗?”

他笑了笑,“我不说,你也会请假,对吧?每年的今天,你都有事。”

我有些赧然,又惊讶他在忙不完的工作,和丰富多彩的私生活中,竟然还有脑细胞来记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是刚和他认识,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体贴而多想,可身为他的助理,我太清楚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句话说的就是他。

我也没拒绝,轻笑道:“多谢孟总,我今天确实有事。”

他微微扬眉,“嗯,下班吧。”

和程锦时结婚后,程漾的第一次生日,我塞车迟到了,程漾直接把我送的礼物转送给了佣人。

从那之后,她每一年的生日,我只会想方设法的提前到。

她不喜欢我,而我对她,也没多少好感。我小心翼翼的讨好程家人,都不过是为了程锦时。

我到程家老宅的时候才四点多,老宅很热闹。我婆婆和几个长辈,正凑成一桌在打麻将。

我走过去打招呼,我婆婆把手里的牌打出去,笑问,“锦时没和你一块回来?”

我抿了抿唇,“嗯,他说有点事,等会儿就过来。”

过来之前,我就给程锦时打过电话了,他让我自己先回来。

我婆婆轻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我和程锦时的婚姻是什么样。

正好程漾从楼上下来,穿着一件限量版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姿态优雅。

我把提前精心挑选好的礼物递给她,笑着道:“漾漾,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和你哥一块给你准备的,希望你喜欢。”

程漾打开包装盒,拿起车钥匙,水亮的双眸中闪过欣喜,“你们怎么知道我想要这款车?”

我见她喜欢,也松了一口气,“我上次看见你在……”

她笑容一敛,满不在乎地打断,“我哥给的钱吧,你千万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了,我心里就一个嫂子……”

说着,她猛然打住了话音,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我原也没指望一辆跑车就能让她转变对我的态度,程家的掌上明珠,想要什么没有。

况且,也确实和她说的差不多,大部分的钱都是程锦时出的。

只是她那句,心里就一个嫂子……似乎一瞬间就成为了我心里的疙瘩,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我怔怔地愣在原地,她口中的嫂子,是宋佳敏么?

一直到晚餐开始,程锦时都没来。我婆婆都担心的问我,我们是不是吵架了,我只好离了餐桌,走到窗边给他打电话。

连响了几声,他都没有接,我心里莫名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没由来的心慌。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响起佣人叫我的声音。

我转过身,眸光一转,便看见站在璀璨灯光下的程锦时,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薄唇紧抿,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我愣了愣,朝他的方向走去,却听他不疾不徐的开口,“这是小宝,趁着各位长辈都在,我把他带来给你们认识一下。”

我婆婆剜了他一眼,“认识什么,这是谁家的孩子?”

程锦时语气不容置喙的说道:“我儿子,您的孙子。”

我脚步猛然顿住……

恩啊不行不要舔花核 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宁希程锦时

第7章:我才是外人

视线往下,他果然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我浑身的血液在一刹那凉透了,一股寒意径直钻入四肢百骸。

耳朵像是出现了耳鸣一样,一遍遍回旋的只有他说的这句话。

小宝……

我几乎在一刹那就想起来,昨天在医院,宋佳敏也说到了这个名字。

小宝,居然是他们的孩子?

可笑,太可笑了。

最可笑的是我,没有丝毫的准备,手足无措的看着我的丈夫,当着所有亲戚的面,给他的私生子正名。

我艰难地迈步走到他跟前,声音发颤,“锦时,你说什么?”

小宝似乎被吓到了,往后跑了两步,扑进一个女人的怀里,软声软气的叫了声,“妈妈,怕……”

我这才发现,宋佳敏也来了。

昨天他还不允许我当着宋佳敏说出和他的关系,今天,就直接把人带回家了。

我看了看抱着孩子的宋佳敏,又看了看程锦时,真是温馨的一家三口。

再傻的人,也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就连一向看我不顺眼的程漾,此时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

宋佳敏红着眼眶,“小希,我就是担心小宝认生,会哭闹,才跟锦时一块来的。”

我按捺下自己几乎爆发的情绪,声音不大不小的问道:“我爸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虽然当初你们结婚,我的做法很不懂事,但……”

在场的人,一大半都被我说的这句话惊住了。

原配手撕小三和私生子的戏码,突然变成了一场乱伦大戏。

我就是故意的,我可以忍受他的羞辱,因为我爱他。

可我不能忍受宋佳敏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装白莲花,因为我恨她入骨!

“宁希。”程锦时目光森冷的扫了我一眼,十足的警告意味。

我冷冷一笑,“怎么,她敢做,还不让我说了么?”

宋佳敏忽然浑身发抖,眼神变得惊恐,“你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

我不知道她的恐惧从何而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程锦时的眸光像是裹挟着冰渣,死死的落在我的身上,似乎我再多说半个字,他就会掐死我。

他冷冷道:“宁希,这是程家,我带两个人过来,你都有意见是吗?小宝是我的孩子,理所应当来程家。”

我不甘示弱,态度强硬地讽刺道:“你的孩子?宋佳敏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她说是你的孩子,你就敢信?”

一个连我爸的床都爬的女人,早已经没有底线了。

程锦时把小宝从宋佳敏怀里抱了过来,动作温柔的擦掉小宝脸上的眼泪,声音不怒自威,“我是在宣布这件事,不是来让你质疑的,懂么?”

强烈的酸楚直涌上鼻尖,我的眼泪几乎快要忍不住,连紧握的拳头都在发颤。

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当着所有亲戚的面,为了维护一个背叛他的女人,不给我留丝毫颜面。

我婆婆实在看不下去了,严厉道:“够了!小希说的有道理,程家绝不会接受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婆婆言简意赅的帮我挽回了一丝面子,程家家大业大,在血缘上更是比任何人都要谨慎。

宋佳敏从包里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我婆婆,哭得楚楚可怜,“阿姨,都是我的错,让锦时的孩子,跟着我受了这么多苦……”

苦?

我心中嗤笑,她是受了哪门子的苦,尽管我这几年没有回过宁家,但也或多或少的知道,她过得滋润无比。

我婆婆看了那份报告,神情突变,低声和管家交代了一句话。

我心里愈发不安,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大概五分钟不到,管家回来,朝我婆婆点了点头。

婆婆脸上染上喜色,把报告给我,几乎没有迟疑的说道:“小希,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现在有个孩子也是好事。”

轰——

事情反转的太快,我的脑子里仿佛被投入一枚炸弹,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我颤着指尖翻开报告,只觉得遍体生寒。他们连亲子鉴定报告都准备好了,而我,像个傻子一样。

我的呼吸似乎都被堵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妈……”

我婆婆陡然厉声道:“你想让锦时连个孩子都没有吗?”

这句话狠狠戳中了我的脊梁骨,让我僵在原地,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程锦时现在是东宸集团的掌权人,可想而知,孩子有多重要,我却偏偏四年来都未能怀孕,我婆婆多少都有些不满。

我不敢告诉她,程锦时不想要孩子,我又有什么办法。

可是我好像也错了,他哪里是不愿意要孩子,而是不愿意要和我的孩子吧。

我看了一眼神情淡漠的程锦时,垂下眸子,绝望的回答,“是我一时糊涂了。”

一时糊涂,爱上永远不会多看我一眼的男人。

宋佳敏满腔不舍,柔柔弱弱的开口,“阿姨,我愿意把孩子给小希,但是晚上我不在他身边的话,他不会睡觉。”

言下之意,她要陪着孩子和我们一起生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气得头皮发麻,“宋佳敏,你算盘敲得可真响!当年算计了我妈,现在又想故技重施,来算计我是吗?!”

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步,只是我没想到,向来精明的婆婆,居然帮她说话了。

婆婆捏了捏孩子白净的脸蛋,轻叹一口气,“行,今晚就在老宅休息,明天小宝再搬去锦时和小希那,你也去陪一段时间吧。”

我不敢置信,下意识想要反对,却突然间心灰意冷了,感觉自己才是外人。

心口就像被刺了一刀,尖锐的疼痛蔓延,而我对程锦时的感情,好似在这难以言说的疼痛中,一点点消失。

我大脑一片空白,狼狈地跑出程家老宅,开着车,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

处处霓虹闪烁,热闹非凡,只是没有一处属于我。

我犹豫了一会儿,开车往医院的方向去了。

四年前,妈妈的手术不是很成功,一直到现在,病情都反反复复的,在程锦时的安排下,转入了这家各方面都顶尖的私人医院。

我掩饰下自己的情绪,陪着她聊天,一直等到她熟睡后,才忍不住哭了出来,软弱的像个小孩子,恨不得哭出自己所有的委屈。

回到别墅时,已经差不多凌晨时分了。

原以为,程锦时今晚应该会在老宅过夜,只是没想到我刚回房间洗完澡,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程锦时迈步走进来,周身散发着寒意,像是极力控制着怒气,声音很沉,“为什么一声不吭就从老宅跑了?”

呵,大半夜回来,就为了质问我这个。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担心我的安危。

我忍着钻心的苦涩,仰头看他,“难道非要我像个外人一样,看着你们一家三口?”

他慢条斯理的点了根烟,“佳敏只是住一段时间,等小宝习惯了,她自己会走,你就这么容不下他们么?”

我气得想笑,我比谁都清楚,陪小宝不过只是宋佳敏的幌子,她的目标是我眼前这个男人。

当年,她瞧不起程锦时只是个小公司的老板,爬了我爸的床。

过了这么些年,我还想着她已经认命了,结果还是不甘心。

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语气愤懑,“对,我就是容不下他们!我要蠢到什么地步,才能放任一个小三专业户和私生子……”

说着,他用力掐住我的下颌,生生截断我剩下的话。

他的眼神冷漠而疏远,声音更是寒意刺骨,“佳敏和宁振峰的事,她才是受害者,你恨错人了。”

我瞪大双眸,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他,“程锦时,你就这样是非不分吗?”

我一直觉得他沉稳从容、明辨是非,结果,他竟然告诉我,一个插足我父母感情的女人是受害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对宋佳敏还真是一往情深,连最基本道德底线都可以没有。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嗓音清冷低沉,掷地有声,“宁希,是你爸宁振峰,强奸了她。她这些年过得很辛苦,在你面前也已经够低声下气了,你别太过分。”

是我爸爸强奸了宋佳敏?她这些年过得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