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额啊不要了好深嗯啊 新娘闹洞房被老许干|宁希程锦时小说

额啊不要了好深嗯啊 新娘闹洞房被老许干|宁希程锦时小说

 

第4章:你越界了

车窗降下,程锦时讳莫如深的睨着我,抬了抬下巴,“上车。”

我堪堪稳住身体,深吸一口气后上车,主动解释,“对不起,我没想到照片会……”

他冷冷地勾了下唇角,“报复是么,宁希,你还是头一个敢这么玩儿我的。”

我捏着手心,哑口无言,半晌,才提心吊胆地道:“你放心,新闻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快解决,也不会因为这件事缠上你。你在宁家利用了我一次,这一次,就算是……”

他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冷漠地打断道:“结婚吧。”

轻飘飘的三个字,砸得我大脑发懵,甚至怀疑自己听觉出现了问题,不敢置信地确认,“什么?”

他薄唇轻启,连口吻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淡淡地重复,“我说,宁希,我们结婚。”

他说的是,我们结婚。

不是结婚好吗,嫁给我好吗,都不是。

他清楚而笃定,我一定会答应他。

不管是为了狠狠地打宋佳敏和我爸的脸,还是为了救我妈。

再或者……因为那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我喜欢他。

到底哪个原因更重要,我一时想不出答案,但又比谁都清楚,如果换一个人,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我抱着一丝期盼的想着,他主动提出结婚,也许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然而,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我沉默间,他不疾不徐的点了根烟,嗓音清冷,“你为了报复,爬上我的床,同样,现在你妈妈需要手术费,你和我结婚,我出钱。条件是,我们之间的婚姻,只谈钱和性。”

三言两语,彻底碾灭我心里可笑而幼稚的期盼。

我敛下情绪,也努力像他一样淡然,“我图钱,那你呢?”

一场交易,总得双方都有利可图才对,可我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图的。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霎时间觉得分外难堪。

他已经把话说的那样明白了,只谈钱和性,既然我图钱,那他自然是……

以前偶尔也想象过自己未来的婚姻,想了很多,唯独没想到,我的婚姻竟然和爱情任何关系。

哦,如果单方面的爱情也算,那也许有。

我自嘲的笑了笑,应道:“好。”

下午他就带我去领了证,见了他的家人,甚至,搬进了程家给我们准备的婚房。

没错,他真的是南城程家的独生子。

婚后四年的日子里,他说到做到,一场婚姻,当真只有钱和性。

我起初不死心,想要能够温暖他,却发现只是痴心妄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的态度,比结婚前更差,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冷漠而疏离。

今晚,我在客厅亮着一盏壁灯,看着深夜档的狗血剧等他回家。

和这四年来的每个夜晚一样,哪怕明知道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还是想让他知道,无论多晚,家里都有人在等他。

凌晨时分,我睡意渐浓,蜷在沙发上缓缓阖上双眼。

睡得昏昏沉沉时,有股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我嘤咛一声,正想推开他,“你,回来了……”

灯光昏暗,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没作声,一把将我捞起来,阔步上楼,把我从沙发抱到了床上。

他隐约带着怒意,比往常更粗暴。

我用力咬着唇,忍着痛楚。

没别的,我就是……想要个孩子了,想要和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一抹淡淡的香水味窜进我的鼻腔,我意识回拢,声音发颤,“你见她了?”

上周三,我看见过宋佳敏给他发短信,虽然只看见了前半截,但很明显,已经不是头一回联系了。

只是,我没有立场问他,只能掩饰掉所有的难过和失望。但是,现在这抹宋佳敏最爱的用香水味道,似乎打碎了我的理智,我还是问了。

他抽身而出,声音极淡,“宁希,你越界了。”

是了,在他看来,这场婚姻说好听点是场交易,说不好听的,我不过是个为钱卖身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他的任何事情。

我忍着胃部莫名传来的一阵疼痛,装作不经意的抬手,抹掉眼角的湿润,故作淡然,“锦时,我只是想提醒你,就算我爸正在和宋佳敏走离婚程序,她也是你岳母。”

对,听说我爸和宋佳敏要离婚了,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关心。

他不甚在意地笑了声,透着丝讽刺的味道,“多谢你的好心。”

话落,他随手围了条浴巾,就去了浴室。

水声响起的那一刻,他方才随手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我倾身看了一眼,蓦地怔住,鬼使神差的把电话挂断了。

是宋佳敏。

凌晨两点都能打电话过来,可想而知,程锦时和她的关系缓和到了什么地步。

我曾一度以为,她为了钱爬上我爸的床,背叛了程锦时,程锦时肯定不可能原谅她了。

现在看来,我又错了。

我出神的望着天花板,胸口又酸又涩。

他不喜欢我和他谈感情,所以我乖顺听话,绝口不提,只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可是,无论我怎么做,哪怕拼尽了全力,却比不上一个背叛过他的女人。

我蜷在床上揉着愈发疼痛的胃部,一阵一阵火烧似的绞痛,才一会儿,胸前都冒出了冷汗。

我心烦意乱的捂着胃起身,准备先找药吃时,程锦时从浴室出来了。

他穿了件深灰色浴袍朝床边走来,腰带松垮垮地拢着,多了分随性慵懒。

单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斜了我一眼,微微蹙眉,“胃疼?”

我正要回答,他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我有些紧张地敛下眸子,大抵又是宋佳敏。

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电话,嗓音温凉,“佳敏,怎么了?”

我蓦地仰头看他,不敢相信他这样光明正大,三更半夜当着我的面,接前女友的电话,没有任何避讳,直呼小名。

不知道宋佳敏说了什么,他的眉头紧锁,有条不紊道:“你别慌,我马上过来,等我。”

他挂断电话,换了套休闲装就要出门。

我无措地握住他的手腕,低声问道:“这么晚了,能不能别出去?”

语气卑微,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恳求。

恳求他,给我这个妻子,一点点的尊严。

他淡淡地道:“我有事。”

我实在受不了他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一股酸意直涌上鼻腔,“有什么事?你不知道宋佳敏当年为什么爬我爸爸的床吗?你才升任东宸总裁的职位多久,她就回来和你纠缠不清了……”

他睥睨着我,眸光犹如鹰隼,轻飘飘地质问,“那你呢?四年过去,你就忘了当初为什么和我结婚么?”

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我和宋佳敏,都是为了钱,没什么区别。

我的心狠狠一扯,剧烈的痛楚袭来,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滚落,“如果你一定要去,我们就离婚。”

他不会和我离婚,所以我才敢这样威胁。

我可以接受他的淡漠疏离,甚至,他如果爱上别人,我都可以大方退让。

但唯独不能是宋佳敏,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对她的恨,不单单只有破坏我的家庭这一桩。

程锦时用力抽出手腕,俯身,沉声警告道:“宁希,别轻易威胁我。”

额啊不要了好深嗯啊 新娘闹洞房被老许干|宁希程锦时小说

第5章:想给我生孩子?

他转身离开,走到楼梯口时,又冷声道:“要去医院就给陈琳打电话,让她送你。”

我揉着疼得抽搐的胃,靠在墙壁上,望着他的背影,凄凉一笑。

宋佳敏有事他就迫不及待的去,而我,有事只能找他的秘书。

我翻出家里备着的胃药吃了,胃倒是没那么痛了,但仍旧一夜无眠,心像是被撕了个巨大的口,冷风不断的往里灌。

他和宋佳敏在干嘛?

孤男寡女,一夜共处……

一整晚,我没有一刻能平静下来,胸腔闷得难以呼吸。

次日,我的胃又渐渐疼了起来,甚至开始呕吐。我打电话请假后,就驱车去医院检查。

幸好问题不大,只是急性胃炎,医生说吃两天药就没事了。

“锦时,医生都说小宝病情稳定了,你就放心去公司吧。等结果出来了,我再打电话给你。”

我刚取完药,就听身后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四年未见,我仍旧在一瞬间,就听出了这是宋佳敏的声音,不由紧紧地捏住手中的检查单,心头升起疑虑。

小宝?什么结果?

下一秒,就听程锦时应道:“嗯。”

低沉熟悉的嗓音砸进我的心底,难受得仿佛蚂蚁密密麻麻的啃噬,我却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是他的妻子,这样的场景,该害怕的人明明是他们才对啊。

“小希,小希……还真是你呀!”

正欲离开时,宋佳敏突然惊讶地拉住了我的手臂,态度十分亲昵。

我冷漠地甩开,淡淡道:“有事?”

宋佳敏的手在半空中僵了僵,而后挽在了程锦时的手肘上,她轻咬着下唇,“这,这四年你都没回过家,我们都挺担心你的……你过得还好吗?”

呵,虚伪做作。

曾经是演给我爸爸看,现在,是在演给程锦时看吧。

四年前,我和程锦时结婚后,就再没有回过宁家,我们结婚的消息,也只有程家知道。

看样子,宋佳敏也还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我看着他们并肩,咽下满腔的心酸,故意道:“过得很好,哦对了,忘了和你们说,我结婚了。”

宋佳敏非常吃惊,“结婚?和谁啊?”

我正想回答,就有一道沉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警告和威胁,不言而喻。

我略带讽刺的迎上程锦时的眸光,心凉了一截,只得不轻不重的反问,“和你有关系吗?”

话落,胃里涌起一阵恶心,我抬手掩了掩,强行压了下去。

她尴尬地笑了笑,也看出我有些反胃,瞥见我手中的检查单,十分讶异地开口,“你怎么在医院,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我不经意间对上程锦时凌厉的目光,急忙把检查单塞进包里,莞尔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再不等她说话,我快步走出了医院,如芒在背。

对,我就是故意的,故意让他们以为我怀孕。

我想知道,如果我真的怀孕了……程锦时会不会接受,会不会让我生下孩子。

我原本请了一整天的假,却还是开车往公司的方向去,刚驶入主道,程锦时就打了电话过来,“在哪?”

我捏了捏方向盘,“去公司的路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嗓音清冷的开腔,“回家,我在家里等你。”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掐断了电话。

他在等我回家?还真是头一次。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红绿灯路口掉头回家,眼眶忽然开始模糊。

结婚四年来,他要么夜不归宿,要么都是深更半夜才回来。

从来,我都是独自回到那个空无一人的家里,冷清至极。曾经无数次期盼,打开家门,可以看见他的身影。

现在明明知道他在家里等我,但我打开家里的时候,仍有些紧张,担心他其实没回来。

当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那抹清冷的身影时,我提起的心才落了下去。

我走过去,手掌紧张地捏成了拳头,唇角不自觉的往上翘,“你真的在家等我呀……”

这么一件夫妻间再正常不过的小事,我心里的满足却好像要溢出来了。

甚至,自动忘记了,昨晚他才抛下我去找宋佳敏的这件事。

“你的包给我。”他抬眸瞥了我一眼,朝我伸出手。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不过也没犹豫,直接把单肩包递给他,“怎么了?”

他没有答话,修长的手指直接拉开包包,抽出那张我塞进包里的检查单,黑眸逐渐变得冷厉。

我蓦地明白过来,想要去抢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冷笑,沉声问,“怀孕和胃炎,这两个词你分不清?”

我低下头,舔了舔唇,认真道:“锦时,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怀孕了,你会不会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

他的神情晦暗不明,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你不会怀孕。”

是,如果一切都按照他的安排,我不会怀孕。

我们每一次发生关系,他几乎都戴套了,为数不多的那么几次,是在我安全期,比如昨天。

我笑了笑,故作轻松,“可是,万一呢?”

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站在我面前,微微俯身,抬起我的下颌,令我不得不与他对视。

他的一双黑眸如同漩涡,恨不得把人吸进去,声线寡凉,“宁希,你想给我生孩子?”

一个“是”字卡在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无法忘记,他说过的话,他说,我们之间,只谈钱和性。

在我沉默的空档,他的眼神愈发深邃,轻声道:“你该不会,突然爱上我了吧?”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我心跳蓦然加快,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