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校园h系列辣文《拒嫁婚宠:总裁太粘人》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校园h系列辣文《拒嫁婚宠:总裁太粘人》

 第九章

可是,她才刚进家门,就看到家里的佣人,正将她的东西从房间里往外搬。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校园h系列辣文《拒嫁婚宠:总裁太粘人》

慕星辰脸色一变,几步上前冲过去,呵斥道:“你们在干什么?”

“大……大小姐……”

佣人纷纷吓了一跳,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眼神略显局促的朝房内看了一眼。

慕晚晴正巧从里面出来,看到慕星辰时,怔了怔,旋即扬唇道:“是姐姐回来了啊?”

慕星辰没理会她,面色愠怒的推开她,进了房间。

原本她的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此刻却已面目全非。

她的衣柜、书桌、化妆桌、床、以及一些私人用品,正一件一件的被装箱打包出去,反而是地板上,多出了很多慕晚晴的东西。

慕星辰眸光不由一沉,口气冰冷的质问慕晚晴:“你想把我的东西,搬到哪去?”

慕晚晴眨了眨眼睛,笑得一副人畜无害:“对不起啊姐姐,我知道私自动你的东西不好。但爸爸说,你都是要嫁出去的人了。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以后这房间你也用不上,就让我搬过来住了。从今天起,姐姐就得住客房了。”

“客房?”

慕星辰眼里闪着难以置信。

她再怎么不济,也算慕家的女儿,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想把她给赶出去吗?

“是呢,姐姐应该不会怪我跟爸爸吧?毕竟,你以后嫁去厉家,住的是比这更豪华十倍的房子,未必能看得上咱家的房子…不过,就算回来住也没事,我已经跟爸爸说好,必须把客房布置成姐姐房间原来的样子。这样,以后你回来,也会感到比较亲切。”

慕晚晴表面装的一副善解人意的嘴脸,可眼底却是藏不住的得意。

慕星辰看在眼底,只觉一股怒火在胸腔膨胀。

这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妈妈以前亲手帮她布置的……

可现在,房间没了,爸爸被抢走了,家也变成别人的了!

慕星辰觉得心好痛,眼眶一阵发热,想流泪,可又不愿在慕晚晴面前露出狼狈的一面,只得死命的憋了回去。

她强忍心里的难过,咬牙恨恨道:“慕晚晴,你跟你妈还真是一样贱,专挑别人的东西抢,是以前活得太低贱了,才会总是觊觎别人的东西么?既然这么想要,就让给你好了,就当是我施舍你的!”

说完这话,慕星辰不顾慕晚晴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转身便要走出房间——

结果刚走到门口,迎面就看到了慕振国和沈秋荷。

只见沈秋荷一脸受伤的看着她,道:“辰辰,你要是不想搬到客房,这房间就还给你,晚晴就不要了。可是我扪心自问,这些年,我待你如亲生女儿一般,晚晴更是把你当作亲姐姐,你怎么能那么说呢?”

慕晚晴也极品,一见慕振国,立马跑过来拽住慕星辰的裙角,歉然道:“姐姐,对不起,这房间我不要了,还给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看着这两母女一搭一唱,跟真的一样,慕星辰差点儿为她们鼓掌。

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对自己有多好,可实际却虚伪到了极点。第十章 小三生的野种

慕星辰还记得当初慕振国刚把母女两带回家时,她们就总装作一副好母亲、好妹妹的样子,对她各种关心。

可背地里,却做着另一番恶心人的举动。

那时,她还年少,什么都不懂,傻傻的被她们算计,搞得最后所有人都讨厌她,甚至连慕振国都对她越来越冷漠,全心偏向慕晚晴。

这不,两人话音才刚落,她父亲就迫不及待呵斥了:“房间是我允许晚晴搬的,你做姐姐的,把东西让给妹妹又如何?”

“呵……让?我让得还不够多吗?爸爸让出去了,家也让出去了,你还想要我让什么?要不要把命也让给她?”

慕星辰直视着他,眼中嘲弄更甚。

慕振国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脸色清白不接。

慕晚晴连忙扮起了乖乖女:“姐姐,这件事是我不对,你别再顶撞爸爸了。”说完,又扭头劝慕振国:“爸爸,你也别骂姐姐了,是我不好,不该抢走姐姐的房间,我现在就还给她……”

“还什么还?不用还,我说给你用,就给你用!”慕振国打断慕晚晴的话,沉声道:“我还没死,在这个家还能做得了主!”

“可是姐姐她会不高兴……”慕晚晴咬着唇,一脸的担心。

慕星辰见她那一副虚伪的嘴脸,不由嗤笑道:“行了,不就是一个房间吗?我慕星辰还是施舍得起的,何必装得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恶不恶心?”

“够了,慕星辰!晚晴是你妹妹,她对你总是一再忍让,你别太过分了!”

慕振国厉声呵斥,看着慕星辰的眼神,满是恼怒。

“妹妹?”慕星辰嗤之以鼻:“我妈这辈子就生了我一个孩子,可没生过这么一个妹妹。”

慕振国气得七窍生烟,一巴掌甩在慕星辰脸上,大声喝道:“你这是什么话?立刻给我道歉!”

慕星辰没防备,被打了个正着,嘴角一下冒出血迹,耳朵嗡嗡作响。

却依旧倔强着不妥协,扬起一抹冷到骨里的笑,道:“这么快就恼羞成怒了?可我没说错啊…她慕晚晴在你眼中是宝,在我眼中,却不过是你背叛我妈,跟不要脸的小三在外生的野种!”

此话一出,慕晚晴和沈秋荷直接白了脸。

“你这孽女!”

慕振国怒不可遏,扬手还要再打。

慕星辰高高扬起脸,厉声道:“还想打我吗?是不是恨不得能够打死我,这样,你就可以跟小三和野种,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了?”

慕振国被喝得手一下顿住,竟再也打不下去。

就这样僵持了半晌,他才沉沉甩下手,怒声道:“给我滚到客房去,看到你就晦气!”

话落,便领着两母女,转身离去。

看着父亲那远去的背影,慕星辰心寒到了极点。

罢了……

反正都快和厉家傻子订婚了,只要妈妈能好起来,至于爸爸……不要也罢。

……

因为发生太多事,搞的慕星辰身心疲惫,一直昏昏欲睡的躺在床上,到了饭点,佣人来叫她吃饭,她都没什么胃口。

直到下午两点,慕星辰肚子饿的咕咕叫唤,都有些胃疼了,才摸摸肚子,从床上翻坐起身。

“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

慕星辰穿好衣服,准备下楼找点东西吃。

可刚下楼,就看到大厅内,慕振国跟沈秋荷母女两,其乐融融的坐在沙发上,一起吃着水果。

慕晚晴还冲慕振国撒娇,“爸,我想要买一条项链,但是价格有点贵,我零花钱不够,你给我买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