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优质穿越言情《国师在上:毒妃倾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优质穿越言情《国师在上:毒妃倾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苏璃轻抚着东珠上面的金丝,与苏丞相施了一礼。



瀞王剑眉浓蹙了起来,这女子今日是怎么回事,见到他都不施礼?



“爹,这支簪子,是女儿自己熬了二天二夜,拆了自己所有的首饰,取出一样的材料打造的,之前,无意间听表哥提及,陈老太君的簪子坏了,但却很难修复,所以女儿便琢磨着自己造一支出来,想要托表哥带回去,送给老太君。”



“方才出现在园子里,也是因为好像看到表哥的身影,想要来寻表哥——”



闻此言,



苏夫人和苏玥一行脸色大变,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最后齐齐看向陈青阳。



——说好的栽赃嫁祸呢?



陈青阳根本就是蒙圈,压根没注意自己被苏璃牵着鼻子走,听话的上前仔细的察看了起来,一看之下还真是震惊得不行,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表哥,你是不是把簪子收起来,却忘了地方,还请表哥找一找,还我清白。”



苏璃说完,眼神便定定的落在陈青阳的身上,凌曼舞长剑指着陈青阳,吓得陈青阳慌忙在自己的身上摸了起来。



大夫人和苏玥眼里阴冷闪现,却在刹那间,阴笑僵在唇边。



陈青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摸出来,而且确有损坏的簪子,脸色惨白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表哥,你再看我手上这支。”



苏璃把自己制作的簪子呈上,阳光下,两支簪子皆染着流光,一模一样。



苏丞相接过两只簪子比对,随即发现了问题。



“璃儿,你这簪子上的东珠,品相可不好。”



苏璃眼眸微垂,施礼轻声答话,卷着一丝不可察觉的委屈和受宠若惊。



“回爹爹的话,女儿……女儿怎么可能会有那样好的东珠,还请爹爹请人镶一颗好的上去,派人送去陈府。”

苏丞相闻言果然冷眼看向苏夫人,苏夫人心里气得直咬牙,却笑着温和说话。



“看我这疏忽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宴会,所以让你受委屈了,一会母亲让下人给你送一盒东珠过去。”



苏玥听到要给她一整盒,眉便蹙得很紧,那盒东珠她很喜欢,娘也答应要留给她的,这个该死的苏璃,竟被她误打误撞。



不过,



苏璃那么听自己的话,找她要一半,她一定会给的。



苏璃知道事情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他们自己去意想,谢了恩,拿着簪子转身离开。



瀞王看着苏璃转身离开,负在身后的双手,拳紧了紧。



以往她眼里的痴意,他可是看得很清楚,今日却是一片清凉。



……



苏璃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手里便多了一盒价值不菲的东珠,木香喜得不行,苏璃用最快的速度将东珠换好,然后让木香送去给爹爹,请他派人去送给陈老太君。



苏丞相当下便沉了脸,看来是苏璃的院子里没有人使,才会一再的求他的。



木香回来禀报,苏璃看了一眼天色,抿唇淡笑,时辰差不多了,他要来了,前世他来的时候,将自己狠狠的羞辱了一番,缓缓坐在桌前,捏起筷子,夹了一块馊掉的豆腐往嘴里送。



“你就吃这些东西?”



瀞王冷沉的嗓音响起时,苏璃握着筷子的手就倏地一紧,整个人戾意上涌,转头双眸含冰看向瀞王,却又在下一瞬恢复了平静。



瀞王蹙眉,总觉得刚才看错了什么。



“回王爷,这还算好的,起码有得吃,我们小姐,一天只有一顿饭。”

瀞王听着眼神便落在苏璃身上,却发现她沉静得似池中的水莲,站在淤泥里,依旧一身轻。

优质穿越言情《国师在上:毒妃倾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她并不算最美,苏玥才是千娇百媚,令男人酥骨的好相貌。



可瀞王却突然间发现,苏璃眉眼如画,静如香兰,清清雅雅站在他的面前时,竟如一株孤傲的白菊!



奇怪,



世人一直都将注意力放在第一美人苏玥的身上,却没发现,苏璃也这般清雅脱俗!



伸手握住苏璃的手腕,拖着她往外走,



苏璃像被雷击了一样,浑身一震,眼中杀意冲涌出来。



要是可以,



她现在就想一刀刺死他,



这个阴狠毒辣的小人,竟然为了和苏玥打堵,日日折磨她,只为了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



瀞王似乎感觉到了身后如有芒刺,转头看向苏璃,却见她垂眉顺眼的,根本没有什么表情。



牧丹院里笑声一片,宾客畅聊的声音此起彼伏。



园中繁花怒放,人影绰绰,皆是贵胄!



瀞王拉着苏璃来到专属他的客席上,指着一桌的美味佳肴。



“吃——”



苏璃拳头紧紧握着,不明白瀞王这是什么意思,他这个动作,在上一世,也没有发生过啊。



“王爷,这是怎么了?”



苏夫人见瀞王拉着苏璃出席宴会,捏着帕子的手一紧,急忙过来问候,以免出什么差错。



瀞王一身冷沉,俊脸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本王见她在吃猪狗都不会吃的馊食,可怜她,便带她出来吃一顿好的,苏夫人,不会有意见吧?”

“什么?”



苏夫人反应倒快,抬手就对身边的洪妈妈甩了一巴掌,厉色斥骂。



“你怎么安排的,不是说了,大小姐一切吃穿用度,与以前不变吗?都是我的女儿,我一个一个都会疼爱。”



洪妈妈自是知道配合,扑通一声跪在苏璃的面前磕头。



“大小姐饶命,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宴会的事情,奴婢就疏忽了,求大小姐开恩。”



洪妈妈心里却是冷笑,苏璃一向胆小懦弱,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这会求她,说不定一会她还得跟自己道歉呢。



苏璃看着她往下磕头,却将手背顶着额头的模样,冷声道。



“你欺上瞒下、不敬主子、克扣我的吃穿用度,你该死。”



既然她来求死,那第一个,就从她的身上开刀吧,她是苏夫人陪嫁进来的,可是左臂右膀。



洪妈妈一听,猛的直了身子,怒瞪着苏璃,可是又猛的清醒过来,周围全是宾客,只得朝苏夫人继续磕头。



“拉下去打二十板子,恢复大小姐一切供应。”



苏夫人迅速找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既然受了罚,又救了她的命,马上便有婆子上来架着洪妈妈要走,苏璃快步踏出去一步,挡在她们的面前。



婆子平日里对苏璃吼惯了,一时没注意吼道。



“死贱人,让开!”



这一声,热闹的宴会上顷刻间鸦雀无声,各家夫人、小姐、公子皆是震惊万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要不是一再确认,她们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丞相府当真是好规矩!”



人群里一道粗狂的嗓音响起,苏夫人脸变成了猪肝色,怒得不行,众宾客回头一望……



随即纷纷下拜。



苏璃心中惊讶,缓缓抬眸——



却在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看到了这世间最美丽的风景。



静静的看着不远处,一抹绮丽的雪白身影!



他正坐在轮椅上,一袭华贵锦衣端坐轮椅之中,生得极其俊美,清冷双眸不知看往何方。



满世界的繁花,因为他的容颜,而暗淡了下来。



说话的是,是他的护卫——天冬!



苏璃蹙眉,坐轮椅的王爷,对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