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完本小说】医品教授全章节/医品教授

【完本小说】医品教授全章节/医品教授

 暴雨一直下个不停,李夏开着他的老坦克在通往京城的高速公路上飞驰。他是西港大学的一位年轻教授,今年28岁,准备去京城参加全国中医学术交流会。

 
想到自己这么年轻就评上了副教授,现在又作为西港市参加这次全国中医学术经验交流会的唯一人选,李夏心里美滋滋的,想起了汪峰的歌---《怒放的生命》。便伸出右手要把车里的音乐换成汪峰的歌,摇头晃脑地跟着哼了起来: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
 
突然,一阵闪电雷鸣,李夏吓了一跳,猛一抬头看到高速路边的监控水泥杆轰然被雷击倒在高速路上。
 
眼看就要跟水泥杆来个亲密接触,李夏本能地把方向盘往右猛打,老坦克撞开了高速路的护栏,呼啸着往山坡下滚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夏被雨水淋醒,睁开双眼,坐起来一看:发现自己掉在了一条狭长的山沟里,自己的老坦克变成了一堆废铁,静静地堆在那里。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李夏赶紧恨恨地拧了自己的大腿。
 
痛!看来自己没有去向阎罗王报到。于是赶紧站了起来,看看能不能想办法爬上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看了看四周:心里不禁来了个透心凉,自己滚落的地方居然是陡峭的石壁,根本不可能爬上去。得赶紧找手机求救。还好,手机还在,赶忙打开手机拨求救电话。
 
嘟嘟嘟...怎么,没有信号?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手机居然都没有信号?看着这下个不停的雨,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李夏立马大喊:“喂,有人吗?”
 
回答他的是山谷传来的回声。
 
“我要困死在这里了吗?我的生命还没有怒放就要终结了吗?”李夏心情差到了极致,自言自语道。
 
“李夏。”脑海里突然有声音传来,李夏吓了一跳。
 
“是谁?”看了四周,没有其他人啊?心中不禁有点慌,难道真的是有鬼吗?
 
心里正忐忑,突然,李夏眼前一亮:一团金色的龙影显现在眼前。
 
刚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要怕,我是上古神兽金龙,是我复活了你的身体。我把我的绝世神功、无极神针传授给你,去做一个铲除人间黑恶势力、替黎民百姓伸张正义之人。”
 
李夏立即满口答应下来。金龙把他绝世神功的口诀和无极神针的施针手法一字不漏地印在李夏脑海里,又对李夏灌注了千年真气。
 
金龙传授完之后,送给李夏一套无极神针。对李夏说:“现在我的真气已经用尽,要在你体内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日后如果你遇到大难,我会再次助你一臂之力。”说完后金光不见,李夏的胸前便多了一条金色的龙纹。
 
李夏立即盘坐在一块石头上,把金龙传授的口诀和无极神针的施针手法在脑海过滤了一遍。又把金龙注入的千年真气结合神功口诀来个紧密结合,融会贯通。
 
一顿茶工夫,李夏就能运用自如,信手拈来。而且感觉自己变得精神百倍,全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难道我已经拥有了金龙的神功了?”李夏不禁心中窃喜,决定试一试功底如何。
 
于是站起来收腹运气,一双手掌往峭壁用力一推:轰隆!峭壁立马掉下一块大石块,显出一个坑;再次以推:又是一个坑。
 
哇塞!这么厉害?看来自己是已经掌握金龙的绝世神功。现在要是从这里爬上去,离开这个鬼地方肯定没有一点问题了。
 
于是,李夏前后观察了这个山谷的峭壁,选择了一处相对比较多断层的地方,收腹运气,用力一跃,手足并用,爬了上去……
 
咦,我居然爬上来了,李夏惊喜万分,这次真是大难不死,天不灭我啊。
 
重新回到高速公路上,看到高速公路已经恢复了正常交通。正考虑要不要打求助电话,刚好有一辆盖着帆布的大拖卡,时速不足八十码,便有了主意。
 
当卡车开到身边时,便施展轻功,飞快地跃了上去,偷偷地钻到帆布下面……
 
到了收费站,李夏便偷偷地溜了下来,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往京城方向奔去……
 
到了开会接待的酒店,李夏先去填饱了肚子后,在酒店好好冲洗了一番。
 
想到这次交流会除了要求交流中医方面的心得外,还要进行诊治病人的比赛。便拿出金龙送给他的无极神针,把金龙传授的施针手法过滤了几遍。
 
第二天,李夏早早地来到开会的会议厅,刚想进去,保安走过来拦住他说:“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这里是中医学术交流会会场,你想听报告应该去隔壁的报告厅。”
 
看到李夏是个年轻的后生,保安认为他是来听报告的,参加中医学术交流会的都是上了年纪的名老中医啊,没有看到李夏这么年轻的。
 
“我没有走错,我就是来这参加中医学术交流会的。”李夏解释。
 
“不要捣乱,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我把你丢出去。”保安再次拦住他。
 
“我真的是来参加中医学术交流会的。”李夏无奈,只好拿出会议请柬。保安认真地反复地看了看,才把李夏带到最后一排的最边角的位。李夏苦笑着坐了下来。
 
李夏望着离开的保安,心里怨气飘升:我是年轻,这有错吗?真是狗眼看人低。老子好歹也是教授级的人物啊?京城的保安就了不起吗?
 
李夏心里一直骂个不停,突然一个美妙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先生您好!请喝茶。”
 
李夏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会场女服务员,双手端着一杯茶正微笑着对他说。极品啊!只见她:俊俏的瓜子脸、一双清纯透亮的眼睛可以拧出水来、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像听话般,从她的头上柔顺地放到脑后、一身上白下蓝的职业装完美地展现了她绝妙的身材。李夏慌忙站起来双手接过,连连说:“谢谢,谢谢!”
 
李夏坐下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两条裹着肉色丝袜的迷人的双腿,直到她走到大厅的服务区,狠狠地吞了口水,感觉鼻子一热,哎呀,鼻血,赶紧偷偷拿出手纸擦了。
 
京城就是京城,连会议服务招待都与众不同,如此秀色可餐。心里想:“我一定要创造条件,立足京城,取一个如此漂亮的美人回去做我的老婆。”
 
李夏正想着,会议主持人宣布会议正式开始。首先介绍了到会的嘉宾:卫生部的林伟副部长及一批卫生部的官员,中医协会的刘桂芳会长等等。
 
接着是林副部长讲话:“中医的同仁们,大家好!我是卫生部的林伟,看到大家热心前来参加我国中医学术交流会,我由衷地高兴。有了你们,我国的中医振兴肯定指日可待,谢谢大家!”话刚说完,全场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
 
是啊,中医一直被西医压着,确实需要振兴了。整个会场立刻激-情满满,到会的代表们一个个都兴奋不已。
 
然后是中医协会会长刘桂芳介绍会议议程:一是各位代表介绍各自在中医治疗方面的报告或心得体会;二是现场医治病人;三是对出席会议代表报告和现场救治医术进行综合评比并颁发奖金。评出前四名,设最佳奖一名,奖金500万;一等奖一名,奖金50万;二等奖二名,奖金20万。
 
看来这次振兴中医拿出血本了,最佳奖居然有500万。在场的代表们个个都摩拳擦掌,都想拿下这个最佳。那可是名扬四海的好事啊,有谁不想呢?
 
接着便是各代表轮流上台作报告,介召自己在中医方面的心得。李夏上台介绍了自己在针灸推拿方面的心得,还特别推荐了金龙的无极神针的施针手法。
 
“无极神针?他这么年轻怎么懂得无极神针的施针手法,怎么可能?”李夏的发言好像投放了一颗定时炸弹,引起整个会场骚动。代表们的脸上都是写满疑问号?
 
“可能很多前辈不相信我会无极神针,如果有机会我一定现场展现给大家怎么施针。”李夏看到很多代表质疑,笑道。
 
“请大家安静,刚才李夏代表已经许诺了,会把无极神针的施针手法无私奉献出来,我们中医就需要这种无私奉献精神!如果在座的中医都把自己的绝学藏着掖着,何谈振兴?”刘桂芳会长等李夏介绍完后,对着整个会场喊道。
 
会场顿时静了下来,是啊,中医确实有太多失传的东西就是因为私心造成的。如果都有李夏的胸怀,怎么会被西医压着。大家对李夏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到会代表介绍完后,主持人宣布第一项议程结束。中医协会将对各位代表的报告进行评比,取前八名。明天公布结果,进入前八名的代表进行临床救治病人。
 
第二天,大家准时到达会议地点。主持人宣布了前八名名单:李夏,刘成,肖凯,刘成辉,李夏正,林伟雄,陈向,腾达。采取抽签形式分成四组,取四名进入决赛。
 
工作人员推进来四位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停在大厅的中央。
 
“这四位病人是从附近医院借来的,正在医院接受西医治疗。有的家里经济困难是付不起高额的化疗费用而放弃化疗、有的是要动手术截肢病人不愿意、还有的是抗生素过敏又高烧不退,都是西医病房转到中医病房的患者。我们中医协会把他们带到这,看看你们有没有办法用中医来治疗。”刘桂芳会长说了承办用意。。
 
进入前八名中医听到都非常兴奋,这是彰显自己中医水平的机会啊!立刻走上前去抽签。
 
持人公布抽签结果:李夏跟陈向抽到一组,诊治1号病人;刘成跟李夏正一组,诊治2号病人;肖凯跟腾达一组,诊治3号病人;刘成辉跟林伟雄一组,诊治4号病人。
 
1号病人是一位双腿麻木的患着,需要靠一双拐杖才能走路,西医诊断是不能丢掉拐杖走路了。他听说今天有全国的中医名家到这,就主动要求来了,看看能不能治好。
 
陈向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中医,李夏对陈老双手抱拳说:“‘陈老,您先请!”
 
陈向也没有推辞,说了一句承让。便在1号病人面前坐了下来诊治:伸出右手认真对1号病人的左右手都把了把脉,又看了看病人的舌苔,接着问了病人一些问题。然后对李夏说:“小伙子,我诊治完了,轮到你了。”
 
李夏笑着回答:“陈老,我也看完了。”
 
“你看完了?你不是还没有诊治吗?”陈向愕然道。
 
”根据我的诊断,这病人舌体胖,苔水滑,脉为弦,我诊断为水寒射肺之证,以通阳去阴、利肺消肿之法治疗。陈老我说得对吗?”李夏答道。
 
陈向一惊,连脉都没有打就能诊断出病来,而且诊断得这么确切,看来这位年轻人不简单啊。
 
“那怎么治?”陈老还是不服气问了一句。
 
“这位病人双腿要靠拐杖才能行走,需要针灸刺激双腿穴位,活血化瘀,通络经脉。然后给呀开个方子:用茯苓30g、桂枝12g、杏仁10g、炙甘6g......3剂可痊愈,也可以丢掉拐杖了。”李夏答道。
 
“可以丢掉拐杖?是真的吗?”1号患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不得了。
 
陈向又是一愣,我的方子根这位后生差不多,但也要十剂才能确保痊愈啊!而且这个药方比我的方子搭配得更合理,心里不禁暗暗点赞。但是,如果要让他丢掉拐杖,心里真的没有底气!
 
陈老听李夏说要施针,便主动站在一旁,对李夏作了个请的动作。心里说:年轻人,千万不要说大话啊?丢掉拐杖,可能吗?你等着看笑话吧!
 
李夏也不推辞,便走到病人跟前,拿出金龙赠送的无极神针,立刻进行针灸。不一会,病人苍白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二十分钟后,李夏收回银针,对病人说:“好了,你起来试试,看能不能不用拐杖走路。”
 
病人将信将疑,慢慢地把双脚放在地上,一双手用力抓住病床,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咦,双腿好像不抖了?
 
“你放开双手,走几步试试。”李夏笑着对病人吩咐道。
 
1号病人慢慢把手从病床手放开,两手张开,小心地走了一步、两步、三步......
 
“我能走路了,我真的可以丢掉拐杖了!”1号病人高兴得流出了激动的泪水,立马跪在李夏跟前,感激地说:“先生真是神医啊!困扰我两年的腿病终于让您给治好了,谢谢李神医,请受我一拜。”
 
李夏赶紧把他拉了起来,笑道:“使不得,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我再给您开个方子,您拿去捡三剂便可痊愈。”
 
一号病人拿着方子千恩万谢,立马去抓药了。
 
“你刚才施针手法是无极神针?”陈向看到李夏施针手法特别而且非常娴熟的手法心里一惊!自己对无极神针也只是一知半解,远远达不到李夏的手法。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还是退出吧,不然肯定会丢了老脸。
 
“真是后生可畏。你赢了,老夫甘拜下风,我退出,祝你好运。”陈老赞道,便主动回到了座位上坐好,当一名观众。
 
其他三组也胜负已定:刘成跟李夏正组,李夏正胜出;肖凯跟腾达组,肖凯胜出;刘成辉跟林伟雄组,刘成辉获胜。
 
接着主持人宣布:“下面进行下一轮对决,四位获胜者共同诊治一位病人。”
 
工作人员再次推进一个病人,大家一看:怎么一动不动?难道是植物人?
 
中医协会会长看到大家的眼神,笑着说:“这是一位因为车祸脑部受到严重撞击并且被西医刚刚宣布脑死亡的植物人。现在是西医已经放弃治疗了,看看我们中医能不能复活他。下面请四位上前,看看谁有办法把他治醒。”
 
主持人再次让他们抽签,按抽签排序前来诊断。李夏,李夏正,刘成辉,肖凯听了,便走上前去抽签。
 
“李夏正,1号;肖凯,2号;刘成辉,3号;李夏,最后。”主持人宣布了顺序。
 
李夏正首先上前去诊断。他出生于中医世家,现在已经七十岁了,是个国手中医,在京城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在京城开设了自己的中医馆,每天来找他看病的都要排队等候。也是这次夺冠主要人选。
 
只见他走上前去,先给病人认真地把了把脉,眉头紧锁,看来不是乐观;然后走到病人头部,用手翻了翻病人的双眼,仔细观察了病人眼底情况,叹了口气;最后又按了按病人的四肢,摇了摇头。
 
李夏正诊断完后,对在场的中医们抱拳致意。然后面向主席台汇报自己的诊断结果:“病人有生命体征,大脑受到严重撞击,损伤大。西医已经无能为力,中医也只能维持有生命体征,短时间内不可能醒过来。”.
 
其次是刘成辉诊断,他虽然不是中医世家出身,但也是一位国手中医。只见他走上前去,认真观察了病人的四肢,头部;又认真地打了脉,也轻轻地叹了口气。
 
转身向主席台报告了诊断结果:头部受伤严重,三年内不可能醒过来。
 
第三位诊断者是肖凯,是一位六十多的中医,虽然不是国手中医,但他在其家乡有赛华佗的美誉!
 
肖凯上前认真观察了病人的全身,用手按了按四肢,面露难色。也向主席台汇报说不可能短时间醒过来,摇了摇头离开了。
 
最后一位诊断者是李夏,也是最年轻的中医。他是走上前去,仔细地把了把脉,脉动有气息;又翻开病人的眼睛看看,居然发现有一丝灵光,看来有救!
 
李夏走到主席台前对刘桂芳会长说:“让我来试试吧。”
 
“哦,你能治?”中医协会会长刘桂芳站了起来,满脸写满了疑问号。“真的假的?连大国手都说不行,你可以吗?”
 
“我尽力吧。”李夏走到病人跟前,拿出装满银针的针袋,取出一根最长的无极神针。准备施第一针:回魂针!
 
李夏非常小心地对准头部中心慢慢地用自己的千年真气把银针刺入三分之二,毕竟回魂针是第一次用,李夏额头也出现了汗珠。然后又在头部的其它几个穴位施针,并注入真气;在双耳根部刺入两针;在左右腋下刺入两针......每一针都灌注了真气。李夏额上、手上、背上全是汗珠......
 
“好了。”李夏施完最后一针后,累得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喘着粗气道,“半个小时后应该会醒来。”
 
“你会施回魂针?”中医协会会长刘桂芳一直在李夏旁边专心观察李夏救治这位病人,看到李夏居然会施回魂针,非常惊奇地问道。
 
“我也是刚刚学会,第一次用。”李夏如实回答。前天金龙前辈传授给自己,想不到今天就派上大用场。
 
“看来你对无极神针的施针手法已经是得心应手,太好了,中医振兴指日可待。”刘会长高兴拍了拍李夏的肩膀,满脸欣慰。并把李夏扶起来,叫人拉来一张椅子让李夏坐下,继续观察病人的情况。
 
二十分钟,病人的眼皮跳了一下;二十五分钟,病人的手指动了;二十六分钟、二十七分钟……
 
三十分钟,咦,病人睁开了眼睛,太不可思议了?植物人居然醒了过来!
 
全场立刻掌声雷动。
 
李夏终于舒了口气,上前去小心地把银针一根根取下,收回针袋里,
 
“先把病人推回病房吧,还要观察观察,等会我再开个方子并送过来。”李夏吩咐道。
 
“快快快,把病人推回重症监护室观察,细心照顾好病人。”刘桂芳会长赶忙吩咐下去。
 
工作人员立刻过来把这位刚刚醒来的病人推回去观察,给他插上各项一起仪器,检测各项指标。
 
“李夏医生,谢谢你,中医有望振兴了。”看到李夏脸色好些了,会长走上前去紧紧握住着李夏的双手,激动万分。
 
被西医宣布死亡的患者既然被李夏用中医针灸救活了。
 
“李夏医生万岁,中医万岁!”全场再次欢呼雀跃。是啊,中医被西医压得太久了,今天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通过评委老师的最终评定,主持人宣布了比赛结果:李夏为最佳奖,获奖金500万;第一名李夏正,奖金50万;肖凯、刘成辉并列第二名,各奖奖金20万。
 
接着是颁奖典礼,电视台直播了这一精彩过程。李夏一举成名,成为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