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苏璃|楚绝影全集,苏璃楚绝影小说阅读【国师在上:毒妃倾城】

苏璃|楚绝影全集,苏璃楚绝影小说阅读【国师在上:毒妃倾城】

 第2章 原来这就是真相

啊——

绝望像一把利剑,穿心而过,苏璃惨叫了起来,耳边全是苏玥阴狠的毒骂。

“忘了告诉你,我和王爷早在你们成亲之前,就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夫妻,你所有的功劳,在外面,王爷都说是我做的,而不是你——”

苏璃早已支离破碎,一动不动,眼里的恨意将她撕裂……

原来他们在很早之前就苟且在一起了,原来娘是被害死的,原来弟弟并不是一个死胎。

血泪一滴一滴坠落。

——你们会不得好死的,若有来生,我定会让你们比我死得惨十倍、百倍。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她却还每日和这个杀人凶手亲亲密密的做着姐妹,事事为她着想。

她的夫君瀞王爷前几天还将她拥在怀里,说要好好爱自己,期待属于她们的孩子出世!!!

王爷……王爷……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苏玥看着奄奄一息的苏璃,确定孩子也死了,这才站了起来,站起身来,婢女急忙端过水来,给她净手。

擦拭干净,转身时,

她又是那个雍容华贵,美丽动人的苏二小姐。

伸手将苏璃指上的一枚玉板指取了下来,戴在自己的手上,苏璃感觉到了,情绪突然迸发激动,绝望的眼神嗜满血意……

——这枚戒指是一位神秘人戴在她手上的。

至今,

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这枚戒指,有何用意!但她能感觉出来,这戒指一定有秘密。

“玥儿——”

一道沉朗的声音响起,苏玥眸光一变,迅速旋身退开,婢女们立即将纱帘放下,挡住了内殿一地的鲜血。

俊美轩昂的瀞王走了进来,伸手将苏玥揽进怀里,苏玥眉眼如画,模样看着清纯得似一张白纸。

“孽种是个男的还是女的?你答应过本王,若是男婴,就是本王赢了,你要陪王本三天三夜的……”

苏玥娇媚的笑了起来,用实际行动回答王爷是否已经赢了。

长裙落地,美景繁华,瀞王眼中火焰燃烧,俯身便将她的唇含住。

交颈缠绵,温情四海。

与内里的恐怖血腥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苏璃濒临断气,却拼尽力气,转动眼珠,泪眼迷离间,看着他们在一起的丑陋模样,恨啊!好恨!好悔!

“王爷……明日我爹便会上奏,封王爷为太子,我和我腹中的孩儿……”

“你是本王的太子妃,孩儿当然是本王的嫡子。”

苏玥开心的尖叫起来,转头看着纱帘,眼里的得意冲天而去。

苏璃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选择今天让自己死,她就是要让自己,到死都没有办法成为太子妃,孩子到死,也没有一个名份。

从一开始,她就设计好了,一步一步,借着她这个嫡女的身份和外家的势力,踏上太子妃的位置,最后走向皇后的巅峰。

好狠的心啊。

人怎么可以狠到如厮的地步!!!

鲜血渐渐的干涸,苏璃躺在榻上,已了无生气,风卷起了纱帘,瀞王无意看到了内殿的场景,抱着苏玥,走到了苏璃的面前。

苏璃看着他们恶心的画面,一口血朝他们喷了出去,惹得苏玥不安的娇嗔了起来。

瀞王眼里厌恶四溢,冷哼了一声,当着苏璃的面涌动。

“你……有没有……爱过我?”

苏璃一直不肯断气,不过为的就是要说这句话罢了,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付出那么多,得到的却是这种结局。

“要不是为了三司兵马符,你以为本王会放着玥儿不管,去娶你?唯有娶你过府,你娘才把三司兵马符交给本王,玥儿想看你生男生女,所以才留着你玩——本王……从未喜欢过你。”

苏璃听到这个答案,已经龇牙欲裂,爱了他整整四年,如今水到渠成,瀞王却过河拆桥,虐她至死,杀死自己的亲儿,还在自己的面前,和那女人合欢。

原来是这样,真相竟是如此的可笑。

真心,

到底是错付了。

珠帘响动,一名婢女走了进来,是苏玥的婢女玉竹,她眼里有些惊惧,动作小翼翼,似有引起害怕,但还是伸手迅速掀开苏璃的血裙,将她腿间的孩子,用力拉了出来,看了一眼是男是女,随后举起孩子,狠狠的朝地上砸去。

……

鲜血四溅,如寒梅盛开,苏璃尸体上的恨意,竟似冲破封印一般,掀出王府……

 苏璃|楚绝影全集,苏璃楚绝影小说阅读【国师在上:毒妃倾城】

第3章 阴谋将至,如何应对

“砰……”

院子里传来碗筷落地的声音,接着有人挨了一巴掌,轻轻哭泣。

“就凭你们,还想喝白粥?猪食给你们吃都嫌浪费。”

“刘妈妈,小姐昏迷了五天五夜,求您行行好,让她进一点流食吧,否则小姐当真要死了。”

木香捂着被打肿的脸,跪在地上拼命的给刘妈妈磕头,刘妈妈眉眼里满是不耐,抬脚正要一脚把木香踢走,却身子一僵,猛的转头看向厢房门口,对上苏璃冰冷的眼神。

惊得刘妈妈忙收回了脚,眼里的怒意更盛,仰着脸倨傲强势。

大小姐苏璃竟扶着门静静的站在门口,眼神似深渊一样,冷盯着她,好似人一不小心,就会坠进她的深渊里,粉身碎骨。

真好,竟然回到了四年前,腿没断、容没毁、也没有孩子,更没有那惨绝人寰的拆骨剔肉去喂狗。娘亲也还在,弟弟也还未出生。

只是,

爹爹苏丞相已经宠妾灭妻,将凌姨娘抬做了平妻,如今已是苏夫人,而她的女儿苏玥,也已经成为了苏府的嫡小姐。

长指紧攥着门板,恨意挡都挡不住!!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她曾说过的,要让她们比她的死还要惨十倍……百倍!!

“哟,大小姐醒了?为了不去跟夫人请安,在床上睡了五天五夜,你这是成心惹夫人不高兴呢。”

苏璃抬眸,倒是想起来了,凌姨娘就是在五天前被抬做的平妻,娘亲知道后,枯坐一夜眼中绝望溢满,自己不但没有劝慰娘亲,反而还跟她发火说,让给凌姨娘有什么不好,她和玥儿妹妹都是好人。

气得娘亲一口鲜血吐出,自此病倒,斗志全无,身体一日不复一日。

“刘妈妈明查,苏璃是真的生病了,皇后的生辰越来越近,我急着帮妹妹绣凤袍,好献给皇后,一时没有注意身体,所以晕倒了。”

苏璃垂眸顺眼,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套贵气逼人的凤袍,小心翼翼展在榻上。

还未展开,便能感觉到那栩栩如生的凤凰要一跃而去,刘妈妈眸中惊艳溢出,她就知道,苏璃出手,必是精品。

从三年前开始,苏玥手中所有的绣品都是苏璃绣的。

故而苏玥不止得了第一美人的称号,还有第一绣女的称号。

皇后最爱绣品,故而燕云国上下对绣功极为重视,家里如果有一位绣功了得的人,必定会得到官府的青睐,甚至得以入宫,当一等绣娘,光宗耀祖。

这第一绣女的称号,便是皇后亲赐的无上荣耀!

不过,

却显少有人知道,宫里还有一位看似与世无争的宸妃娘娘,极爱亲手制作首饰。

“可还能入得刘妈妈的眼?我明日就送过去,然后再给母亲请罪。”

苏璃淡淡的说着话,听不出一点滴的不恭,刘妈妈被苏璃这样奉承,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连带着看苏璃也顺眼了很多,冷哼了一声。

“那还差不多,对了,这是二小姐让我给你的,要不是因为二小姐的东西,我还懒得来呢。”

苏璃院子里的好东西,都搬到二小姐的院子里去了,如今这儿啊,可是冷清得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