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 |我想你永远不会知道

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 |我想你永远不会知道

 “怎么不能是我了?”薄安安笑了一声,轻拍了一下软被,“我在他床上呢,手机在我这也没什么稀奇的。”

薄一心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许久,顿时怒火滔天,恨意满心,这狐媚妖精真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 |我想你永远不会知道

“不熟,刚见面。”薄安安轻飘飘道。

“薄安安!叫你来是叫你守灵的!你可真有本事啊,守灵守到我男人床上去了!你这种贱人就该下十八层地狱!你心里真有奶奶的位置?这种大不敬的事都做得出来!”

她一通骂,好似要把所有的怒气撒出去,那头的薄安安把手机拿到半米远,等薄一心吼完之后才不轻不重地回了一句。

“那就谢谢夸奖了啊……不过,你男人的床技真的不得了,都要把我折腾的晕过去。”

这头薄安安云淡风轻,另一边薄一心恼怒的几乎发疯。

“你这个属狐狸的!就不该叫你见到纪时谦,看到男人就贴上去,你可真是你妈的种!”

薄安安的脸色顿时愣下来,“我警告你,别提我妈!”

不该见?都见了千回百回了。

在这时,卧室的门被人推了开来,薄安安看到站在门口的纪时谦时先是一愣,随即撩唇弯眉变了脸,媚骨掺着病容,别有一番风味。

她拿着手机突然便笑了。

“纪时谦,你未来老婆的电话。”

纪时谦黑眸一沉,走上前夺过电话,抬手放在耳边,视线却牢牢锁在薄安安的身上。

薄安安丝毫不畏惧纪时谦的目光,妖娆一笑,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再度滑进蚕丝被中。

“一会给你回,听话。”

纪时谦挂了电话,看向薄安安的眸光越发冷肃,“我看你是没搞清楚,你自己什么身份。”

薄安安心里发苦,面上却笑,“纪大总裁,是我没搞清楚,还是你想多了?”

纪时谦眉头微蹙,修长的身形立在床边,低头清冷的注视着薄安安,他倒要看看,她还想说什么。

“你纪大总裁已经有了未婚妻,还来和我纠缠不休,怎么?家花永远抵不过野花香吗?”

纪时谦半眯着眸子,一把拽紧薄安安的手腕,“我看你是找死!”

薄安安心脏剧烈跳动,手腕险些被这个男人掐断,可说出口的话,却依旧尖锐。

“我是找死!你何必救我?”

救了之后,又能这样?能不娶薄一心吗?

纪时谦使劲一拽,薄安安纤薄的身子整个甩了出去,裹着被子,生生在地板上滚了一圈。

薄安安手肘砸在地板上,骨头生疼,她强忍着,抬起头,捋了捋凌乱的发,挂上一抹淡然。

“生气了?”

纪时谦心中仿佛一团火在烧,这个该死的女人,之前的乖巧顺从,都是装的,此时此刻,竟和刺猬一样!

“薄安安,在我纪时谦的世界里,没有你耍小聪明的余地,我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活不过明天!”

薄安安水眸一闪,耍小聪明?

“对,我是耍小聪明,我是故意接的她电话!我就是想让她知道,她未婚夫睡了我整整三年!我倒要看看,她为了和你结婚,能忍受到什么地步!”

下颚猛然被纪时谦掐住,她想挣脱,却挪不了分毫。

薄安安抬头,撞进那一双越发浓郁的黑眸中,仿佛一个旋涡,将周遭的气息全部吸入。

她知道,他是真的怒了。

“薄安安,你别忘了,你现在有的,都是我给的,我要真拿走,你怕是承受不了。”

说完,纪时谦猛地松开手,冷眼看着薄安安通红的下颚。

“滚!”

薄安安抿着唇,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天已经黑透了,薄安安出了别墅的一瞬间,仿佛周身的力气被人尽数抽走。

她跌坐在花池边上,三年来,他给她荣耀,她做他床伴。

这交易,公平的很,但是现在,却出现了薄一心。

如果她够聪明,真该从他身上下手,好好查一查弟弟和奶奶的死因。

但她不能,也不屑。

美眸流转,抬头看向二楼的窗台,明晃晃的灯光照出一个骏逸非凡的高大身影。

她猛然站起身,扭过头,将那身影甩在脑后。

楼上的纪时谦看着那傲然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凉薄。

掏出电话,给勒森拨了出去。

“勒森,你办事越发不利索了。”

电话那头的勒森猛然一震,BOSS似乎很生气。

“先……先生?”

纪时谦眉头一紧,“重新调查薄安安和薄一心,如果再不仔细,你递辞呈吧。”

“是!”

薄安安前脚刚到家,后脚林素就赶了过来。

“安安,到底怎么回事?陈导那个古装剧,忽然要换角!你跟人家说什么了?”

林素一进门,就慌张询问。

薄安安眸子一转,顿时了然,“换谁了?”

林素皱眉,“你还不紧不慢的,换给清馨了!那古装剧可是量身为你定制的啊!”

薄安安抿唇,那所谓的陈导知道她没了金主,前几天忽然约她吃饭。

她拒绝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

“林姐,换就换,那种电视剧,我懒得拍,帮我接几个广告吧,美发,美妆的,都行。”

林素紧着鼻子,看着窝在沙发里的薄安安,有些恨铁不成钢。

“人家都是拼了命的往上爬,恨不得给其他女演员都泼硫酸,你可好,角色都让人强了,还不着忙。”

薄安安勾了勾唇角,面上尽是疲倦,“林姐,我有点累了。”

林素叹了口气,“行吧行吧,我知道你最近因为金主大人的事没心思工作,我就给你一天假,你给我像点样!你不强,我还想争口气呢!”

薄安安顿时一挑眉,“跟他有什么关系!”

林素砸了咂嘴,懒得跟她辩驳,“后天有个酒会,波尔精工召开的,一线都会去,你也该见见市面了。”

薄安安抬眸看了一眼林素,波尔精工?国际一线手工大牌,旗下主职业修身女装,据说每季每个授权代理只出一款精工代理,只是不知道这款精工今年谁能得到了。

“好。”

薄安安又窝回沙发,眸子微微转动,又对林素道了句,“林姐,谢谢你。”

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波尔精工的酒会,可不是明星想参加就参加的,不是一线明星,想参加就难上青天。

她在圈子里这许多年,唯一的底牌,怕就是纪时谦了。

如今底牌没了,竟还能参加波尔精工的酒会,都是林姐过硬的人脉。

她不是不懂事的人。

林素勾了勾唇角,“你好好给我往上爬!让我得个金牌经纪人的称谓,就是真谢谢了。”

薄安安目送林素出了门,房间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她是该往上爬的,不然,以她现在这不温不火的状态,怎么跟薄家斗?

她还有弟弟,这些,都不允许她有丝毫的退缩。

忽然,手机响了,是纪时谦发的信息。

是一张图片,上面贺然是一份收购华伦天娱的企划案。

“管好你的嘴。”

简单的五个字,直激薄安安心房。

她跟了三年的男人,拿她的事业,为威胁她闭嘴。

多可笑!

华伦天娱,她的签约公司,纪时谦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如果她将他俩的事情告诉薄一心,她得到的唯一结果,就是雪藏。

苦涩的滋味在口中蔓延,他总是有办法让她体无完肤。

“纪先生,我以为,在勒森跟我谈分手事宜的时候,我们已经形同陌路了,看你意犹未尽,怕是没给分手费,总是不安心吧?”

半响,手机没有再响起,薄安安咬了咬嘴唇,接着发。

“波尔精工的新品代言。”

说完,薄安安便将手机放到一边,他们的路,走到头了。

从今往后,各自安好。

……

纪时谦大手紧紧握着手机,指肚泛着白。

好!很好!

她倒是洒脱啊,比他还要洒脱!

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是真还是假。

一大早,林素火急的来砸门,薄安安猛然睁开眼,这几日她的通告和活动骤减,好久没被林素砸门了。

“你还睡!你看没看新闻?你都上热搜了!”

薄安安挑着眉打开电脑。

“薄安安微博发文,与神秘男友分手,痛苦万分,疑似抑郁症,有自杀倾向,并且仍然希望神秘男友回心转意……”

薄安安的瞌睡虫全数被赶跑,大眼睛瞪圆了瞪着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