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校花小说h系列全集,高辣肉多在线阅读,《阴阳鬼道术》-[完整版]—

校花小说h系列全集,高辣肉多在线阅读,《阴阳鬼道术》-[完整版]—

 

第一章 十字沟

四川西南部有个叫朗东的山村,村子边缘处有一条名叫十字沟的水沟。

说来也非常奇怪,这水沟无源,却常年水量充足,从未干枯,且沟水清澈见底,看起来比人们喝的水都要干净。

据村子老人传,这十字沟是当年解放军剿匪,中了悍匪的诡计,一连队的人都死在了这儿,几十具尸体摆成了一个十字形,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么一条沟,那里边的水是有怨气的尸体化成的,凡是靠近的人都会被拉去当替死鬼。

这个传说虽然恐怖渗人,但这个足有千户人家的大村几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再加上一辈的老人相继去世,也就没人在乎这事了。

直到一个炎热的夏天,一群青勾子小娃在村长孙子张轩的带领下,准备去十字沟洗个澡,凉快凉快。

其实这地儿小娃们都来过好几次了,这沟里的水就算是盛夏也都凉快得很,村子里可不会有空调之类的东西,这实乃小孩们的避暑良地。

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孩子,他名叫林子衿,长得很瘦弱,脸色有些暗黄,但那一双眸子大而明亮,黑白分明,顾盼生辉。

这林子衿父亲是镇上的语文老师,从小就教他传统国学,便养了一身安静性子,平时基本上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看书,但毕竟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孩,也架不住张轩等人的怂恿,便趁着父母下地干活的功夫,准备“放纵”一回。

来到十字沟,一众孩子脱得精光,像饺子下水一样,一阵噼里啪啦。

唯独林子衿没有动,他有些呆滞的看着这条水沟,随后揉了揉眼睛,他似乎看见水沟底下躺着一个人,但看起来模模糊糊的,揉过眼睛后,那人又不在了。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林子衿记事以来,经常看到这样的人影,他有告诉过家人,去看医生,医生说是眼睛疲劳引起的,不碍事,后来林子衿也习以为常了。

但这次他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张轩见林子衿迟迟未动,便光着身子上来劝林子衿脱衣服,林子衿见几个小伙伴都在打水杖玩了,心里直痒痒,便脱了衣服跳了下去。

一碰到十字沟里的水,林子衿就打了个哆嗦,这水不能称之为凉快,而是冰冷了,而且貌似就自己有这种感觉,其他人都玩得不亦乐乎。

林子衿受不了,想回到岸上,这时候一个人影从身边的水底下飘过。

这次他看得真切,那人影是仰着面飘过去的,人脸都烂掉了,有好几块溃烂的烂洞,能够看到森森白骨,其中一颗眼珠子连着一根筋,漂在水面上,可能是被水泡着的缘故,已经发白发胀。

林子衿脑子嗡的一声,连连大叫,连滚带爬的往岸上去。

等爬上岸,他想回头去叫伙伴们都上来,却看见那人径自朝一个外号叫狗子的小孩漂去,竟是伸手抓住了狗子的小腿。

狗子顿时一个趔趄,斜倒在水里,拼命扑腾起来,这一慌乱,连着喝了好几口水。

见其他人还在发楞,林子衿赶紧大吼了一声,让他们救人。

其他人手忙脚乱的去扶狗子,但狗子身子变得像石头一样沉,硬是弄不起来。

林子衿扯着脖子大吼了几声救命,然后再次跳进了沟里,虽然他也害怕的不得了,但林爸教育过他,做人要仗义,不能见死不救。

林子衿抓住了狗子的一条胳膊,使出吃奶的劲把他往上扯,但狗子还是埋在水中一动不动,那个人影漂浮在旁边,手还捏着狗子的腿!

似乎发觉林子衿能够看见自己,拿东西竟咧嘴对林子衿笑了笑。

林子衿头皮发麻,几乎是本能的,他咬破自己的舌尖,喷了一口带血的口水出去。

那鬼东西全身猛地一颤,松开了狗子的腿,狗子立马站了起来,翻着白眼一阵干呕。

林子衿招呼了一声,一众人扶着狗子往岸上去。

就在此时,足足有五个死得惨不忍住的鬼东西漂在了水中,且速度飞快,转眼就抓住了所有小孩的小腿,包括林子衿也不意外,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栽进了水,冰冷的水往耳朵口鼻里灌,脑袋嗡嗡直响,他本来身子骨就羸弱,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还好在附近干活的大人们听见了林子衿的呼救声,赶来后把一群孩子都救了起来,除了林子衿昏迷外,其他人都还能自己走路,就是趔趔趄趄,恍恍惚惚的。

一回去,所有小孩无一例外的都发起了高烧,家长们惊恐的发现他们腿上都有手指印,救人的大人也说当时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和他们抢孩子一样。

去了医院,孩子们的烧没有退下来,而且还有更加严重的迹象,家长们意识到这事非同寻长,刚好隔壁村来了个先生,那村子里的人都传得神乎其神,便准备去请那个先生。

去请人的是林爸,他虽然是个老师,但受老一辈人影响一直都相信这些东西的。他讲话有礼貌,人也有学识,请来先生的几率要大些。

那位先生年级不大,比林爸大一些,也不过四十来岁,他叫叶云修,长得浓眉大眼,腰脊笔直,一脸正气,穿着一件老式长袍,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一听完林爸的讲述,叶云修二话没说,就跟着林爸去了朗东村。

到地方后,他先看了几眼孩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做了几碗符水,喂孩子们喝下。

说来也神奇,这符水喝下不出一个时辰,几个小孩的高烧就退了,两个时辰后就可以下地,生龙活虎起来。

几家家长对叶云修千恩万谢,但叶云修非但没有放松的神色,还紧锁起了眉头,他一直盯着一户人家看,那正是林子衿家。

……

林子衿的母亲眼泪跟断线珍珠一样,正哗啦啦的往下掉。

尤其是看着别人家孩子都能下床了之后,林子衿喝了符水之后没有任何好转,而且更加的严重了。

整个秀气的小脸都变黑了,身子不断的颤抖,嘴里不断嘟囔着什么,后来这嘟囔越来越大声,只听他说的是:“去死吧,都去死吧!”

校花小说h系列全集,高辣肉多在线阅读,《阴阳鬼道术》-[完整版]—

第二章 拜师

没有等林子衿父母去找叶云修,对方就直接找上了门。

这位厉害的先生上上下下把昏睡中,还说着胡话的林子衿打量了一遍,越看越是严肃。

林家夫妻两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颤抖着声音问叶云修他们家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叶云修没有直接回话,反问道:“贵公子是不是冬月十三出生,而他出生那一天,还下了一场雪?”

林爸像看神仙一样看着叶云修,他连连点头:“没错,子衿是冬月十三出生的,当天确实下雪了,我们这儿难得下一次雪,所有我记得很清楚。”

叶云修点了点头:“那日天枢星沉降,木道星东移,故南降白雪,贵公子是应运而生啊,这种应星命格天生阳气不足,百鬼缠身,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脏东西也喜欢找这种命格的人呀。他现在是被脏东西附身了,我这符水一激,那脏东西就开始反弹,所有他才会如此。”

听叶云修这么一讲,两人脸都吓白了,林母望了一眼林子衿,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林爸直接跪了下来,求叶修云救救自家孩子的命。

叶云修把林爸扶了起来,但没有应诺,说了一句要从源头上解决,然后叫上村长,一行人到了十字沟,在路上,村长给他讲了讲十字沟的传说。

到地方后,叶云修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他也不废话,从长袍口袋里取出四张黄符,分别布置在十字的四个头上,而后叫村长杀了几只公鸡,把鸡血尽数倒进了沟水里。

接着叶云修直接走进了沟水中,口中念念有词,中指食指合并,隔空对着四张黄符的位置点了点,那几张黄符竟发出了微弱的黄光,紧接着,被倒入水中还未彻底散开的鸡血也泛起了黄光。

短短数息间,天空乌云密布,天地无光,阴风呼啸,犹如鬼泣。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黑雾围绕在叶云修的周围,让他的身影看上去模糊不清。

随即便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像是有无数鬼东西在惨叫。跟着叶云修到这里的村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个个吓得腿软。

不过这吓人场面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一刻钟,鬼啸声停止,拨云见日,天地清明。

叶云修背着双手站在水中,看上去只是脸色有点白,并无大碍。

而这水沟底下像是出现了洞一般,沟水居然飞快的往下面渗,几次眨眼间,满满的沟水消失殆尽,就此干枯了。

这时叶云修才上了岸,他对几个村子说了这个十字沟的事。

十字沟确实是因为死人形成的,但死掉的并不是解放军,而是百年前的朗东村村民,是被土匪抓来献祭的,这个十字沟就相当于是一个祭台,当然,过了这么多年,献祭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地方阴气浓郁,再加上特殊的风水环境,还会吸收整个村子产生的阴气,十字沟的阴气会愈发的浓郁,但藏而不发,所有前几十年都没出过事,但阴气一旦到了临近点,猛然爆发,整个村子都要跟着遭殃。

这十字沟的阴气已经到了爆发边缘,还好机缘巧合之下,叶云修到了这个地方。

听了叶云修的解释,众人再次跪倒在他面前,一个劲的道谢,村长更是老泪纵横。

叶云修客气了两句,让村长请人用石头把这条沟给填了,随后便往林家赶去。

其实十字沟阴气爆发的原因和林子衿有一定关系,林子衿那应星命格已经成熟,一下水,便导致那些被困了百年的怨鬼躁动了起来,瞬间打破了平衡。

自然,这些话叶云修是不会给其他人说的,他在解决十字沟的事的时候,感知到了林子衿咬破舌头吐的那口血,要不是那口大阳之血,那群小孩早就一命呜呼了,他觉得林子衿有些天赋,心里便有了主意。

回到林家后,叶云修说脏东西的源头已断,没有连绵不断的阴气,林子衿身上的东西很好解决。

说完,他又弄了一道符水,亲自喂了林子衿喝下,几分钟后,林子衿吐出几口黑色的水,便睁开了眼睛,烧也退了,脸色恢复了一些,就是身上没啥力气,有种大病初愈的感觉。

等林子衿能下床了,林爸让林子衿给叶云修磕头,叶云修一把扶住林子衿,反而是对林家夫妇鞠了一躬,严肃的说道:

“子衿命格虽不详,极易早夭,但也是天生就有着极高的修道天赋,今日有缘,我想收他为弟子,教些本事,日后说不定有大造化,能够逆天改命。嘿,不说那么远,就说日后要是再遭遇脏东西,有了本事,自保绰绰有余。”

林家夫妇互相看了一眼,心里有些欣喜,因为他们是亲眼看到过叶云修的本事的,要是子衿能得之真传,可谓是前途无量。

叶云修顿了顿,接着说道:“此地十字沟虽破,但阴气尚余,对普通人没有影响,但子衿的命格特殊,身子骨好不起来,要得真本事,也需要四处磨炼,光教理论是没用的。”

林爸明白叶云修的意思,问道:“叶先生,这需要学多长时间呢?”

“三年。”叶云修说道。

夫妇两犹豫了起来,虽然叶云修才救了一村子的人,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跟着一个才见一面的人出去,而且要三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舍不得。

叶云修再次鞠躬,诚恳的说道:“所有的事情都讲清楚了,就算是学道也不一定能够改变命格,所以我也不勉强。”

“好吧!”林爸一咬牙,“只要子衿自己愿意,我们无所谓的,今日要不是叶先生,子衿早就没命了,先生不仅不要报酬,还愿收子衿为弟子,我们自然愿意。”

叶云修点了点头说道:“三年也不是完全不见面,父母为人之根,修道孝道可不能亏,会时常回来看二位,那子衿,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虽然林子衿并没有看见叶云修刚才大展身手,但他与叶云修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亲切之感,他睁着明亮的双眸看了看叶云修,想起刚才那可怖害人的鬼东西,他低下头,轻声却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叶云修微笑着点了点头,而林子衿这个决定也将彻底改变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