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彩小说】惑君颜:卿本妖娆全文全本免费

【精彩小说】惑君颜:卿本妖娆全文全本免费

“喂,你有病啊!”苏眠月气不打一处来。

 

她的起床气很大,尤其是没睡好被人叫醒的情况下,浑身被冰水淋得湿透,一股寒气直冲体内,让她不由得一个哆嗦。

 

慕霆伸手将她拉下床,狠狠的将她一把掼到地上。他的俊颜上像是覆盖了万年的寒冰一般,嘲讽道:“朕看在你往日温婉贤淑的份上让你安坐皇后之位,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妒妇!”

 

苏眠月坐在地上冷冷笑着:“皇上说臣妾是妒妇,何以见得?”

 

“你还想狡辩!昨日满朝文武皆在场,你倒好,给了卿卿那么大一个下马威!现在所有人都在看卿卿的笑话,卿卿从昨夜到现在高烧不退,皇后倒好,竟然睡得这么安稳!”慕霆的眼中带着滔天的怒气,若是可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废掉她,让顾灵做皇后!

 

苏眠月轻轻笑起来,似不在意道:“臣妾还当你们昨天芙蓉帐暖度春宵,搞了半天皇上你的温香软玉生病了。啧啧啧,一点小事都吓成这样。”

 

苏眠月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这样胆小的性子,将来如何做你的皇后,如何稳固你的后宫?”

 

“你!”慕霆愣住,他来之前设想过种种苏眠月的反应,无非是痛哭流涕,跪地忏悔,但是偏偏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

 

他气极,手高高地抬起又落下,以万钧之力,狠狠地扇了苏眠月一个耳光。

 

苏眠月一个趔趄又跌回在地,整个人被扇的眼冒金星头昏脑涨,还未束好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她擦了擦嘴角的血,将凌乱的发丝拨弄好,嘴角笑意不变:“想不到堂堂皇帝,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

 

“卿卿因为你到现在还高烧不醒,你非但没有忏悔同情之意,居然还出言不逊落井下石!”慕霆的怒火滔天地指着她,“从前以为你温婉贤淑,想不到卿卿一来你就暴露了本性,你真是沉得住气,竟然装了这么久,我还真是小瞧了!”

 

苏眠月挑挑眉,毫不示弱地回道:“但我却高估你了,女人之间的事情竟然需要你一个男人来出手。”

 

“你闭嘴!”慕霆的表情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一想到浑身发烫躺在床上痛苦不堪的卿卿,他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女人撕碎,他大步上前,伸手狠狠掐住苏眠月纤细的脖颈。

 

“贱人!”慕霆的双目几欲喷火,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加重,苏眠月惨白的小脸逐渐变成了酱红色,一双美目瞬间布满血丝。

 

她挣扎着,心中掠过一丝恐惧,这皇帝别不是真想把她掐死吧!

 

慕霆的手并没有松开,他看着苏眠月惊慌的表情,心中涌起一阵快感,若是能!他一定将她狠狠掐死!但是——

 

“皇上!手下留情啊!”他的贴身宦官凑到耳边低声劝道,“皇后不能死。”

 

慕霆深深吸一口气,似乎想将胸口的愤怒压制下去,眼看着苏眠月白眼直翻,他松开了手。

 

苏眠月摆脱了禁锢,大量的空气瞬时涌进胸腔里,她趴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脖颈上的那一圈鲜红的掐痕,让她连话都不敢说。

 

“皇后听旨——”慕霆看着趴在地上急促喘息的苏眠月,满眼残酷。

 

殿里一众宫人齐齐跪下。

 

“罚皇后每日去未央宫跪上三个时辰,一直跪到灵贵妃病愈为止。”慕霆说完,拂袖而去。

 

“小姐!”碧芜带着哭腔扑上来,将一件厚重的披风披在她身上。

 

苏眠月回头,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放心,我很好。”她的声音如同破絮一般,粗嘎难听——慕霆刚刚掐坏了她的嗓子。

 

碧芜看着苏眠月脸上的笑,认定她是苦笑。她想到苏眠月情路坎坷不说,还备受折磨,不由悲从中来,哭声愈发大起来。

 

苏眠月头疼地说:“亲,能不能哭小点声。”

 

碧芜果真将声音放小了不少,但是依旧泪流不停。

 

苏眠月更衣完毕后,一直守在一旁的老太监上前来:“娘娘,走吧,皇上的旨意在此,老奴违反不得。”他看着凤栖宫里的一众人,语带傲慢。

 

碧芜气不打一处来,赶紧抹了眼泪,狠狠淬了那个老太监一口:“狗仗人势的东西!”

 

老太监见过大风大浪,他看着碧芜娇俏的脸蛋,眼中阴狠的光芒一闪而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奴才可是奉皇上的命令办事,至于仰仗的是谁,碧芜姑娘应该很清楚。”言下之意,他仰仗的是皇上。

 

碧芜还想说什么,却被苏眠月一把拦住,她大大方方地点头:“烦请公公带路。”

 

未央宫在乾明殿的东面,与冷冷的凤栖宫相比,未央宫繁花似锦,连一片砖瓦都是精雕细刻。

 

“娘娘,就是这里了。”宫人带着她来到大殿门前的空地上跪下,没有软垫,没有阳伞,苏眠月的膝盖硬生生落在青石板铺就成的地面上,凉意沁骨。

 

她仰着头,打量着未央宫。

 

檐牙高啄,廊腰缦回,精雕细画,无一不美。甚至连这里的一朵花,一棵树,都彰显着慕霆对顾灵的宠爱。

 

苏眠月不禁冷笑,何为烈火油烹,也不过如此。

 

可帝王之爱能有多长久,所谓月盈则亏,捧得多高,就摔得多狠。

 

还好这个身体的本主已经死去,不然这吃人的深宫中,光有一片深情如何能够?

 

苏眠月正想着,一盆冷水兜头而下,寒冷彻骨。

 

“得罪了,皇后娘娘,这是皇上的吩咐,每一炷香就往娘娘身上泼一通冰水,娘娘可千万别怨怪奴才,奴才也是奉命办事。”未央宫的掌事太监嘴上恭敬的很,但是眼中的光芒泄露了他此时幸灾乐祸的心情。

 

苏眠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慢声说道:“这位公公的好心,本宫记下了。”

 

她的声音很轻,但却像是一根针,扎在了掌事太监的心上。

 

掌事太监表情一变,旋即一想,这皇后早就失宠了,自己的主子可是皇上的心头肉,皇后不能把他如何。这般想着,泼向苏眠月身上的冰水愈发凶猛。

 

苏眠月浑身从膝盖痛到全身,再由膝盖麻到全身。

 

三个时辰过去后,苏眠月浑身的血液都恨不得僵住,她双手撑地,慢慢支起了身子,碧芜见状,赶紧上前扶起她,带着两个小宫女将她扶回了凤栖宫。

 

“小姐,您还疼不疼?”碧芜眼泪直掉,从回来就开始揉苏眠月的腿,揉了一个时辰,也哭了一个时辰。

 

“好碧芜,我这不疼也要被你揉疼了。”苏眠月笑道。

 

碧芜摇摇头:“小姐不懂,越是揉的狠,越是散瘀快,这不好好揉一下,等年纪大了会有腿疾,以后刮风下雨都会落下毛病。”

 

“碧芜,你对我真好。”苏眠月看着碧芜说道。

 

碧芜语带哽咽:“奴婢对小姐您好是应该的。小姐心善,当初收留了奴婢,如若不然,奴婢早就死一百回了。”

 

苏眠月看着碧芜的侧脸,心中流过一丝暖意。

 

连续三天,苏眠月准时在未央宫跪上三个时辰。期间未央宫的掌事太监变本加厉地往她身上泼冰水,但是苏眠月竟然一点也没有病倒,相比较未央宫那位,她简直可以说是铁打的小身板了。

 

这三天苏眠月见到无数太医进进出出,若不是苏眠月知道里面那位不过是头疼脑热,看着阵仗,还以为是里面的人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呢。

 

这一日,苏眠月刚刚跪下还不足一个时辰,一直没出过房门的顾灵终于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她穿得很素,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那纤细的身段恨不得让人觉得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得挂在树上。

 

“原来是皇后娘娘。”顾灵的声音很温柔,像是一根羽毛一样,听得人心里酥酥痒痒的。

 

苏眠月面无表情,但是眼睛却在顾灵身上打转。

 

嗯,不错,虽然感觉淡了一点,但也还是个美人。皮肤看着挺白挺滑,估计摸起来手感不错,就是胸貌似小了一点,看起来像是B罩杯。

 

苏眠月看着顾灵纯纯的模样暗自yy,难怪说千古男人口味一致,是个男人都喜欢这种清纯系美女。

 

顾灵没有想到苏眠月的眼光如此大胆的打在自己身上,眉头微微紧促,觉得自己像是被看光了一般不自在。

 

她清了清嗓子,柔柔开口:“姐姐快请起吧,这地上凉,跪久了腿疼。”说着对身边的宫女示意,“秀雪,快快扶皇后娘娘起来。”

 

秀雪极不情愿地上前准备将苏眠月扶起,没想到苏眠月摆摆手,表情极为严肃:“别别别,千万别!皇上叫本宫跪在这,本宫可不敢不跪,皇上没发话,就算山崩地裂本宫也要跪满这三个时辰。”

 

顾灵慢慢走到苏眠月身边,语带羞愧:“姐姐这是在怨臣妾么?臣妾知道姐姐是因为臣妾才受皇上责罚的,既然姐姐不愿意起来,那么妹妹就陪姐姐一起跪!”

 

顾灵作势要往地上跪,苏眠月见状,赶紧起身扶住顾灵,讪笑着说:“妹妹说的什么话,皇上罚本宫是因为本宫不敬,与妹妹无关。”

 

说罢堪堪架住顾灵的身子——开玩笑,你这块心头肉要是跪下来了,待会被人打小报告,我苏眠月就算把地跪穿都弥补不了了!

 

顾灵泫然欲泣,哽咽道:“姐姐莫不是在怨恨妹妹,妹妹真的没有那个心思,妹妹只觉得心中有愧。”

 

顾灵话还没说完,慕霆就到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霆一进宫院就看见顾灵衣衫单薄地跪在地上,冰冷刻板的面孔立时闪过一丝紧张,他快步走到顾灵面前,将她扶起,温声说道:“卿卿,你怎么出来了,太医说了你要好生将养着,外面寒气重,你还没好全,走,跟朕进屋。”

 

顾灵摇摇头,温柔地看着慕霆,楚楚可怜:“皇上,您饶了姐姐吧。”

 

慕霆这才注意到苏眠月,他冷哼一声,漠然道:“别管她,这是她应该受的。”

 

顾灵一脸委屈,一双美目泫然欲泣:“皇上千万别这么说姐姐,您这么说姐姐就是在折煞臣妾。姐姐是一宫之主,您叫姐姐跪在这里,姐姐以后怎么服众六宫?而且臣妾也不愿意落人口实。”

 

慕霆将顾灵搂在怀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啊,总是这么善良。”

 

随后他看向苏眠月,不带任何情感地道:“好了,起来吧,看在卿卿的面子上,今天就算了,滚回你的凤栖宫去。”

 

苏眠月扬扬眉,正准备起来,却见顾灵突然上前扶住她。

 

苏眠月只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一道大力紧紧控制住,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顾灵,根本没有想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道。

 

联想到她这几日生病,只觉得后背突然冒出一股凉意——这个顾灵,不简单。

 

“姐姐,我扶你起来吧。”顾灵温柔地看着她,眉眼之间满是恳切之意。

 

苏眠月想挣脱顾灵的手,却挣脱不了,她胳膊疼的牙痒痒,却一点都动弹不得。

 

“姐姐,你快起来吧,别与妹妹置气,行么?”顾灵说着眼睛泛起了泪光,那模样真真是我见犹怜。

 

苏眠月此时恨不得骂娘,起来你妹啊!你特么将老娘卡的这么紧,老娘根本动弹不得啊!

 

“苏眠月,你到底想怎么样!”慕霆一脸阴云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朕罚你发错了!”

 

苏眠月简直有口难辩,只能干笑着:“没有没有,您是天您是地您是神的旨意,只有臣妾做错,哪里会有皇上您罚错。”

 

“你还狡辩!”慕霆怒喝道。

 

苏眠月刚想说话,却见顾灵一下子狠狠倒在地上。

 

“姐姐……姐姐您为何要推我?”顾灵素白的脸上流出两行清泪,她抬起手,娇嫩的皮肤上,是一道触目惊心的擦痕。

 

慕霆眼瞳微缩,大步上前俯身将顾灵抱在了怀里,对苏眠月怒斥道,“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毒妇!卿卿为你求情,你不但不领情,还恩将仇报!来人!”慕霆大喝道,“将皇后杖责二十,禁足凤栖宫,六宫之事全权交由灵贵妃代理。”

 

“皇上!”站在远处的碧芜急忙上前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哀求:“皇上,求您网开一面,皇后娘娘千金之躯,哪里挨得了这么多板子,这会要了她的命的!”

 

慕霆冷眼看着苏眠月,声音愈发冷厉:“再加十仗。”

 

“皇上!”碧芜痛哭道。

 

苏眠月拉住碧芜,摇摇头:“好了碧芜,别说了,这是皇命,早打完早点了。”

 

她不哭不闹,出奇的平静,慕霆看着这样的她,眉头微蹙。

 

印象里那个见了他会低头害羞的女子,无论如何都无法和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女人联系起来。

 

他对上苏眠月那双瞳仁分明却清冷如水的眼睛,心中莫名一动。

 

“皇上?”顾灵拉了拉慕霆的衣角。

 

慕霆回过神来,抱着顾灵头也不回地走进殿里。苏眠月看着慕霆挺直的背影,一股怨怒油然而生,然而眼下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只能生生忍了。

 

太监拿了条凳过来,对她苏眠月微鞠躬道:“娘娘,请吧。”

 

苏眠月大大方方趴在条凳上,执行杖责的两个太监举着板子狠狠打在苏眠月身上,苏眠月牙关紧咬,吭都不吭一声,碧芜趴在她的身边,哭的梨花带雨。

 

“碧芜,别哭了,我还没死呢。”苏眠月忍着剧痛说道。

 

身后的太监面无表情,一板子又一板子地落在了苏眠月的身上,碧芜心疼不已,扑过去,挡在了她的身上。

 

“碧芜,你走开。”苏眠月皱眉推她。

 

“小姐,你别说了!是碧芜没有照顾好您!这板子就该打在碧芜身上。”

 

两个执行杖责的太监下手极狠,一点也没有因为她是皇后而手下留情,苏眠月只觉得自己屁股要被打成了八十瓣了,但是她再疼也忍住声,没有叫出来。

 

三十大板打完了,一半落在碧芜身上,一半落在苏眠月身上,主仆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凤栖宫。

 

苏眠月因为身体底子较差的缘故,竟然躺在床上整整躺了十天,倒是碧芜皮糙肉厚,三两天就下了床。

 

苏眠月禁足在凤栖宫的这段时间里,宫里的流言蜚语简直满天飞。

 

一连十五天,慕霆一直歇在灵贵妃的未央宫里,灵贵妃一时之间荣宠至极,无人能挡。

 

未央宫内,清雅的百合香芬芳了一室,但是也盖不住屋内让人脸红心跳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