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完整版《纵是缘浅,怎奈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纵是缘浅,怎奈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第12章强而有力的吻

 

顾槿妍今晚喝了些酒,洗了澡躺床上,脑子里尽是些不纯洁的念头。

 

她借着酒劲,敲响了隔壁房间的门。

 

“进来。”

 

“咦,你门没锁?”

 

“知道你要来,锁了还不是要开。”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你未卜先知?”

 

贺南齐打开茶几上的电脑,没好气回:“我会算,我算到了你要来跟我谈话。说吧,要谈什么,人生?还是理想?”

 

顾槿妍嘿嘿笑:“谈什么人生理想啊,要谈我们就谈一些高质量的话题……”

 

“恩,洗耳恭听。”

 

她没有马上说,而是讪讪的指着他的电脑:“又要工作?”

 

贺南齐撇她一眼,刚要开口,她摆摆手:“行,行,我没有看不惯你的生活方式,所以别叫我扣瞎自己的双眼。”

 

“你到底要谈什么?”

 

顾槿妍抿了抿唇,又望望天花板,胳膊搭在茶几上,两只手拖住下巴:“我想谈的是,女人跟男人亲吻是什么感觉呢?”

 

“……”

 

这个女人,简直不按常理出牌!

 

“没试过?”

 

“没有。”

 

“不是都有未婚夫了?”

 

“还没上车,就已经在来的路上阵亡了……”

 

贺南齐抬手在她脑门上狠狠敲了一记:“这就是你所谓高质量的谈话?”

 

“于我而言,确实是,但我知道于你而言,不是。因为你是老司机……”

 

“老司机?”贺南齐哼一声:“小小年纪,你知道什么是老司机?”

 

“懂的还不少?”

 

“理论是懂的多,但缺乏实践的经验。”

 

“……”

 

贺南齐觉得他活了二十九年的人生,恐怕要毁在一个丫头片子的手上。

 

“回屋睡觉去。”

 

他下了逐客令。

 

“不,我的话题还没上升到精华部分……”

 

贺南齐点了支烟,“行,你继续说。”

 

“今天的那场电影,我想来想去,真的拍的太好了,你说,在沙漠上痴缠是什感觉呢?”

 

贺南齐猛吸了口烟,没说话。

 

“这种感觉一定棒极了,头顶着天,身贴着地,两个人像亚当和夏娃一样以最原始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顾槿妍话未说完,突然一把被贺南齐捞了过去。

 

他的眼睛在那一瞬间布满了隐忍,“你这是在撩拨我知道吗?”

 

她扑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表情:“你有反应了?”

 

“我不是热衷玩一夜情的男人,所以,不要玩火自焚!”

 

她的描述,让他想起了初遇的那天,而那天,他隐藏的冲动被唤醒。

 

他见过她最真实的一面,所以,他清楚她有多迷人!

 

他一再的克制自己,可她,却一再的挑衅。

 

“你知道我今晚喝酒了吧?”

 

“我不仅知道你喝酒了,我还知道你醉的不轻!”

 

“听说醉酒干的事儿不犯法……”

 

贺南齐还没反应,她已经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吻上他的唇……

完整版《纵是缘浅,怎奈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第13章无药可救了

 

一早,顾槿妍神清气爽的来到酒店餐厅。

 

“嗨,早安。”

 

她跟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贺南齐打招呼。

 

贺南齐扫她一眼,未理睬。

 

“你吃过早饭了吗?”

 

“恩。”

 

“那我先去拿吃的了。”

 

她拿回一块三明治,一杯咖啡。

 

“我昨晚去找你聊天了没?”

 

“你说呢?”

 

“昨晚喝了些酒,脑子有点晕,没什么印象了。”

 

顾槿妍吃着三明治,耸耸肩。

 

“聊了,还是一些高质量的话题。”

 

“是嘛?什么高质量的话题?”

 

“男人和女人接吻是什么感觉。”

 

“不可能吧,我怎么可能会跟你聊这些。”

 

顾槿妍充愣装傻。

 

“你何止是聊这些?”

 

“那我还亲自实践了?”

 

“怎么,还想再实践一次?”

 

“好啊好啊。”

 

“……”

 

贺南齐将手里的报纸收起来,卷成一团往她头上一敲:“真是无药可救了。”

 

从酒店离开,两人上了贺南齐的吉普车。

 

其实昨晚发生的事,顾槿妍并没有真的不记得。

 

本来开开玩笑什么的也没啥,但是真的亲了,反而就有些尴尬了。

 

事后她也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矜持的形象在贺南齐心里算是彻底毁了。

 

不过她还是试图为自己辩解,不是她的错,都是电影惹的祸。

 

而那场电影又是谁带她去看的呢?

 

没错,就是贺南齐!

 

她偷偷瞥一眼开车的男人,他昨晚的隐忍她都看在眼里,看来这个闷骚的男人,也并非表面上的一本正经。

 

嘀——嘀——

 

什么东西在震动。

 

顾槿妍低头一看,是贺南齐撂在车上中控台储物盒里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跳跃着一个名字——乔希。

 

他今天没有带无线耳边,她随口问:“要我帮你接吗?”

 

他直接将手机摁挂了。

 

“哦,原来是未婚妻啊。”

 

这种情况就算贺南齐不说,顾槿妍还能看不出来?

 

她记住了乔希这个名字。

 

两人一路也没怎么说话,到了下午时分,车子抵达了一大片海域。

 

“这是哪里?”

 

顾槿妍下了车,站在海岸线中央,诧异的询问。

 

“苏伊士运河。”

 

“我们来这里干嘛?游泳啊?”

 

“你想游可以下去,我不拦你。”

 

她冲他扮个鬼脸,跑到一边玩自拍,回头看到贺南齐站在岸边沉思,又跑回去问:“想什么呢?”

 

“看到那边的海了没有?”

 

贺南齐指着右手方的位置。

 

“恩,看到了,怎么了?”

 

“那里叫红海,我准备开发一个项目,地中海高铁,如果这项目能实现的话,我们中国便能更容易将货物运送到比雷埃夫斯港,然后再运往欧盟,绕过苏伊士运河。”

 

顾槿妍虽出身富家千金,对经商却也不是很懂,但她清楚贺南齐的想法,是一个极大的抱负。

 

“这边是埃及和叙利亚的交界处,很不太平,你最好不要一个人乱跑。”

 

顾槿妍不以为意。

 

结果当晚,就验证了贺南齐说的话。

 

深夜,顾槿妍睡得正香,被一阵恐怖的枪击声惊醒。

 

她惊慌失措的从房间里跑出来,迎上贺南齐,问:“发生什么了?”

 

“你先去换好衣服,跟我走。”

 

顾槿妍换好衣服出来,贺南齐拉着她躲过枪林弹雨,上到了外面吉普车。

 

“到底出什么事了?”

 

“两个帮派之间的厮杀。”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先带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下。”

 

“那你呢?”

 

“我有事。”

 

“你要丢下我?”

 

“不是丢下你,是不带着你以身犯险!”

 

“以身犯险?你要去犯什么险?他们黑帮火拼管你什么事?”

 

贺南齐点了支烟抽上,默了几秒,道:“他们中的一个人,是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