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火爆新书】惑君颜:卿本妖娆(苏眠月慕霆大结局)

【火爆新书】惑君颜:卿本妖娆(苏眠月慕霆大结局)

……许久之后。

 

“皇上。”顾灵柔柔的说道。

 

慕霆看着顾灵,语带疼惜:“卿卿,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顾灵红着脸摇摇头,眉眼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她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皇上日日来臣妾的未央宫,怕是于理不合,后宫姐妹众多,还有皇后娘娘坐镇后宫,臣妾一人独享恩宠,实在是很惶恐。”

 

慕霆轻抚着顾灵,安慰她道:“后宫妃嫔争风吃醋,实在心烦,若是个个都像卿卿你识得大体,朕不知多欣慰。况且卿卿如此之好,联恨不得只独宠你一人,哪还顾得上雨露均沾。”

 

“可是皇后娘娘那里——”顾灵迟疑着,“臣妾怕皇后娘娘怨怼臣妾,臣妾毕竟家世单薄,若是皇后娘娘生气的话,臣妾只怕自身难保……”顾灵说着嘤嘤地哭了起来。

 

慕霆听到顾灵这话,脸色微变。

 

朝堂之上最怕一家独大,偏偏苏家世代为相,到了苏丞相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其权势盘根错节,不可谓不大。

 

当初他不愿意娶苏眠月,可是先皇却因为忌惮苏家,逼着他娶了苏眠月为妻,这是慕霆的一个耻辱。

 

所以他恨苏眠月,因为她的存在时刻都彰显着皇室的懦弱与妥协。

 

苏丞相在前朝一手遮天,苏眠月在后宫一家独大,慕霆眼睛微眯,冷冷的看着虚空,一字一字地说:“卿卿放心,没有人敢动你。”

 

未央宫盛宠之极,其他各宫便显得冷冷清清,后妃宫嫔心中极为不满,但皇后苏眠月尚在禁足中,她们有苦难诉。

 

因着未央宫的那位,凤栖宫一下子成了冷宫,所有的宫人都避之不及,皇宫里的众人纷纷传闻,皇后日日以泪洗面,天天跪在殿里祈求皇上能够回心转意。

 

想着皇后以前的温婉贤淑,宫中之人觉得皇后也是一个可怜人,不由地同情了许多。

 

……

 

“来来来,三带一,三个A带个9,谁要!谁要!”桐花树下,几个宫女坐在一起,还有其他的洒扫宫女也扔掉了扫把,围在一旁。

 

苏眠月头上贴着好几个纸条,她撩开纸条看着手持“扑克”的其他几人,那几人脸上也多多少少贴着一堆纸条。

 

苏眠月眼睛滴溜溜地转,奸笑着说:“呐,要不起的话,我就走了!”

 

“诶诶!谁说要不起!”碧芜赶紧叫起来,刷刷抽出几张牌扔在石桌上:“炸!”

 

围观的众人一看牌,全部哟喝着起哄。

 

苏眠月眼珠子都要出来了:“我去,碧芜,你真阴!四个二带俩王!王炸啊!”

 

碧芜双手一摊:“来来来,算算你们脸上有多少纸条,一个纸条一两银子啊!来来来,给钱啊!刚刚王炸翻两倍啊!”

 

碧芜脸上只有三个纸条,正好每人一两银子,最倒霉的就是苏眠月了,她脸上贴了不下二十个纸条。

 

她唉声叹气地将钱拿出来,叹息道:“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教你斗地主的!现在一个个赢本宫赢得一点都不手软!”

 

碧芜和另外两个小宫女乐呵呵地收着钱,碧芜很认真地说:“小姐,您这就不懂了吧,赌场上无主仆,对对手的放水就是对他的不尊重!奴婢和春花秋月这么敬重您,当然要使出我们的最佳状态!”

 

春花秋月两个小宫女连声附和:“就是就是!反正娘娘您好歹也是皇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在乎这点钱的。”

 

苏眠月要崩溃!

 

她禁闭的这段时间闲来无事,画了一幅扑克,教宫人们打斗地主,结果这古人的智商和悟性简直是逆天啊,苏眠月才教了她们两次,他们竟然一个两个将苏眠月杀的片甲不留。

 

苏眠月哀嚎,早知道当初就不教这群宫人打斗地主了,搞得现在有事没事都是“皇后娘娘,要不要打两盘?”

 

苏眠月又是个手痒的,每次被引诱上钩了,就停不下来,结果每次都输得精光。

 

这群凤栖宫的小骗子,说好的主仆情深呢,果然话本子里都是骗人的!

 

与凤栖宫遥相呼应的未央宫里,气氛倒是显得极为静谧。

 

一只纤纤玉手拿着两张画着红心的纸牌,轻轻放下。

 

“娘娘,您出错了,奴婢出的对七,您应该出比七大的对子才可以。”一个宫女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提示到。

 

顾灵若有所思地将红心对六拿起来,然后看了一眼手中的牌,面色有些薄怒地说:“你们走牌吧,本宫出不起。”

 

之前那个说话的小宫女,颤颤巍巍地将手中最后一张牌打了出去:“对不起娘娘,奴婢赢了。”

 

顾灵一听,将手中的纸牌狠狠砸在那个宫女身上,小宫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奴婢知罪。”

 

顾灵阴着脸,愠怒的表情与她那张清纯妩媚的面容实在是不相符。

 

其他两个陪她打牌的宫女也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良久之后,顾灵脸上的阴霾才散去,她叹了一声,剔了剔指甲:“把纸牌收拾好。”

 

几名小宫女一听,赶紧将纸牌收拾好,然后小心翼翼地装在一个青花瓷的盒子里。

 

太监赶来通报皇上来了,顾灵置若罔闻地盯着窗外。

 

慕霆进来便看见顾灵一脸不悦,走到她面前,将她抱进怀里柔声安慰着:“卿卿怎么了?怎的一脸不悦,是哪个宫女惹你生气了?”

 

顾灵看见慕霆来了,作势要行礼,却被慕霆一把拦住:“朕都说过多少次了,你身子弱,见到朕不用行礼。”

 

“多谢皇上厚爱。”顾灵依旧拉着一张脸,与往常的欢愉模样大相径庭。

 

慕霆察觉到了她有心事:“卿卿,谁惹你不高兴了?”

 

顾灵对宫女使了一个眼色,宫女很自觉地拿出了青花瓷盒子。

 

慕霆有些不解地看着顾灵,顾灵噘着嘴,对慕霆撒娇道:“皇上打开看看便知。”

 

慕霆打开盒子,盒子里赫然是一副扑克牌!

 

慕霆看着盒子里的东西,饶有兴趣地问:“这是何物?”

 

“纸牌。”顾灵指了指,“现在宫中人人都爱斗地主,就连上了年纪的嬷嬷没事都会玩两把。”

 

“朕之前就听说了最近宫里风行一物,原来爱妃也喜爱此物。”慕霆眼中充满宠溺地笑道。

 

顾灵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是谁发明的这个游戏,臣妾总是摸不出它的精髓,玩一次输一次。”

 

“哦?很难吗?”他看着顾灵,顾灵噘嘴点点头。

 

慕霆捻起一张纸牌,细细看了看,问道:“这个消遣是从哪里传来的?”

 

“回禀皇上,是从凤栖宫。”一个嘴快的小宫女上前回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犯了忌讳,赶紧捂住嘴。

 

顾灵和慕霆的脸上皆一变色。

 

此时的凤栖宫,众人哪里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小的消遣竟然会被皇上知晓,还是那颗桐花树下,苏眠月和碧芜还有春花秋月继续战斗着。

 

“三三五,烂牌,不叫。”春花将牌往桌面上一甩。

 

“你不叫我叫!一两银子!”碧芜喊道。

 

“抢地主!你才一两!三两!”苏眠月毫不犹豫地把牌抢过来,得意洋洋地插在自己的牌里。

 

“四四五五六六!姐妹对!”苏眠月将牌往桌面上一甩,极为得意地说,“要不要!你们要不要!”

 

“要不起。”春花郁闷的撇撇嘴。

 

碧芜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起!”

 

苏眠月得意地笑起来,将手中的牌一放:“三四五六七五六七八九十JQK,一条龙!”

 

春花脸色超级难看,碧芜脸更臭。

 

“一张二!”苏眠月的牌刚落下,春花赶紧抢着出了一张牌:“小王!”

 

“要不起!”碧芜脸更黑了。

 

苏眠月将手中最后一张牌往桌上一丢,高声喊道:“大王!地主赢!来来来!每人三两,快点快点!”

 

春花和碧芜极不情愿地掏出三两银子给了苏眠月。

 

“地主洗牌!”碧芜翘着二郎腿,想找回点场子。

 

“洗就洗!本宫今天不把你们杀的片甲不留本宫就不姓苏!”苏眠月得意道。

 

“真不知道苏丞相听到这句话会做何感想!”一个冷冽的声音在众人的身后响起。

 

“参见皇上!”碧芜和春花吓得赶紧跪倒在地,“皇上万福。”

 

苏眠月吓得手中牌一抖,尽数落在地上,她转身,一眼便看见慕霆那身描金蟠龙的玄色长袍,矮身福了一福,极不情愿地说了句:“皇上万福。”

 

慕霆没有让他们起身,他径直走到苏眠月对面坐下,然后拿起桌上的纸牌,冷嘲热讽地说道:“朕让你天天闭门思过,你就是这般思过的?”

 

苏眠月尴尬地笑了笑:“这个,思过的方式有很多,我这是其中之一。”

 

慕霆挑挑眉:“哦?说来听听。”

 

苏眠月将地上的纸牌捡起来,热诚推销:“这个……皇上,您不来两局,如何能体会得到臣妾的诚心思过。”

 

春花碧芜脸都吓白了,拜托了皇后娘娘,皇上好不容易来一次,您就好好讨好一下他吧!

 

慕霆不置可否。

 

苏眠月见状,赶紧招呼了碧芜:“三缺一,碧芜,上!”

 

“啊?奴婢来啊!”碧芜吓得腿都软了,妈呀,这如何是好?待会要是她赢了皇上怎么办?会不会被治罪以下犯上?

 

慕霆瞟了眼碧芜:“无妨。”

 

碧芜哆哆嗦嗦地坐在了慕霆的对面。

 

苏眠月哗啦啦洗着牌,似乎慕霆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她的情绪。

 

牌分到最后,第拾三张牌归慕霆。

 

“皇上,要地主么?”苏眠月看看手中的牌,又看看慕霆,“臣妾数三声,您再决定要不要。123,好了,您不要了,臣妾要!三两银子!”

 

慕霆看着苏眠月一溜动作行云流水,不免有些诧异。

 

他印象中的苏眠月说话谨小慎微,笑不露齿,是个见到他都会脸红低头的女人。但是眼前,她双眼清亮,炯炯有神,一颦一笑都满是活力。

 

慕霆觉得,苏眠月的身上似乎比别人多了一点什么东西,但是那个东西他说不出来。

 

慕霆只听了苏眠月一遍讲解,因为不熟悉,第一局输掉了,他看着正在洗牌的苏眠月:“有何心得?”

 

苏眠月眨眨眼:“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所长,以己之长攻其之短,方可取胜。”

 

慕霆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她一眼。

 

胜利的喜悦没有过去过久,结果第二局苏眠月和碧芜惨败而归。

 

“这一局你又有何心得?”

 

总结啊!这苏眠月信手拈来!

 

“知己知彼方可取胜,皇上您通过上一轮的教训,摸清楚了我们出牌的习惯,所以这一局您完胜。”

 

第三局又是慕霆胜。

 

慕霆看着她,还没说话,苏眠月就抢答:“人切勿大意,任何情况下即使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也不能得意忘形,因为模糊了双眼就看不清对手的牌,哦,不,是举动!”

 

慕霆连赢十局,每一局都将苏眠月和碧芜二人杀的片甲不留。

 

碧芜洗好牌后,将牌分好,苏眠月一看手上的牌,暗暗说了句“好牌”,正当她准备大干一场,只听见宫门外一声高喊:“灵贵妃到——”

 

慕霆一听,丢下手中的牌快步走到门口。

 

苏眠月“啧啧啧”直摇头,看着已经跪在地上的碧芜,小声的说道:“慕霆此人牌品太差,以后切勿和此人打牌。”

 

碧芜连连称是:“就是,一点也不尊重对手!下次坚决不和他打牌。”

 

慕霆扶着顾灵走到院中,顾灵看见苏眠月,福了福身子:“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免了!”苏眠月大手一挥。

 

顾灵柔弱地说:“臣妾听闻皇上和姐姐在斗地主,臣妾也很想和姐姐一起玩,不知可否。”

 

“来来来!人多好啊!人多可以打跑得快啊!”苏眠月没心没肺地说道。

 

顾灵和慕霆面面相觑,顾灵不由出声问道:“何为‘跑得快’?”

 

“额……”苏眠月愣了一下说,“也是一种牌类游戏,不过稍微比斗地主复杂一点点,妹妹想学,本宫可以教你。”

 

于是三人围着小圆桌而坐,碧芜洗好牌发好牌后,苏眠月果不其然地当了地主,慕霆和顾灵一家,专门来斗她。

 

苏眠月心中的小宇宙猛然爆发,一口气连赢好几局,虽然憋着笑,但是脸上的小酒窝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欢悦。

 

其实苏眠月很清楚,不是她技术有多高超,而是那个顾灵简直蠢的一塌糊涂!好几次出了乌龙牌,引得碧芜和春花秋月一众宫人憋笑憋出内伤。

 

顾灵原本云淡风轻的脸上委实有些挂不住了,又一局失利后,顾灵竟然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

 

慕霆一见顾灵伤心,脸色一变,冲着苏眠月怒喝道:“你身为六宫之主,没得教坏一众下人!这种争强好胜的东西可使人人变得心思猜忌,不务正业!”

 

苏眠月惊讶地看着两人:“皇上,不至于吧,不过就是输了个牌么……”

 

“你闭嘴!从今天起,宫中禁止玩斗地主,皇后心思浮躁,再闭门思过三个月!非传召,不得踏出凤栖宫一步。”

 

那日过后,苏眠月又被关在凤栖宫里不能外出。

 

苏眠月被禁足的第二个月,灵贵妃有喜,普天同庆,慕霆对她的宠爱达到了极致,不仅将所有的奇珍异宝流水一般送进了未央宫里,还大赦了天下,连带着对凤栖宫的禁足都解除了。

 

“小姐,马上就是乞巧节了,这宫里要不要准备一下?”碧芜问道。

 

苏眠月懂碧芜的意思,一般情况下,皇帝每月的初一十五都必须在皇后的宫中过夜,但是因为慕霆对顾灵的宠爱,这个不成文的规矩也就废除了。现在除非是重大的节日,慕霆会来凤栖宫坐一坐,一般情况下都避之不及。

 

“唉,这宫里年年过节都一样,还不如以前奴婢在宫外的时候呢。”春花感叹地说。

 

“就是就是!”秋月连连附和,一脸向往:“以前奴婢在老家的时候,每逢乞巧节,街上行人如织,什么好玩的东西都有!河边有人放河灯,桥山有人放孔明灯,若是运气好,遇见了适合的好人才,还能成就一段佳话呢。”

 

听秋月这么说,苏眠月心中也痒痒的。

 

乞巧节不就是现在的中式情人节么,古时候的话本子里多少缠绵悱恻的故事,都是在这样一个朦胧暧昧的节日里产生的,据说当天出街逛一逛,能看到不少就俊男美女!这么一个放荡的日子,不出去浪一圈,真的不应该啊!

 

“碧芜,你过来!”苏眠月冲碧芜招招手,笑的像个狐狸。

 

碧芜将耳朵凑到苏眠月身边,苏眠月一把搂住她,温声细语地诱惑到:“芜啊,你说说宫外哪家的糕饼最好吃?哪家的香粉最细滑?哪个楼子里的姑娘最可人?”

 

碧芜想了想,拍拍小胸脯:“要说这个,小姐可算是问对人了,最好吃的糕饼在素香斋,最好的香粉在霞云阁,最好的姑娘嘛,当然是在怡红院!”

 

“小样,懂得还挺多!”苏眠月点了点她的眉心,甚为满意。

 

“嘿嘿,小姐过奖过奖!”碧芜面露得色。

 

“那你想不想吃最好吃的糕饼,买最好的香粉,玩最红的姑娘?”

 

碧芜不假思索地点点头:“想!做梦都想!”

 

苏眠月满意地拍拍碧芜的肩膀:“行了!乞巧那天我们出宫,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啊?”碧芜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小姐,您、您要出宫啊!”

 

苏眠月回了个理所当然的眼神。

 

碧芜大惊失色,连连摆手:“哎呀,这可万万使不得!小姐您可是皇后娘娘,没有圣旨,不能随意出宫,您这样出宫了,若是被皇上知晓,免不了又是一顿责罚!”

 

苏眠月敲了碧芜一个爆栗:“我说你死脑筋不是!我们又不是光明正大地出去,我们换一身衣服,偷偷摸摸的出宫不就行了!”

 

碧芜苦着一张脸:“非要出去么?”

 

苏眠月坚定地点头:“必须要出去!”她说着,又拍了拍碧芜的肩膀,“芜啊,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姐妹,你愿意看到我在这宫里郁郁寡欢么?我就这一次!仅此一次!”

 

碧芜的内心天人交战了许久后,牙一咬眼一闭:“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