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乱伦 > 小偷偷偷近入了我的身体|从后面往里面顶_胡川

小偷偷偷近入了我的身体|从后面往里面顶_胡川

一双长白嫩的双腿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女人!就是如此,喝醉之后,任你为所欲为。

小偷偷偷近入了我的身体|从后面往里面顶_胡川

我闻着她的味道,香水夹杂着一丝女人特有的体香,还有一股酒精的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真是让人陶醉!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这个女人今晚只会在我的身下。


将她的长裙脱下,熟练的解开那紫色的内衣,饱满瞬间出现在我的眼前。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身材跟长相都是一流,一头长发,柳叶眉,一张樱桃小嘴,在她还算清醒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撩人。


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骂我屌丝,现在,她却躺在屌丝廉价的出租屋里面任由屌丝蹂躏。


看着女人完美的身材,我已经控制不住了,我慢慢的低下头,吻在她的性感红唇,很轻很柔,不是我怕吵醒了她。


而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完美的女人了,在我眼里,女人是一件艺术品,要细细的品,才能品尝到她所有的味道。


“嗯!”女人的嘴里发出一声低吟,但下意识又配合着我。


也就因为这个动作,让我撬开了她的嘴唇,贪婪的索取一切我想要得到的。


我慢慢的爬上她的身体,嘴也从她的红唇移开,一点一点……


往下移动!


她的玉颈,直到那饱满,我品尝着她的一切。


直到我的身体快要炸裂,我才亲自采摘了这朵美丽的鲜花。


这一夜,她是我的第……数不清的女人。


……


我叫胡川,今年二十五岁,蓉城本地人,家里好多套房子……


你问我是干什么的?


皮-条客听过吗?专门为那些出来卖的女人拉客人。


每天晚上十点以后,你到大丰的河边,都能看到我的身影,只要有路过的人或者开窗慢行的车辆,我都会面带微笑的上去问。


老板,要妞吗?有少妇,有学生妹,少数民族的也有。


我每拉一个客人,老板都会给我返客人所消费的三分之一,所以说,我的收入偶尔是高的吓人。


特别是在这个人流量急剧庞大的蓉城,如果我要认真做,一晚上随便拉几十个客人,每个客人平均返点都在两百以上。


所以,我也有了浪的资格。


当我包里攒够了钱,我就开始去找女人,各色各样的女人,我不会管她们高矮胖瘦,年龄大小,只要我下的了口的……


我都会带回我那五百块一个月的房子里,撕开她们身上那层虚伪的遮羞布,占有她们引以为傲的身体。


当然,我会拍下她们所有最隐私的一面,一些特别极品的女人我还会拍下整个过程,就在我的手机里,每一个视频,每一张照片,都足矣让任何男人热血沸腾。


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不敢找我麻烦的原因。


为什么我要这做,为什么我要去做一个人渣,去做一个禽兽?


因为这一切,都怪女人。


我的家,被一个女人搞得支离破碎,还有我唯一的真爱,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却选择了我最好的兄弟。


我的人生就像一部狗血剧一样,所有的狗血全部血淋淋的撒在我的头上。


那些伤害,那些痛苦,那些我自暴自弃睡在立交桥下的画面我至今难以忘记。


还有我睡过过无数次的女人依偎在我自以为最好兄弟的怀里对我说的那两个字。


渣子!


对!我他-妈-的就是个渣子,我就要做一个十足的渣子。


还有害得我无家可归的那个女人,她迷惑了我的父亲,把我从家里赶了出来。


我的家没了,兄弟没了,女人也没了。


直到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卖完,花完所有钱,我才意识到,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我独自走在一条昏暗的巷子里,站在路灯下的那些女人朝着我招手,毫不矜持的挽着我的手,摸着我的身体,报出她们价钱。


我所信仰的爱情,也在遇到一个做小姐的女人之后,土崩瓦解。


我用手上唯一的戒指,那是小雅送我的情人节礼物换取了她一晚上。


她知道我没钱,然后跟我说,让我去做皮-条客,来钱挺快,而且还能免费搞到女人。


她说我年轻,长得也不错,身体比例也很协调,像我这样的男人,是很容易勾到那些迷失的女人。


正好,我渴望这样,需要这样。


我信了她话,做了皮-条客,也如她所说,我这幅年轻的皮囊确实让很多女人迷恋。


第一个女人送上门,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直到无数个,她们教会了我一切,让我懂得如何攻破她们的防御,如何解开她们的内衣,如何让她们在我的身下找到做女人的感觉……


所以,任何女人,到了我的手里,她才明白做女人的乐趣。


而我,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女人之后,我开始迷恋,开始了我所谓的报复计划。


直到现在,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只要我看中的女人,我会用尽所有的能耐,把她弄上床,然后消失。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在这一行,我已经做了半年了,早已经轻车熟路,我每天都会在十点出发,在桥边拉客人,两点之后,我就会离开,去找我的猎物。


她们可能是那种店的某个女人,也可能是某个酒吧里出来花钱买醉的女人。


就像昨晚那个女人,就是我在少陵路的MUSE酒吧捡的,刚开始我跟她搭讪,她让我滚,骂我屌丝。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她为什么喝酒,她每喝一口酒,都会跟一个人发信息,上面的备注是“宝贝”。


傻瓜也知道,这女人失恋了。


我去点了一瓶最烈的酒,我拿着酒杯,给她倒上,自己满上,我说:


“如果暂时找不到方向,何不痛饮一杯,酒,会指引我们方向,没有任何事情是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杯。”


我想,我应该去做个老师,要么搞传销也行。


至少我忽悠到了女人,她一饮而尽,然后直接倒在了桌上。


酒会让人麻痹,她醉了,痛苦也就停止了,只是……


酒精麻痹了她的身体,而我……


进入了她的身体!


我走的时候女人还没有醒,我只是看了一眼就出了门,她的身体确实很让人迷恋。


我好几次都有跟她发生第二次关系的冲动,但我克制住了。


我的脑海里出现那个女人跟我好哥们上床的画面,还有我家里住着的那个狐狸精。


我对女人,又充满了憎恨。


但是,每一次带女人回来,我都会在她们没有醒来之前离开,偶尔我的心里也会内疚。


其实伤我的只是两个女人而已,我却报复所有女人。


我想好好做事情,找一个堂堂正正体面的工作,但我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我忘不掉那些伤痛,如同我对那个女人说的话一样,我也每天用酒精麻醉着自己。


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而我所处在的环境更让我无法自拔。


那些那种店接触过我的女人,都想跟我发生关系,作为一个男人,我没有办法拒绝,更没有理由拒绝。


记得有一次,我问过其中一个女人,我问她:


为什么要这般作践自己?


她们每个人都有故事,有的是无奈,被人骗了,手里有把柄在鸡头的手里,脱不开身。


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加上这一行来钱快,不需要付出什么,只需要衣服一脱,双腿一开,眼睛一闭,钱到手了。


人性的弱点也出来了,懒惰,麻木……


而有的女人也因为家里人生病,走投无路才出来卖,她们的内心是干净的,只是这个社会,变得复杂,肮脏了。


在她们的身上,我看到了所谓的现实。


就像她们说的,其实也没什么,无非每天就是不同年龄的男人,不同的大小长短粗细进进出出而已。


她们说的风淡云轻,我却又在她们眼里看到了悲伤与无奈。


谁不想好好做人呢?一切,都有罪魁祸首,我们都只不过是被伤到走投无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