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以爱为名冠之你幸》——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以爱为名冠之你幸》——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扣到负6分的下场

听到童夕的呼叫声,所有同学和几位军官迅速赶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大家都傻眼了。

  傅睿君修长的腿把童夕壁咚在墙壁上,若无旁人。

  童夕看到傅睿君冰冷的目光定格在自己的双手上,她才发现自己过于紧张,揪着他的衣服,身体倾向他,几乎贴上他。男人身体僵直,她才诺诺放开手,咽咽口水往墙壁贴。

  傅睿君反应过来,抬眸瞟向童夕,冷冷道,“死人?在军营散播谣言,制造骚动要受到什么惩罚你知道吗?”

  童夕上气不接下气,微喘着:“真的,我看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尸体躺在厕所里。”

  傅睿君剑眉紧锁,凝视童夕片刻,突然放下脚,转身向女厕走去。

  童夕连忙跟上,身后的同学和几名军官也跟在后面一同赶往女厕。

  在门外喊了两声便推开门,傅睿君走进去,阴沉的厕所里面什么也没有,每一格厕所都打开门,并没有人,更加没有什么带着血的尸体。

  童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急忙在厕所里面转悠,什么也没有,没有血腥味,没有尸体,连一滴血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她明明看得一清二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撞邪了?

  傅睿君双手抱胸靠在门板上,轻佻邪魅的目光紧紧盯着躁动不安的童夕。

  此刻,所有同学都为童夕捏一把冷汗。

  “怎么会这样?我刚刚明明看到……”童夕抬头,继续解释,可话说到一半,便止住了,因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再多也是狡辩,不但没有人相信,反而变成妖言惑众。

  叹息一声,童夕沉默了。

  她低下头不再说话,傅睿君眸色一沉,冷冷道:“童夕,扣十分,五千米长跑,立即执行。”

  “哇……”所有同学一阵惊呼,倒抽一口气。

  童夕错愕得膛目结舌,瞪着傅睿君,扣……十分?五千米长跑?

  曾丹轻咳了一声,清清嗓子低声说道:“傅队,这位童夕同学已经被你扣了八分,现在只有两分而已。”

  傅睿君冷眸扫向曾丹,一字一句反问:“你的数学是历史老师教的?2减8等于多少?”

  曾丹看看旁边的童夕,没有回答傅睿君的话,心里猜测这位女同学一定是烧了傅睿君家里的祖坟,要不然怎会有这么大仇恨,有史以来,最差的军训成绩是4分。

  曾丹一直沉默,童夕握紧拳头,咬着牙理直气壮回答:“长官,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是2减10,等于负8。”

  军训第一天,她就已经负8分了,简直是贻笑大方。

  说完这句话,童夕立刻转身冲出去,穿过人群离开,去执行处罚。

而傅睿君脸色瞬间阴沉如墨,这女人真的欠教训,遇上她连智商都变低了。

  大批同学也怕受到牵连,立刻跟着童夕的脚步离开。

  所有人散了,厕所里只剩傅睿君和曾丹。

  曾丹无奈的叹息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竟然敢在这里乱来。”说完他立刻转身:“傅队,这里是女厕所,别呆了。”

  走了几步,发现傅睿君没有跟上,曾丹好奇的转身回去,站门口看向里面的傅睿君。

  他沉冷严肃,眼神锐利,在厕所里面慢悠悠转了一圈,每个细节都看得特别认真,他的反常让曾丹蒙了,不是说那个女同学散播谣言吗?为何这么认真检查。

  傅睿君走到窗口,突然停下脚步,看着窗台上的几滴变色凝固的灰尘,他伸出修长的手尖抹了一下,递到鼻下嗅了嗅。

  剑眉不由得一紧,深邃顿时沉下来,淡淡的腥味让训练有素的傅睿君一下子明白,是血的味道。

  为什么会有鲜血? 

《以爱为名冠之你幸》——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第10章 她没有错

  连老天爷都欺负她!

  之前训练的时候还是晴天,现在受罚,却下起雨来。

  毛毛细雨把童夕的身子淋湿,汗水夹杂着雨水,她负着气拼命在操场奔跑。

  跑了不知道多久便开始受不了,坚强的意志在支撑着,突然听到傅睿君严肃冰冷的吼叫传来:“知道错了吗?”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强悍的力量,童夕听得心头一颤,打心底发慌,边跑边歪头看向声音的源头。

  傅睿君就站在边上陪她一起淋雨,站姿笔直如松,威严如山,隐约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严峻。

  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直针对她?

  无论在家还是在这里!

  “回长官的话,我没有错!”童夕倔强地大喊。

  傅睿君眸色顿时阴沉。

  “不知悔改,五千米长跑。”男人的声音如同石头,一字一句砸来。

  童夕咬着牙,忍着泪,迎着毛毛雨,边跑边喊:“我没有错,即便你拿枪指着我,我也不会承认的!”

  好一个童夕!

  傅睿君脸色愈发阴冷,目光锐利,比天气更为严峻,他顿停了片刻,双手不由得握紧铁拳。

  目光定格在童夕奔跑的身子上,视线随着她一直移动,眼神却冷若冰霜,像刀刃,更像尖弓。

  “五千米长跑后,继续做俯卧撑,做到你认为自己错了为止。”

  童夕跑掉气喘吁吁,听到傅睿君苛刻狠辣的压迫,她无奈地苦涩一笑,眼角莫名的溢出泪水,让人分不清这是汗还是雨。

  没有认错,即便把她惩罚至死,她也不会认错。

  她童夕向来敢爱敢恨,至情至性,她没有错,唯一错的就是不肯和他离婚。

  不敢再反驳傅睿君的话,这是军营,不是傅家。傅睿君会借机把她玩死的。

  咬着牙,童夕强忍不了泪水,眼眸模糊了,喘不过气地坚持奔跑。

  心里滴着血,脑海闪过爸爸慈祥的笑容。泪水像崩塌的洪堤,突然间泪流满面。

  她父亲死的那一年,她才十五岁。无亲无故,无依无靠,是爷爷收留了她,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供她读书,给予她新的生活。

  爷爷就是她的再生父母,爷爷让她嫁给傅睿君,她毫不犹豫答应了,即便到国外登记也无所谓。

  她并不知道比她大四岁的傅睿君当时已经有女朋友,受爷爷威迫才和她结婚。

  没有结婚前,她曾在傅家住了一年,傅睿君喜欢叫她夕夕。

  “夕夕,刚在花园散步看到一只很可怜的小动物,估计跟妈妈走散了,我把它捡回来给你养。”

  “什么小动物?”

  “手拿出来。”

  当时的她很好奇是小白兔还是小猫小狗,伸出手掌摊在傅睿君面前。

  结果这个男人从身后拿出一只灰色的小老鼠放到她手掌中,吓得她魂飞魄散。

  “啊……傅三少,你这个混蛋!”

  她的尖叫声伴随着男人捧腹大笑的声音回荡在记忆中。

  那一年,他们之间一直在打打闹闹中度过,这个男人一天不欺负她就会浑身难受,非要弄得她鸡飞蛋打。

  直到他们结婚之后,何丹丹找到她,她才知道傅睿君有女朋友。

  傅睿君没有说,爷爷也没有说,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不是她的错,凭什么把责任和痛苦强加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