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完整版《总裁独宠蜜宠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总裁独宠蜜宠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抱紧江亦琛大腿

慕天乔瞳孔狠狠一缩,愣了半晌方波澜不惊地开口:“刚毕业出来找工作不容易,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先在这边实习锻炼,以后再去总部。”

“不用了。”顾念摆手:“这儿我也不想待了,慕董还是把机会留给别人吧,我受不起。“

慕天乔终于动怒了:“顾念!”

顾念挑眉看他:“怎么,你还想教训我?”

凭什么,他哪里来的资格?

最后慕天乔缓了缓语气,谆谆教导:“你不用这么抗拒,我只是想补偿而已。”

“免了!”顾念说话很不客气,语调上扬讽刺无比:“你能怎么补偿,我妈这么多年她受的苦也不是白受,所以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扮好人,大尾巴狼!”

说完她头也不回直接拧开门就走了。

刚才在慕天乔面前耍了一把硬气,顾念觉得很是舒心,但是代价就是,她好不容易看中的工作就没了,但是无所谓,她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和接受慕天乔的所谓的补偿。

当初妈妈生病,她去找慕天乔借钱,最后得到一顿劈头盖脸的羞辱,慕夫人将一叠钱洒在她的脸上:“够了吗?”

慕夫人还特别不屑地说:“拿了钱就赶紧走,真是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女儿,脸都不要。”

明明当年慕夫人才是小三,慕天乔攀附权贵变心甩了前女友,可为什么到了最后这两人却是模范夫妻,伉俪情深。

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顾念突然觉得心里特别恨。

如果当初慕天乔肯借钱给她,妈妈就不会耽误治疗导致脑供氧不足变成植物人,她也不会在酒店兼职丢了清白丢了尊严脸都不要死活要抱紧江亦琛的大腿,然后苟活在这世上,受尽冷眼。

人生前二十年的时候,她有妈妈陪着,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她的要求妈妈也会尽量满足。

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只是江亦琛的玩具和宠物而已。

七月的天,说变脸就变脸。

暴雨瞬间而至,迅速席卷了整座城市。

顾念没带伞,她就这样毫不畏惧走进了大雨里面,都说下雨天是哭泣的最好时候,所以现在的她可以肆无忌惮流眼泪,边走边哭,完全不管不顾路上行人的目光。

雨水混着泪水泠泠落下,最后她走得有些累了,在长街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

黑色宾利车里冷气十足,江亦琛双腿交叠,手指微微曲起,吩咐前面的司机:“待会儿送我去明镜台,晚上有个商务晚宴,明早六点去那里等我。”

司机点头:“好的,江先生。”

江亦琛将目光朝外投去,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下,整个天地弥漫在一片水雾之中。

就这么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了坐在长椅上,淋得跟落汤鸡似的顾念。

起初他还没认出来,但是顾念抬手抹了一把眼睛,紧接着鼻子狠狠吸了一下。

江亦琛眉头深深皱起,目光飘忽了一会儿,想起似乎很久很久以前,盛夏炎热的下午,有个小女孩在校园的梧桐树下不顾形象地大声哭泣。

顾念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准备起身找个地方躲一下,面前突然多了一双锃亮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原本泠泠落下的雨滴瞬间消失。

她错愕抬头。

黑色大伞下的男人容颜俊美,表情清冷。

完整版《总裁独宠蜜宠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第10章 靠自己,你也有脸说

回到车上,江亦琛看到顾念打了个哆嗦,于是吩咐司机将冷气关掉。

顾念捂着鼻子打了一个喷嚏,弱弱问道:“有没有干毛巾啊,我头发湿了!”

一条干毛巾扔到了她的怀里面。

顾念拿起毛巾擦着头发就听到一旁男人没有太多情绪的声音响起:“怎么了?”

顾念擦干净脸,闷闷道:“没怎么。”

“那你像个傻子一样坐在路边哭?”

傻子?

顾念感觉心口上中了一刀,内心暗自腹诽:你才是傻子!

江亦琛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凝视着她,表情探究:“被欺负了?”

顾念不是一个爱哭的人,除去很久之前,他见她哭过一次,后来再遇她就没有再流过一次眼泪,所以江亦琛有点好奇,他用手指摩挲着顾念小巧精致的下巴:“告诉我,我帮你做主,嗯?”

顾念被他的目光看得有几分胆怯,那眼睛深邃迷人,多看一眼就会沉沦,一般人都不敢和江亦琛对视,她默默别过脸去:“面试被刷下去了,有点难过。”

“就为这?”江亦琛嗤笑,他显然不信,但也没追问,目光落到顾念湿透了白衬衫上,隐约可以瞧见内里的弧度风光。

顾念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急忙用手挡了一下。

江亦琛放开她的下巴,淡淡满不在乎道:“被刷了就被刷了,明天我帮你看看江城集团有没有适合你的职位。”

哎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江亦琛竟然想帮她找工作,不会又打什么坏主意吧!

“啊,不用了。”顾念慌忙拒绝。

江亦琛深眸微眯,声音沉沉带着几分压迫:“嗯?”

顾念摆手,解释道:“我不想走后门,我还是想靠自己。”

这话本来是很正常的一句,至少是顾念的心里话,但是江亦琛神色瞬间变得有些冷沉,然后他笑了:“靠自己,你也有脸说?”

顾念一时呼吸凝住,话全部被堵在嗓子眼处。想了想她还是觉得委屈,于是一字一句:“江先生,以后我会慢慢挣钱还给你的!”

“呵!”江亦琛冷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不轻不重,还刻薄送了两个字评价:“天真!”

气氛瞬间降到了零点以下,周遭空气都像是结了冰一样。

顾念觉得身上冷意一阵盖过一阵,被羞辱一番之后也不敢说话,默默坐在一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车子驶入高速,司机回头问道:“江先生,去明镜台吗?”

“不去,回家。”

江亦琛的表情有些不耐烦,转过脸来冷眼看着顾念:“回去赶紧把衣服换了,还有,把坐垫带回去洗了。”

顾念表情有几分委屈:“坐垫?”

“被你弄成这样你不得清洗干净?”

顾念身上几乎是湿透了,的确把他那高档汽车坐垫也弄脏了,可江亦琛至于这么小气,汽车坐垫不都是有专人清洗吗?

但是顾念也不敢反抗,闷闷道:“好。”

车子开到星河雅苑的时候,江亦琛直接打着伞回去了。

司机帮她把汽车坐垫卸下来,顾念一手抱着坐垫,一手打着伞,狼狈而又尴尬。

顾念回到家之后赶紧去洗澡换衣服,江亦琛半倚在客厅的沙发上,抿唇,眸色幽深。让人看不清在想什么。

茶几上的电话响起,他瞟了一眼屏幕,划开来。

那边江妈妈的声音传过来:“儿子,你回国了没,什么时候带念念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