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强势宠婚傅少宠妻无度》&:

《强势宠婚傅少宠妻无度》&:

 

011 他捏着破碎的结婚证

清洗的时间更长了一些,苏湘走出浴室的时候,傅寒川已经醒了,以慵懒的姿势半坐望着她,只是那眼神格外凌厉冷冽,好像冰似的冷,刀似的锋利。

苏湘一怔,视线落在他指尖夹着的结婚证上。

残破的本子丑陋无比,再鲜艳的红色包裹在胶带里也失去了本色,跟他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非常的不搭。

好像那一双堪称完美的手破坏了那鲜艳的红本,显得残忍无比。

他冷眼望着她,冷冷的道:“你就把它收在枕头底下?”

苏湘没有否认,既然被他翻了出来,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不是吗?

“每天晚上早晨的都拿出来看一遍?”他晃了下手指,露出几分嘲弄的意味,“是后悔撕烂了它,还是想再撕扯一遍?”

珍惜与毁灭,他漫不经心的眼眸深处,看不出他想要的是哪一种答案。

苏湘轻轻的吸了口气,抿了下嘴唇,抬起双手比划了起来。

——昨天,你母亲跟我说,她希望我能够离开,她说……

她还没有比划完,傅寒川直接很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看不懂你在说什么,行了。”

他掀开被子站了起来,直接经过她的身侧走向浴室。

他经过时带起来的劲风刮在脸上,凉凉的。

“砰”的一声很响的声音,屋子都好像颤抖了下。

苏湘习以为常,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捂了下耳朵。

她望了一眼紧闭的门,还真是卓雅女士的亲儿子,都不怎么有耐性。

不过,他虽没有学过手语,但一起生活了将近三年了,就算看不明白,有些手语总该猜到一些的,他是真的看不明白,还是真的从来没有一点耐心去猜?

隔壁隐约的传来孩子哭闹的声音,大概是被刚才的关门声吓到了,苏湘没有多停留,马上去了隔壁婴儿房。

给孩子洗漱完出来,傅寒川也整理完毕从房间出来。今天周末,他在家休息,只穿了舒适的家居服。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都没有说话的欲望。

傅赢小朋友见到爸爸很开心,一点都不知道刚才吓到他的就是他的亲爹。他挥着小手要抱抱:“粑粑……”

傅寒川抱过孩子往客厅走,卓雅夫人送的东西随意的搁在沙发上,傅赢看到了,吵着要他拆开来。

“粑粑,拆……要看,拆……”

苏湘本来想说不要拆了,孩子根本还不会玩,玩具碎片弄洒了收拾起来很麻烦,想了想还是作罢。

傅寒川什么时候听她的了。

她把早饭做好的时候,傅寒川已经跟儿子做了个小汽车的模型。

傅寒川很喜欢车,车库的豪车都可以开车展了,早些年的时候,他还去参加过车赛,但自从那次事情以后,他再也不参赛了,连那些豪车都放在车库里积灰。

但从他给儿子做的模型来看,他还是很爱车的。

《强势宠婚傅少宠妻无度》&:

012 当着她这个妈妈的面,就已经想取代她了

  苏湘一想到三年前的事儿,心里就堵的慌,餐盘放到桌上的时候用力了些,咚的一声,牛奶都晃了出来。

  傅寒川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她落座的背影,他抱着傅赢过来,单手拖开椅子,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下。

  儿子坐在他的腿上,手里还晃着玩具车给妈妈看:“麻麻,粑粑,给我,好看。”

  ——嗯,好看。

  苏湘点了点头,端着熬得稀烂的米粥喂他,有些敷衍。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把碗接过来,两人的手指不经意的碰了下,傅寒川看了眼她的手指,上面有一道细细的划痕。

  算不得什么伤,但就是那一道痕迹,破坏了她手指的美感。

  他道:“怎么弄的?”

  苏湘看了一眼手指,就想到昨晚在电视里看到他跟金语欣坐在一起的画面。

  反正他不喜欢看她比手画脚,苏湘也懒得说,只转身自己去吃早饭。

  正想到金语欣,门铃响了起来,宋妈妈已经去开门了。

  “金小姐,你今天好像比昨天还早啊?”

  金语欣笑容甜美,好像比起以往更漂亮了些,苏湘这才发现,她的发型跟昨晚上看到的是一样的,想来该是为了参加晚宴,特意去做了美发。

  “傅先生早,傅太太早。”金语欣将一侧的头发勾到耳后,露出姣好的面容,傅寒川应了声,苏湘还是照旧的对她点了下头便继续的吃了起来。

  别人用餐的时候,突然有人来访,这种气氛通常尴尬。

  金语欣却是美眸一弯,微弯腰,对着坐在傅寒川怀里的傅赢笑得更甜了些,刮了刮他嫩嫩的小脸:“小赢儿,今天是爸爸喂你吃早饭呀?开心吗?”

  傅赢眨了下圆滚滚的大眼,咧嘴一笑,转身抱着爸爸的手臂要他陪他玩,另一只小肉手去抓苏湘的手,让她喂饭:“麻麻,吃。”

  金语欣笑容微僵,但还是笑着甜甜道:“有爸爸在就不理我了呀?”

  苏湘听得心里一笑,她好急啊,当着她这个妈妈的面,就已经想取代她了。

  苏湘毫不怀疑,她的那张高级育婴证,是为了傅赢去考的,她身上的那些光环,北城的哪个名媛身上没有,甚至比她更好。但她更为聪明,知道傅赢才是关键,要进傅家,就先得有接近的资格。

  苏湘放下剥了一半的鸡蛋准备接手,傅寒川却淡淡道:“继续吃你的。”他低头,把孩子抓在她衣服上的小手掰开。

  苏湘伸到一半的手顿了下,看了他一眼,便又把鸡蛋拿了起来,蛋壳褪去,露出白嫩的鸡蛋白,她把蛋白掰开,将蛋黄挑了出来留给儿子,正要吃蛋白的时候,看到傅寒川面前的盘子空空的,余光扫到一边站着的金语欣。

  眼眸微微一动,她手一转,将蛋白放到了傅寒川的盘子里。

  金语欣看到面前融合的一家三口的气氛,暗自捏了捏手指。

  按照通常的情况,不是该问一下她是不是吃了早餐,要不要一起吃之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