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名门挚爱幕少的心尖宠》—完整

《名门挚爱幕少的心尖宠》—完整

 

第11章 一手扮猪吃老虎玩的漂亮

记得,初上小学时,她才六岁,什么不懂,不懂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喜欢她,却极其宠爱宋星月。

 

明明她们一样大,她长相比宋星月可爱,性格比宋星月乖巧,可他们却经常饿她,打她,虐待她。

 

她有很努力的想改变,杨茹宋旭对她的看法。

 

第一次上学,考试她得了满分,她想这一次的满分总会让爸爸妈妈高兴,让他们看见她真的很聪明,比星月还要聪明,以后他们不会打她,会像宠爱星月姐姐一样宠她。

 

当她开心的拿着考卷奔到杨茹面前,第一次跟妈妈邀功。

 

“妈妈,你看我考到一百分呢,全年级只有我一个人考到双一百。”

 

她成绩单拿出来还没一秒,就没杨茹抢了过去,瞬间撕个粉碎。

 

杨茹面目狰狞的一巴掌打到她脸上,她小小的身子飞出去,倒在地板上。一切来的太快,让年幼的她没能反映过来。

 

杨茹从地上把她托起来,手掐住她的喉咙,死死摁在桌上。

 

阴森森的脸在她面前喧嚣,“你居然敢考一百分,凭什么敢比星月高分,凭什么?我告诉你小杂种,你这辈子都比不过星月,你要敢比她强一点,我就掐死你。”

 

她脸色涨红,呼吸细弱,眼看就要不行了,杨茹才把她松开。

 

小小的身体像快布一样,从桌子上倒在地下,没能再爬起来。

 

她眼睛覆出泪,看着门口,妈妈迎接宋星月。

 

宋星月穿着蓬松的洛丽塔小裙子,高贵美丽的像童话里的公主。

 

她看见妈妈把宋星月举得高高的,对她又亲又抱。

 

她不懂,为什么她这么努力的讨好,努力学习,甚至考了满分,全年级唯一一个双满分,妈妈还是不高兴,还是会打她。

 

为什么?

 

六岁,该是天真浪漫父母宠爱的年龄,她却躺在桌子底,看杨茹和宋星月母女亲热,连哭出声的权利都没有。

 

因为哭出来,她们会嫌她烦,嫌她吵,还会再次的殴打她。

 

……

 

今天,杨茹下跪了,把高傲的头颅低下,还没有把宋星月私生女的身份揪出来,还没把她的姘头挖出,还没有身败名裂……

 

杨茹现在只是个开始,以后才是你噩梦的开始。

 

老爷子看见她下跪,大声训斥道:“你这是做什么?起来。”

 

杨茹抬头,白皙额头上印着红印,头发凌乱,眼神猩红又狰狞,与她平日端庄优雅形象,有天壤之别。

 

“老爷子,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星月是我从小养在身边的,她和我的感情早以超越的一般母女关系……”

 

“所以你就偏宠宋星月,把她养成桀骜不驯下作的性格,敢祖宅大门打星辰,她是想反了天吗?我告诉你杨茹,这个家轮不到你做主。”

 

老爷子怒道:“来人。”

 

管家和佣人众声道:“老爷子有何吩咐。”

 

“把她拖到门外,连同那个养女给我撵走,我不想再看见他们。”

 

听言,杨茹跪到老爷子面前,哀求。

 

“老爷子,星月真的不能送走,求您手下留情,以后我一定好好疼爱星辰,她让我做什么都行,唯独不能把星月给送走。”

 

星辰嘴角杵着冷笑,从衣兜里拿出手机,点开摄像机。

 

咔嚓……

 

把杨茹狼狈样子拍下来。

 

咔嚓声和闪光灯,惊的杨茹赫然回头,见星辰唇瓣浅笑,轻瞟了她一眼,低头把玩手机。

 

杨茹咬着牙根,双眼迸发恨意。小杂种,居然把她这辈子最狼狈的一面给拍下来,还当她的面欣赏。

 

该死的,只要她渡过这次难关,一定把这个小杂种卖到地下卖婬场,一辈子躺在男人身下,永远别想翻身。

 

……

 

这幕,被大厅外面榕树下站立的两个男人看见,慕霆萧冰冷的眉梢轻展,紧抿的唇瓣漾开。

 

他视线全然放在星辰身上。

 

十八岁,娇小弱不禁风的身体,清丽绝色的脸,看似澄澈干净的瞳孔,没有十八岁女子该有的天真无邪,有的是无尽的黑暗,吞噬万物席卷一切的黑暗。

 

她经历过什么样的人生,才会有这么一双黑暗瞳孔。

 

这个女人,“果然很有趣。”

 

楚云看了眼太子爷,看见他唇瓣轻勾起,太子爷这是笑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太子爷笑,太子爷天人之姿,笑起来真好看。

 

对于宋星辰,他倒是佩服。

 

昨夜见识到杨茹手段的残忍,今天想着她能不能应付,没想到,她真有心机,一手扮猪吃老虎玩的漂亮。

 

楚云问慕霆萧,“太子爷,不进去吗?”

 

“不急。”

 

楚云就纳闷了,一向高冷淡漠不问世事的太子爷,怎么喜欢偷听墙角了。

 

还听的津津有味,颇为入迷!

 

……

 

听言,老爷子看向星辰。

 

这件事最大受害者是星辰,昨晚上星辰说的是真的,后果根本不敢想,星辰要是被毁了,他会很愧疚。

 

星辰把手机收回衣兜里,眉目浅笑道:“妈妈,二姐打我不止一次,爷爷要把她送走,你就不应该求情,二姐都成年了,性子已定,改是改不了了,你还想把她留下,让她下辈子都欺负我吗?”

 

这一席话,彻底断了老爷子留下宋星月念头。

 

养女留下来欺负亲孙女,只要他有一口气在,断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宋星辰,她二姐好歹是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是没亲情,也有感情。”

 

“哦,是吗?我倒觉得她从小把我欺负到大,欺负出感情了。”星辰冷笑着看向杨茹,“其实,您和二姐关系好我也理解,但你让她留下来,这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如果不是二姐,昨夜那三个男人欺负的可就是我。”

 

她还敢提昨夜,还敢提那三个男人!简直是在杨茹的伤口上撒盐。

 

“宋星辰,你要怎样才能原谅你二姐。”

 

星辰笑意盈盈,漂亮脸上泛夺目的光辉,“原谅二姐,妈妈你说的真是轻巧,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她只会报复她!

 

不止是她,还有杨茹,还有宋星日……一个都别想逃。

《名门挚爱幕少的心尖宠》—完整

第12章 让她自生自灭,别想再回来

“所以,妈妈您就不要为难我了,你想要二姐留下,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你们感情在,就算爷爷把二姐赶出去,你还是会跟她藕断丝连,不如……把手头上百分之八的宋氏股份给我当做赔偿,我就会求爷爷,让他答应把二姐留下,你觉得如何?”

 

杨茹和宋星月表面就算彻底断了联系,只要在国内,还是背着爷爷藕断丝连,倒不如给让她吐出点东西,权势架空。

 

“够了,小贱人你别得寸进尺。”

 

这二十万股份,有她嫁进宋家的礼金,有生下星日的奖励,更多的是她在宋氏二十年,为宋氏辛勤耕耘、开拓市场付出的酬劳。

 

她一翻话,就想她把这些股权让出去,不可能!

 

没有这百分之八的股份,有朝一日,星月的身份被人识破,她被宋家赶出,杨家不会接济她们,母女会流落街头。

 

这些股份是她们最后的退路。

 

杨茹骂星辰小贱人时,老爷子眉心一皱,双目含怒。

 

这就是杨茹待星辰的真实想法吗,喊星辰‘小贱人’,他还没死了呢,星辰还容不到她来欺负。

 

“妈妈,您既不愿意让出股权给我补偿,怎么办?要么,妈妈辞去集团销售总监的职务吧,人说,家里的事都管不好,如何管外面的事,姐姐嚣张跋扈的性格,一定是您没教好。”

 

宋星辰在人前骂她没教好星月,还让她辞去辛苦打拼二十年得来销售总监的职务,公司里有很多她的下属和高管,她一旦辞掉职务,那些人,只要老爷子有所察觉就会被连根拔起。

 

可要想星月留下,要么股权,要么职务。

 

杨茹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吞不出,咽不下。

 

今天,她第一次在宋星辰面前,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面前,栽了个大跟头。

 

二十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不管是权势还是金钱,她都不能舍弃。

 

星辰看见她犹豫不决,淡定的道:“妈妈,您如果无法舍弃职位和股权,那么爷爷要把二姐赶走了,你真能眼睁睁的看二姐流落街头?”

 

既然杨如不想吐出点东西,她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法子,说服爷爷把宋星月留下。

 

老爷子对杨茹偏宠宋星月一事上本就心怀怒气,杨茹还想留下宋星月,那更是不可能。

 

他对奎叔挥手:“把那养女送走……”

 

“是,老爷子。”

 

奎叔叫上两个保镖,两个佣人,从大厅正门出去。

 

杨茹眼睛盯着奎叔走出大厅,走向花园,越走越远……

 

自小,她就在星月身上倾入大量心血,把她当公主来培养,从小到大没受过任何的挫折。

 

经过昨夜,她情绪本就在崩溃边缘,真要被赶出宋家,她如何能承受的住。

 

星辰眼眸瞧着杨茹,她还在纠结,还在犹豫,还舍不得放下手里的权势去救心爱的女儿,很好……

 

看来要她添一把火,把火烧得更旺。

 

“妈妈,您这是什么表情,不舍吗?哦也对,爷爷还没告诉你,二姐将会被送去哪里。”

 

老爷子扫了杨茹一眼,冷哼:“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还想在国内待,我送她去国外了。”

 

国外?

 

如果送去国外,她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星月了。

 

看见杨茹脸色急切,知道上钩了。

 

星辰气闲神定,微笑着问老爷子:“爷爷,你送二姐去那个国家呀?”

 

“不过是个养女,哪里配你称呼为二姐,送去东南亚的小国,让她自生自灭,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来。”

 

轰,杨茹如五雷轰顶,瞬间瘫坐在地上。

 

东南亚的小国,贫穷落后战争不断,星月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去了要怎么办?

 

杨茹脸色惨白,向老爷子求情道:“老爷子,求你了,星月真的不能送去哪里,我愿意离离职,把宋氏销售总监的位置让出来,求您不要把星月送走,她去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这才对嘛,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宋星月去东南亚战乱小国,还一去不返。

 

架空她手里的权势,下一步她手里宋氏集团的股份,没有杨茹的鼎力相助,宋星月的好日子便到了头。

 

“爷爷,妈妈都这么说了,二姐就不用送走了,只要妈妈尽快从公司离职,昨夜和今天的事,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老爷子却生气的说:“这养女一旦回去,依旧嚣张跋扈,毫无礼教,丢人现眼。”

 

爷爷不依不饶,显然是对宋星月厌恶到了极点。

 

“那爷爷依您?”

 

“杨茹要是不会管教,把她送过来,我要好好教她尊老爱幼,长幼有序,一个养女居然敢打我的孙女……”

 

老爷子对星月打她这件事,耿耿于怀,是相当的介怀。

 

“妈妈,你也听见了……”

 

杨茹双手捏成拳头,猩红的眼眸盯着宋星辰,纵使心中有万分的不甘心,但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法反驳。

 

老爷子在气头上,对她已经不信任了,销售总监的职位,她只能送出。

 

总有一天,老东西会死掉,小杂种没了靠山,丈夫宋旭当家,宋星辰还能翻天不成,到时任凭是死是活,还不任凭她拿捏。

 

小杂种,今天这一笔账她算上了,她杨茹会记恨一辈子。

 

杨茹从地上站起来,整理着装,柔顺发丝,恢复往日般端庄优雅姿态,只是额头上那道偌大的红印,让她样子看起来很搞笑。

 

老爷子看不惯她这番的模样,嫌丢人,催促她。“你去公司把职务交接了。”

 

“老爷子,销售总监的位置,可不是人人能胜任的,没有合适的人选,您让我交接给谁?”

 

对,给谁呢?

 

星辰眼眸微眯。

 

杨茹进入宋氏集团后,用了很多杨家的亲信,可说,杨家有今日的发展,和杨茹脱不开关系。

 

如果杨茹亲信接手,她辞职与否,根本不受影响,架空她权势意义不大了。

 

星辰笑道:“妈妈,这种事你不用担心,偌大的公司您还怕没人吗?再说了,我听说奎叔的侄子可是在公司干了五年,也是销售部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