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彩小说)娇妻萌宝心尖宠——(全文阅读火爆连载)

(精彩小说)娇妻萌宝心尖宠——(全文阅读火爆连载)

 凉城的夜晚,寒冷彻骨。

 
陆漫在家里沙发上静坐着,她与薄夜寒结婚三年,三年以来,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样的夜晚,她总是喜欢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坐,就是一整夜。
 
十二点后,是他情人的生日,她想,他不会回来了。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他在十分钟前打来电话,他说,想见她。
 
因为那个‘想’字,她等到了凌晨三点。
 
她低着眸,看着手上的结婚戒指,伸手摩擦着上面的一克拉钻石,却是自嘲的笑了。
 
他不过是开了个玩笑,她却当了真。
 
就在这时候,开门声响了起来,陆漫抬头看了过去。
 
一阵寒风顿时从门缝里吹进来,她穿着单薄的睡衣,冷得浑身一个颤粟。
 
但她的目光却没从他身上移开过半分。
 
男人身着黑色大衣,浑身上下仿佛沾染了寒夜的湿气,给人一种冰冷至极的感觉,那张俊颜冷冽如风,在看向她时,周身流转的气场强大得连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她心一颤,明明知道他会冷眼相待,她还是忍不住的站了起来,走向他:“夜……”
 
话还没落,就见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那是凉城最有名的律师,韩江。
 
她所有的温柔在这一刻像是被冻住了,只剩下僵硬。
 
陆漫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她强行露出一个笑容,像以前他每次回来那样喊他:“夜寒……”
 
她的声音很温软,却暖不了他那颗冰冷的心。
 
薄夜寒绕过她,走向了沙发。
 
擦肩而过时,轻风将他身上的气息绕进了她的鼻息中,浓烈的香气,那是他情人,也是她妹妹陆雪的专用香水。
 
她的心在一点点下沉,只觉得被一只手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这明明在她的意料之中,却仍然在一瞬间让她猝不及防的心痛。
 
薄夜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腿习惯性的交叠着,仰靠着的同时从裤兜里摸出了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姿态高贵又漠然。
 
这时候,韩江走了过来:“薄太太请坐。”
 
陆漫在薄夜寒的对面坐了下来,他把玩着打火机,至始至终没看她一眼。
 
韩江将手里提着的文件放在她面前,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薄太太,这一份离婚协议书薄先生已经签了字,您只需要签字,便可得到这一套豪宅与一千万的费用。”
 
她等了三年,无数次告诉他,她才是十年前救他的女孩儿而不是陆雪,他不信,也不要她。
 
陆漫只觉得眼眶酸涩无比,她强迫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不能哭,至少不哭给他看,弯唇笑了:“一千万,以薄先生这样的身价,不觉得太寒碜了吗?”
 
一直不曾看他的薄夜寒因为她这句话微皱了长眉,不知道是因为那句陌生的‘薄先生’,还是她的狮子大开口。
 
韩江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又拿出了另一份离婚协议书:“这一份经过了公证,给你薄氏的百分之十股份,还有这套别墅,之前协议书的一千万一分不少,当然,若薄太太坚持不签,相信以薄先生的能力,到最后,你会一分没有。”
 
陆漫听后,满心悲戚,薄夜寒果然是运筹帷幄,认定她爱的是他的钱,威逼利诱之下,定会签字。
 
可他算计不了她的心,看向与她咫尺的薄夜寒,笑靥如花:“薄先生不觉可笑吗?我继续做这高贵的薄太太,一千万和百分之十的股份又算得了什么?”
 
薄夜寒不动声色,甚至没打算看她。
 
这时候,韩江拿出第三份协议书,继续说:“这一份协议书上写了薄太太婚后三年的三大错处,其一:无子;其二:不孝婆婆;其三:婚内出轨,您一分钱也拿不到,若薄太太执意不签,等天一亮,您会收到法院的被告书。”
 
陆漫闭上了眼,桌子下的双手因为控制情绪而互掐着,早已鲜血淋漓。
 
薄夜寒,人如其名,当真是绝情得很。
 
出轨的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但她不想跟他争论,他是谁啊?凉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说她出轨了,那便是出轨了。
 
她凄然一笑,看着面前拜访得整整齐齐的离婚协议书,却怎么也抬不起手去拿笔。
 
沉默在此刻显得无比寂静。
 
一秒。
 
两秒。
 
三秒。
 
良久,不知过了多久,薄夜寒轻抿着唇开口了,嗓音略有些嘶哑:“签字吧,小雪还在车上等着,外面风大。”
 
这是他从进门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是最有重量的,也是最绝情的,击碎了她所有的期许。
 
他或许是还忙着出去,没关上门,那寒风穿透了整个客厅,陆雪在车上有暖空会冷,而她坐在风口处,却不会冷。
 
他赐给她的不仅仅是无情。
 
终于,所有的坚持瞬间瓦解了,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过。
 
薄夜寒果然是薄夜寒,擅长诛心,从未失败过。
 
陆漫收回了看他的视线,抬起手,将三份离婚协议书收了起来,重新看向他,泪水已经被逼了回去:“薄先生,夫妻一场,可否给我个时间考虑究竟签哪一份?”
 
薄夜寒看她笑靥如花的模样,那张漂亮的脸颊已是苍白,一双清亮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灰色,仿佛失去了所有生机,却仍旧保持着笑容,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错开了她的视线:“好。”
 
说罢,他站起了身,往门口大步离去,如同他回来的气势,雷厉风行。
 
韩江也连忙起身,在她面前轻轻颔首,恭敬的说道:“陆小姐,今天是陆雪小姐的生日,薄先生给你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之前,告辞。”
 
陆漫的心因为这句话被撕碎了,她只觉得喉咙那只无形的小手越来越用力,眼前一片漆黑,窒息的感觉侵袭她,恍若死亡逼近。
 
薄夜寒比她想象中的了解她,她会答应签字,会考虑签字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十二点之前,是了,他是将这份离婚协议书当做生日礼物送给陆雪。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她终究是哭了起来,双手握着离婚协议书用尽了全力,仿佛哭的不是泪,而是血。
 
这一夜,陆漫枯坐到天亮。
 
在这之前,陆雪给她报了个旅行团,让她去散散心,走一走,或许会想开了,放过她跟薄夜寒这一对相爱的人。
 
她什么也没拿,放下了有关薄家的钥匙,带走了三份离婚协议书,去往了飞机场。
 
在飞往欧洲的飞机上,给薄夜寒打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忙音,随后是冰冷官方的女声:“Pleaseleaveamessage请留言。”
 
陆漫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鼻梁发酸,她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一字一句的轻声问道:“薄夜寒,从此,你的生命里不再有陆漫,你,可满意?”
 
挂断电话后,她哭了好一会儿,之后,决然的拿起钢笔,在第三份份协议书上签下了她的名字:陆漫。
 
她至始至终没想要过他的半分,净身出户,至少,让她走得有尊严。
 
从此,陆漫不再是薄夜寒的妻。
 
薄夜寒再也不是她从小守到大的意中人。
 
薄夜寒听见留言是在一个小时候。
 
她声音里承载着千万的委屈和难过,尾音却是毅然决然,没有半点脱离带水。
 
他俊长的浓眉蹙了起来,本应该是如释重负,此时反而感觉胸口里堵着一团气,闷得慌。
 
他本能的想要重新拨通她的电话,然而,那边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
 
于此同时,手机里弹出一条重则新闻。
 
飞往欧洲的航班DL199失事坠机,乘客一百三十二人,无人生还。
 
于此同时,卧室门被打开发出的响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蹙眉,就见陆雪急步而来,娇小的身子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哭得身体都在颤抖。
 
薄夜寒宽大的手掌落在了她的后背上:“怎么了?哭什么?”
 
陆雪的声音带着绝望,呢喃着:“寒哥,姐姐……姐姐坐的飞机失事了……”
 
听言,一贯沉稳的薄夜寒浑身一震,一双眼睛猛地睁大。
 
DL199、DL199……
 
这个航班号不停的在他脑海里跳出,他隐隐约约还记得,刚刚那一则新闻里航班号,以及最后四个字——无人生还。
 
陆雪的哭声有些歇斯底里:“是我,是我给姐姐报的旅行团,是我……是我害死了姐姐。”
 
生平第一次,一贯冷情的薄夜寒感受到了何为心痛。
 
因为那个紧跟在他身后多年,又不择手段毁了他幸福的女人突然死了。
 
正如她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生命里,不再有陆漫。
 
薄夜寒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耳边是陆雪急急的呼喊声:“寒哥,寒哥!”
 
……
 
六年后。
 
殡仪馆。
 
中午饭点时间,大家都去了食堂用餐。
 
正吃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一头齐肩的中长发,一袭白色的工作服将她高挑的身材彰显得十分有气质,步伐不快,每一步都是优雅与自信。
 
尤其是她那张脸,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带着冷肃的光芒,鼻梁下是一张小巧的蜜桃唇,性感得让人移不开眼。
 
立即有人小声说道:“看,她就是我刚刚说的陆漫,从国外回来的入殓师,很多死者家属指定要她。”
 
“好漂亮啊,听说,她还是我们馆主的未婚妻!”
 
“我怎么听说她是未婚妈妈,有一双儿女?”
 
“什么未婚妈妈,明明就是馆主的孩子,好羡慕,这才是走上人生巅峰的女人。”
 
陆漫一双淡冷的眼眸扫过窃窃私语的几人,那身上的气场顿时让她们禁了声。
 
她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饭盒里都是素菜。
 
一晃六年,物是人非,但凉城,还是薄夜寒的天下。
 
忽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