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深入骨:总裁夫人有点甜在线阅读-小说章节目录

情深入骨:总裁夫人有点甜在线阅读-小说章节目录

 第12章

六点多的时候,过道的感应灯突然亮了,一道身影从公寓里走了出来。



  她穿着他的居家服,上衣长到遮过了她的臀部,裤子已经拖到了地上,宽松的衣服将她衬得格外消瘦,就连那双杏眸都变得黯淡无神。



  她现在的模样很丑,颧骨瘦到微微凸起,脸颊苍白的不带一点血色,显得额头处的伤口越发扎眼。



  其实在他的记忆里,她是非常好看的,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杏眸弯弯,左颊有个浅浅的酒窝,让她看上去乖得不得了。



  他还记得,她第一次来南城找他,他接到电话匆匆而来,她一冲出闸机口就冲他兴奋的挥着手笑,喊他,“陆修瑾,陆修瑾!”



  声音清脆如银铃,眼里仿佛盛着漫天的星光,簌簌的落了下来,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人心上。



  …



  陆修瑾推开房门,公寓里空空荡荡的不再有女人的身影,上下两层三百平的地方显得越发冷清。

 情深入骨:总裁夫人有点甜在线阅读-小说章节目录



  他沉着脸往卧室走去,途中隐隐闻到了一点食物的香味,随即本能的侧过眸往餐厅看了一眼。



  餐厅已经被精心打扫过,干干净净的看不到半点污渍,长形的餐桌上,摆放着几个餐盘,还有一口砂锅。



  他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脚步不受控制的走到了餐桌前,她做了很多吃的,从简单的三明治,鸡蛋饼到精致的虾饺,烧麦和小排骨应有尽有。



  她热了牛奶甚至煲了粥,一样样的餐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色香味俱全。



  在他的记忆里,她虽然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可家里不缺佣人,她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什么时候倒是学会做饭了?还做得有模有样?



  她是为了谁,肯耐下性子去学着下厨?又为什么肯为了那个人,围着她最讨厌的灶台打转?



  唇畔勾起了一抹冷硬的弧度,他伸手撕下了餐桌旁的一张淡蓝色的便利贴,漂亮的字迹落入眸中,



  “陆修瑾,快八年的时间我们没有一起吃过饭了,我不知道你的口味还是不是跟以前一样,所以就都做了一点,希望你能喜欢——宋颜。”



  她的名字后面,画着一个简单的娃娃笑脸。



  那是她的习惯,时光未曾改变。



  他死死盯着她留下的文字,死死盯着那个灿烂的笑脸,只觉得有一股火气从胸腔里不断往上涌,就要立刻爆炸了一般。



  “呵,呵呵呵!”



  他自嘲的笑出了声,目光阴冷恐怖,眼底一片血腥,脚一抬就踹翻了餐桌。



  餐桌轰然倒地,餐盘应声而落。



  噼里啪啦的巨响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绝望。



  “叮铃铃,叮铃铃!”



  正在美梦中的冯铮被尖锐的手机铃声吵醒,一边在心里吐槽哪个神经病不让人好好睡觉,一边不耐烦的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结果一看到手机备注,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睡意全无,立刻就接听了,“喂,陆总……”



  “找人把我公寓里的所有东西全部拆了扔掉!”



  狂躁的声音钻入耳膜,冯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什么时候?”



  “现在马上立刻!”



  冯铮,“……”



  隔着电话,冯铮都能感受到自家老板身上的暴戾气息,哪里还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连连应道,“是,我马上去办。”



  话音刚落,冯铮又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陆总,拆掉之后需要重新装修吗?”



  “嘟嘟嘟……”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冯铮就听到了电话被坏脾气撂断后的忙音。



  冯铮傻傻看着手机屏幕,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跟着陆修瑾的心情一样爆炸了。



  我的妈呀,这是谁惹到咱陆总了,害咱陆总一大早的就开始发疯了?



  该不会又是宋小姐吧?



  毕竟昨天宋小姐刚撬了陆总的门,现在陆总就要打电话拆公寓。



  嘶……



  这宋小姐跟陆总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



  下午四点,宋颜跟昨天一样买好菜,赶往陆修瑾的公寓。



  电梯缓缓上升,她看着手里的钥匙庆幸的在想,还好自己临走时聪明了一回拿了钥匙,不然今天又得找开锁匠了。



  可是当她下了电梯,进了过道的时候,她就再也庆幸不起来了。



  陆修瑾的公寓门大开着,有装修包工头指挥着工人正往外搬东西,里面还不断传来砸墙的声音。



  宋颜的心咯噔一沉,想都没有想就冲了进去,包工头第一时间去拦她,“喂喂喂,你谁啊,别乱跑啊,小心砸到头!”



  公寓内的东西已经快搬空了,墙纸早已全部拆掉,墙砸了一部分,地板也撬得差不多,屋内豪装的吊顶四处掉落,灰尘迷得她几乎睁不开眼。



  “咳,咳咳……”



  她呛得咳嗽了几下,听见了自己微微颤抖的质问声,“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看不出来啊,这房子要拆了重新装修。”那包工头拉着她的衣服试图往外,“行了,快出去吧,别耽搁大家干活儿。”



  宋颜反手一把抓住了包工头脏兮兮的外套,眼里隐隐有血丝冒了出来,“为什么?这房子明明是豪装房,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拆掉重新装修?”



  包工头仿佛找到了共鸣,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我跟你的想法一样,姑娘你是不知道呢,我刚来瞧见的时候我也傻眼了,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我还特意打了电话给业主确认,结果还真没错,业主就是要拆掉重新装修,我问为什么,对方只轻飘飘丢给我一句,家里进来过脏东西。”



  “可能是生意人比较迷信一点吧,反正我也管不着业主有钱任性是不,再说了我也不能不接这单生意赚这钱吧,只是怪可惜里面那些东西的……”



  “有些还用得着的,我就挂二手网上卖算了,总之……”



  宋颜的耳膜里嗡嗡作响,包工头接下来说的话她已经听不清了,满脑子里只有他的那句,家里进来过脏东西……



  脏东西,脏东西……



  宋颜最清楚,陆修瑾嘴里的脏东西不是所谓的迷信,而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