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完整】《霍总的失忆甜心》&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完整】《霍总的失忆甜心》&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宽阔无垠的海面,一艘奢华的巨型游轮顶层。

 

总统套房内,繁复的水晶大吊灯下,沙发上的男人双腿交叠,慵懒高贵。

 

一身顶级手工定制西装一丝不苟,袖口处镶嵌着熠熠发光的璀璨蓝宝石,周身无处不彰显衿贵和倨傲。

 

他修长的指尖夹着雪茄,烟雾缭绕,将他的脸庞遮住大半。

 

欧式花雕大门打开。

 

陆舟跨步进来,低头恭敬道:“霍少,这是第八个了!”

 

一个女人跟随在陆舟的身后,低头站在了男人身前,室内的暖气很足,可来自于男人的低气压让女人禁不住浑身一个冷颤。

 

整个帝国,没有谁不清楚眼前的男人有着怎样尊贵的身份。

 

霍齐修,帝国豪门霍老爷子的长孙。

 

霍氏集团现任执行总裁,权倾帝国,名下资产遍布全国。

 

心思缜密深沉,行事狠辣果断,短短执掌霍氏两年,将霍氏财富增加一倍。

 

他是商界的传奇,亦是帝国所有女人难以企及的存在。

 

陆舟的额间已经布满了涔涔细汗,霍少中药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虽然他面容沉稳如旧,可陆舟知道这种药效在此时已经完全发作。

 

能做到此时还脸色如常的,只有霍少!

 

这种药性除了通过女人,别无他法。可眼前这已经是第八个女人了,霍少还是没有反应,再这么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男人依旧不紧不慢地抽着烟,透过一层薄雾,依稀可见俊逸的的脸庞黑沉如墨。

 

“我再去找!”半分钟后,陆舟擦了擦额间的汗。

 

陆舟转头,朝女人使了一个眼色,女人神色充满了失落,随陆舟迈步往外走。

 

两人刚走到门口,忽然从门外闯入一道娇小纤瘦的红色身影,疾步跑进室内,跌跌撞撞地一把扑到霍齐修的怀里,声线颤抖嘶哑:“救我!”

 

变故太过突然,陆舟瞳孔猛然一缩,怎么敢有女人去碰少爷!

 

他心一沉,正欲上前扯她离开。

 

却见沙发上的男人手掌一挥,醇厚的声线中是不可抗拒的命令:“出去!”

 

陆舟眼睛一亮,顿时了然,连忙拉着身边同样惊讶的女人出去,关上房门。

 

室内倏地静谧万分。

 

只剩两人的杂乱的心跳声犹如擂鼓,在安宁的夜晚显得诡异又暧昧!

 

霍齐修垂眸,目光锁住怀中女人。

 

她肌肤凝白如玉,精致的小脸未施粉黛,干净白皙,眼睫轻颤如一对欲飞的黑翅蝴蝶,双颊浮上不正常的红晕,一双眼睛已经无法聚焦,双瞳一片迷蒙。

 

她依靠在他的怀中,似小奶猫一样蹭着他。

 

他浑身倏地一僵,浑身如同烈火燎原。

 

女人靠近他的瞬间,他便有了感觉,只是没想到会如此来势凶猛。

 

她身上有一股淡泊的馨香,让他莫名觉得熟悉……

 

身体里的药效在胸腔翻江倒海。

 

他双眸微眯,一个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

 

“别碰我,求你!”女人双手推搡,可却柔弱无骨,没有半分力气,声线带着丝丝抽泣,眸中是绝望。

 

她的哀求却成为更猛烈的催化剂,挠在他的心尖,让他更加心痒难耐。

 

“这样才能救你,也是救我!”他性感的喉结滚动,低沉喑哑的声线,带着致命的诱惑。

 

五年后。

 

帝都的国际机场,拖着一个超大行李箱的左深深,取下大墨镜,露出一双清亮透彻的明眸,视线掠过拥挤人潮。

 

还是帝国的人多。

 

一眼望去,全是乌压压的脑袋!

 

“这个不靠谱的米小鹿,说好来接我的!”左深深喃喃自语,将墨镜重新戴上。

 

可就在这一瞬,余光忽然察觉到左边几米远有四五个白衣男人正在迅速靠近。

 

左深深暗道不好,连行李都不要,迈步就想跑……

 

可根本……跑不动啊!

 

密密麻麻全是人,左深深脚步一抬,都感觉自己被挤得飞起来,回眸看向追自己的男人,亦是被堵得寸步难行。

 

左深深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咬牙骂道:“欧阳昀,我都到帝国了,你还想抓我回M国陪你通宵唱歌?你想都别想!“

 

“深深,你走了,我实在太无聊!”电话那头是一道清爽利落的男声,隐隐还在撒着娇。

 

“滚!”左深深“啪”一声愤恨地挂断电话。

 

左深深从背包里拿出一盒方便面,捧在手里,嘴里大喊:”借过,借过,刚泡的泡面,小心烫到您。”

 

周围的人蹙眉,愣是在拥挤的人群里让出一条巴掌宽的缝隙。

 

左深深忙往前窜,眼看就要出机场大门,腿上却忽然撞上一个软糯糯的小黑影。

 

“哎呀!”一道童稚的小女孩儿声音响起。

 

左深深垂眸,身前是一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儿,小小的鹅蛋脸精致得如同造物者精细雕刻的奢华玩偶,五官漂亮乖巧,娇小俏丽的脸庞白皙清透。

 

好漂亮的一个小女孩儿。

 

左深深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小女孩儿此时正揉着额头,小小眉头紧紧蹙着,稚声稚气地慌张道:“小姐姐,快让让!”

 

语罢,小女孩儿仓皇地回眸。

 

左深深顺着小女孩儿的目光看去,十几个黑衣男人追在小女孩儿的身后。

 

左深深心里咯噔一下,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抢小孩儿!

 

可对方人好多,况且是在机场,明显是有势力的土霸王天不怕地不怕。

 

左深深一把拉住小女孩儿的手,对着自己身后的几个白衣男****吼:“今天你们想要抓我走,问问我兄弟肯不肯!”

 

语罢,纤纤玉手指向正在朝机场门口大步跑来的十几个黑衣男人。

 

小女孩儿瞬时便明白了左深深的意图。

 

白衣男人们闻言,视线统一聚焦向那群黑衣,对方人好多,这下貌似棘手了……

 

一个黑衣人朝着陆舟低声道:“陆助理,小小姐好像雇了帮手!”

 

陆舟脚下步伐不停,也是注意到了那群目光不善的白衣男人,他语调急切沉声道:“玉皇大帝来,也得上,小小姐要是从我们眼皮子下跑了,我们一个也活不了!”

 

只是,拉着小小姐手的女人,怎么看着身影似乎有点熟悉,可看这张脸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两队人马以左深深和小女孩儿为中心点急速靠近。

 

就在即将靠近门口时,左深深拉着小女孩儿迅速往旁侧的人群中蹿,口中高呼:“替我把他们拦下!”

 

两队人马闻言,均是神色一沉,双拳攒紧,顿时进入备战状态……

 

黑衣人:白衣人要拦我!

 

白衣人:黑衣人要拦我!

 

二十几双眼睛视线相交,碰撞出激烈的火光,一触即发,周围的人群亦是察觉不对,匆匆避开,让开一大块空地。

 

“上!”

 

不知谁一声大喊,两队人马顿时交火!

 

左深深早已拉着小女孩儿从机场侧门出来。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靠着机场的墙壁喘着粗气。

 

左深深气还没有喘匀,小女孩儿忽然伸手过来,牵着她,往旁侧跑:“小姐姐快跟我走,我要去接我哥哥。”

 

几分钟后,小女孩儿拉着左深深一蹦一跳地走到一棵大树下的小男孩儿身前:“哥哥,我甩掉他们了,是这个小姐姐帮的忙……”

 

树下的小男儿穿着一套灰色小西服,浑身没有一丝褶皱,活脱脱像一个从上世纪王公贵族里走出来的小王子,黑发短小利落,覆在他饱满的额头上,又酷又可爱。

 

就是目光疏离,看起来有些高冷。

 

再仔细一看,他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和小女孩儿如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

 

他们是双胞胎。

 

左深深的心尖上忽然划过一抹刺痛。

 

四年前,她在M国也是产下一对龙凤胎。

 

却是死胎。

 

她连两个孩子一眼都没有见到。

 

两个那么抢眼的孩子,父母怎么会粗心把他们弄丢,万一真被抢走,父母不是得后悔死了。

 

“你有没有受伤?”小男孩儿童稚的声线中透着一丝稳重。

 

“没有,没有,”小女孩儿摆摆手,侧眸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看着左深深,“小姐姐,我叫绵绵,我哥哥叫小逸,谢谢你救了我!”

 

“漂亮的小姐姐,谢谢你!”霍小逸眸色清俊,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不客气!你们父母电话多少?我现在把你们先送回家。”左深深揉揉两人的小脑袋,随即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我们不想回家,其实我们自己就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刚刚那些人也是我们家的保镖。”霍绵绵粉嘟嘟的小嘴唇一瞥,不高兴地道,接着深思了两秒,眼睛里忽然冒出狡黠的光,“既然今天小姐姐救了我们,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妈咪了!”

 

这还是她们兄妹俩第一次顺利逃脱出来,而且,她实在是喜欢眼前的这位小姐姐,莫名的就想要亲近。

 

霍小逸上下扫了左深深一眼,勉强道:“也行,还算合格吧!”

 

“等等!你们说什么……”左深深眼皮一跳,听起来有点不妙,“你们和那群人不是玩仙人跳吧?”

 

一开口就要她做妈咪!

 

“仙……仙人跳是什么?”霍绵绵歪着小脑袋问道。

 

左深深无奈地撇撇嘴,蹲下身来,将自己的背包从背上取下。

 

霍绵绵和霍小逸相视一眼,也是蹲下身子。

 

三个脑袋碰在一起,在地上投出一圈阴影。

 

左深深将包里的东西全部抖在阴影里:“你们看看,我现在身上只剩这些东西了,我的基本证件和一张余额只有十万的银行卡!你们认我做妈咪,我是真的养不起你们。”

 

左深深这五年在国外,基本都在进修表演系,边打工边上学,经济上实在算不得宽裕。

 

“这么看来,我们刚才的决定好像是草率了点。”霍小逸托着下巴,语气有丝嫌弃地道,微微一顿,从自己的手腕上取下一只腕表,也是放在了阴影里,“拿去卖了吧,还好我们有钱,养你足够了!”

 

左深深眼眶一湿,差点感动地流下眼泪。

 

没想到生平第一个说要养她的人,居然是个小屁孩儿!

 

左深深掂量了下腕表,再仔细看了看,这是某奢侈品牌的最新款儿童腕表,保守估计四百万,二手卖出去怎么说也要两百万吧!

 

啧啧啧,这小孩儿的家里是有金矿吧!

 

“我也有!”霍绵绵小巧的脸颊上浮上喜色,从自己的脖颈上摘下一条项链,放在地上。

 

“好了,好了,你们把东西收起来!”左深深忙把东西重新放回到他们手中,这一看就非富即贵的小孩儿,跟着她算怎么回事,“并不完全是钱的关系,你们肯定得回家。”

 

况且那群黑衣人居然是他们家里的保镖,她刚才的行为岂不是跟拐骗小孩儿一样!

 

想着就头疼!

 

“小姐姐,”霍绵绵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眼眶瞬间泛红,好似下一秒就要流下有眼泪,委屈巴巴地道,“我们要是回家,肯定会被摧残地死掉的!”

 

那个千方百计想要当他们后****女人,每次讨好的样子简直恶心,太减寿!

 

“嗯。”霍小逸附和地点头。

 

左深深心里泛酸,刚刚听他们提起过有人想做他们的后妈,估计是离异家庭,被准后妈殴打****吧!

 

哎,难办!

 

“叮叮叮”,左深深的手机铃声忽然想起,她一看来电显示,慌忙接起:“张副导……好,我已经下飞机了,马上到!”

 

左深深看了眼两个小家伙,她在M国时已经约好今天的试镜,只剩半小时,先试镜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