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妇口述 > 情感口述实录和一个已婚的性感少妇的荒唐性事

情感口述实录和一个已婚的性感少妇的荒唐性事

我不想说她有多么的美妙,我只想说那个夜晚真的好美,美的让我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她叫婷婷,是个典型的温柔大方身材性感丰满的女人,其实,她已经结婚了,但对于她我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被她的完美的身材和性感的娇躯所吸引,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动人。

在那个多雨的季节里,我开始被陌生的她搞的神思恍惚,昼夜牵引。有那么一两次,我想象着她的脸庞,她的身体……我为自己的意淫觉得羞耻和痛苦。

  在一家咖啡屋里,我和婷婷相对而坐。下班之前,她打来电话。说心理状态不好,找我聊聊。她看了我一眼,眼圈红润。我非常想安慰她,或者以我的思维方式来释解这种复杂的婚姻情况。似乎又觉得不太恰当。这种情况本身就极为敏感,说不好,往往会刺痛她的神经。

  我跑到街道对面的花店里,买了一把红玫瑰。转身又跑回来,她望着我不停的笑。我把花递给她,不好意思的说:实在抱歉,祝你生日快乐。她非常激动,泪眼闪烁:谢谢。

  我招手要了的士,送她回家。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言。在距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我们下了车。我说你回吧,我也要走了。她半晌没有解答,背对着我。显得心慌意乱:去我家里坐会儿吧!他不在……我惶恐不安,也非常犹豫。时间的确也太晚了,我故意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其实我心里非常想,想和她多呆一会。当然,内心深处的那个“野兽”倏忽间也苏醒了,我的血液中开始被它的魔爪占据,撕裂,以及困扰着灵和肉的抵抗。我跟随着她,走进她的家。

  刚在沙发上坐下,手机就响了。是我妻子打来的。她问我怎么还不回来。我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她说那我等你吗。我说不用了,你先睡吧。婷婷给我沏了一杯红茶,又打开电视。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她说自己的头有点晕。我说不让你喝那么多,你非要喝,多喝点水吧。

  此刻我非常想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向她倾诉我对她的喜欢,就如开始见她的时候。虽然想法炽热,也非常渴望,但却无法挪动脚步。有点责怪自己,没有一点勇气。记得开始,那种大胆妄为的想法,此时此刻却丧失殆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心里乱做一团,尴尬又焦虑。

  她似乎觉察到我的焦虑,诡异的笑着:你不是要告诉我一件事吗?我知道她要问什么了,感觉到脸面发热:是什么啊!我都忘了。

  她喝着水,眼睛瞥了我一下,咯咯的大笑起来:还用我说吗……好了,不难为你了。我给你说实话吧。在我们没有认识前,我也见过你。

  我非常惊讶:在哪里见的?她放下水杯非常自然的笑着:在你经常乱转的那个路口……我忽然觉得无地自容了,像是被她撕开了虚伪的面具;也如一个被人抓住的小偷,众目睽睽之下,人赃俱获。

有种说不出的羞愧让我的心跳变的紊乱不堪。她忽然走过来,半蹲在我的跟前。拉住我的手,充满深情的望着我:你喜欢我吗?我忍不住内心的慌乱和激动,一股膨胀而恣肆的暗流猛然间充斥在血管里,令我神智不清而几乎晕厥。

  我一把拥她入怀,吻吸着她甜润的嘴唇,喘着粗气:我喜欢你……她热情的嘴唇和舌尖如鲜花的蓓蕾,溢散出芳香的味道。炽烈而醇厚。我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她非常自然的将我推倒,我的身体斜卧在沙发上。她脱下我的上衣,解开我裤腰的皮带……她半跪着,匍匐于我双腿的中间。一股强大的热流如火山蓬勃的岩浆,从我的腹股间逐渐的蔓延伸展,侵蚀和撩拨着我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那种舒惬的意韵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梦境中,又似乎在半醉的状态。身体和心理百般灼热,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我睁开朦胧的双眼,抚摸着她的秀发。感触她的热烈和温柔。我已无法控制自己了。跳动的血液似乎要撕裂我胸前的肌肉,按捺不住的起伏和膨胀纠缠着,呻吟着,奔腾着……

  她坐在我的身上,脱下她的衣裙。拉起我的手,放到她丰满的乳房上。饱满、圆润。我情不自禁的抚摸着,揉动着,吮吸着。她闭上眼睛,昂起颈部,长发在她的呻吟声中飘逸。

她的肌肤光滑而湿润,有种淡淡的香味。我的脸紧紧的贴在她美丽的肌肤上,迷醉的昏沉。我猛烈的进入了她的身体,随即感觉到她的震颤。难以呼吸,难以清醒。伴随着狂热的抽动和摩擦,无法言喻的快感,以及她的呻吟,呢喃,在我的耳际中回旋飘荡。……凌晨一点左右。她说你回家吧。表情自然而冷淡。我说我爱你。她抿嘴笑了笑。

  第二天上午,我打电话给她。从她的谈话里,忽然觉得她变得陌生了。惊悸之余,我非常难理解。她说,我应该忘记她。昨晚的事就当作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以后,我们依旧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她不期望我误解她。她说她这样做的目的,在于报复他老公的背叛行为。为此她觉得,他们扯平了。她非常爱他。她说自己不会爱上其他男人的。然后对我说了声对不起。

  她挂了电话后,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像被针刺了一样,疼疼的,酸酸的。我知道,她是利用了我,利用我达到她心理的平衡。她不会喜欢我的,更不要说爱上我了。那晚的高潮是虚空而龌龊的。我想恨她,却恨不起来。

  我对她来说,是无足轻重的,也是不值得的。仅仅一次性爱而已,也仅仅一次高潮而已。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卑琐和可怜,以及心欲深处那种可怕的虚伪和幼稚。

  那件事之后我感觉到我对妻子的背反与悔恨,但我控制不住我的心魔,仿佛被什么东西刺痛,我知道我做错了,也许只有那场雨才能洗刷掉我的罪恶。